亲爱的朗读者 02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到了周五,回家的时候,苏棠直接带了几个同学一起,说是来玩儿的。

路上,苏暖忽然想起什么,有些奇怪问苏棠:“我同学上次说见你去寄信,你给谁写信啊?”

苏棠先是一愣,下一瞬,面色刷的就红了……然后就是讷讷道:“一个同学让我帮他寄的。”

车上人多,苏暖也是随口问,没有多想,哦了声。

看到她的神情,苏棠这才松了口气。

下车后,苏暖走在前面,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小结巴的身影。

裴邵看到了苏暖,也看到了她身后的苏棠还有苏棠身后的几个同学。

他犹豫了一瞬,还是走了上来,苏暖也快步迎了上去。

因为有人,两人没有什么太亲昵的举动,只是裴邵习惯性的接过她手里的书包,两人走在最前面。

裴邵看着她,强按捺着心里的激动,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后边,苏棠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想到什么,又有些无奈,最后只好几不可闻叹了口气。

有个男生压低声音问他:“唉,糖啊,这就是你姐那个对象?听说好像说话不太利索啊?”

苏棠黑着脸:“关你屁事!”

都是哥们儿,说话也不在意,那小伙子摆摆手:“没,我就是好奇一下,有点奇怪,咱们学校那个小开这几天老找你姐,听说吃了好几次闭门羹,怎么你姐却喜欢这样儿的……”

苏棠脸更黑了:“闭上你的嘴巴,再乱说我揍你!”

那男生悻悻闭嘴:“好好好,不说咱姐不说咱姐。”

苏棠看得心里发堵,可又能看得出来这裴邵是真的对他姐好,那眼神骗不了人,再说……除了说话不利索,裴邵长得是真好,虽然说男的不能看长相,可长成这结巴这样的,不看也不行啊。

正在满心郁闷无奈,忽然间,他看到前面两道穿着军装的身影,先是一愣,等到看清楚是谁,他顿时就变了脸,面色涨红,眼中却又仿佛燃烧着无边的怒火。

这个流氓,还敢来!

谢延的母亲生病了,所以谢延没办法又回来了,好在部队最近不太忙,他的探亲假还有几天,就又回来了一趟。

只是他有些奇怪,庄冲又跟着来凑热闹了。

上次这位大少爷说是没事儿跟他来玩儿,那这次呢,这么个小破村庄,有什么好玩儿的。

看到苏暖和那几个学生,谢延没有过多留意,只是有些奇怪,村长家那二丫头又去上学了?

也真是够能折腾的。

庄冲的视线则是极为精准的就落到了苏棠身上,嘴角翘了翘,看到小孩儿恼羞成怒恨恨瞪了他一眼,眼底的笑意顿时更明朗。

想到收到的那张愤怒几乎要溢出纸外的信,他就觉得好笑。

这小孩儿就像只炸毛的未成年小豹子,张牙舞爪的厉害,却不知道自己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只小猫。

苏暖没留意到身后苏棠的样子,只是低声和裴邵说话,问他这周都干嘛了,然后却发现裴邵竟是少见的有些支支吾吾,她顿时不解,正要细问,就看到小结巴耳尖红了红。

“明、明天、早、早上,山里……我、我有话,对、对你,说……”裴邵垂眸,睫毛颤抖着。

舌头和口腔里面被尖锐的石子磨出来的伤还在疼,可他却恍然不觉,只剩下满心的雀跃和亟不可待。

他恨不得今晚就念给她听,可是,她家今晚有苏棠的同学,也是她学校的同学,他不想让她晚上出门,担心那些学生发现了说她闲话。

而且,他也想在白天,好好看看她的神情。

她听到他念的诗以后,会不会欢喜雀跃,眼中会不会满是光彩……只是想想,都让他激动地几乎忍不住全身颤抖。

这也是他第一次可以顺利地念完一首诗,他想让她见证。

苏暖看到小结巴的样子,心里柔软又满是暖意,她知道他做了什么,也知道他想要让她看什么,她故意装作不知道,想要迎合他的惊喜。

走到家门口,她和小结巴落后几步,等到苏棠那些人都进了院门,她拽着小结巴的袖子垫脚轻轻在他嘴角亲了下。

依旧是一触即分,小结巴眼睛蹭的就亮了,接着又是受惊一般朝她身后的家门方向看去,确认没人,才松了口气。

裴邵耳尖通红讷讷朝她道:“你、回、回去、我、我走了……”

说完,羞涩又难掩欣喜的转身离开。

吃完下午饭,苏棠带着几个同学到村子里面到处转了一圈,可等他们回去的时候,路上却遇到了庄冲。

庄冲穿着身上的军装,眉眼凌厉格外引人注意,嘴里叼着烟朝苏棠招手:“小家伙,过来。”

苏棠瞪了他一眼,假装没看到。

可就在他走过庄冲身边的时候,却被庄冲忽然拽住手臂。

“晚上来河边,我有话跟你说。”庄冲靠在他耳边压低声音,不等苏棠回话,他又是低声笑着:“你要是不来,我就去你家找你!”

苏棠刷的回头瞪着他:“你……”

庄冲则是悠悠然看着他,似笑非笑:“你知道,我说到做到的。”

苏棠一把甩开他的手朝同学走去,有同学问他那是谁,庄冲咬牙切齿:“一个兵油子。”

天快黑的时候,苏棠看着外边的天色,眼里又是羞恼又是惊恐。

他不想去见那个流氓兵油子,可不去的话,他真怕那人会跑到他家来……那家伙那么不要脸,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末了,他只好和几个同学说了声,然后走出家门到了河边。

天色已经暗下去了,他走到河沿的时候,有些犹豫,半晌,咬了咬牙,穿过河沿已经和人差不多高的草丛,走到了河边,刚走过去,就看到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那里。

他正在抽烟,一点火光忽明忽暗。

苏棠在距离庄冲七八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警惕开口:“有什么事,快说。”

庄冲将手里的烟屁股两指捻灭,他一向轻佻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着一种郁光,看着不远处小刺猬一样恨不得把全身的刺都扎过来的小家伙,轻笑一声,缓步上前。

“我以为,你能猜到的。”

苏棠顿时一愣,接着脸轰的就红了一片:“你不要脸!”

看到庄冲走过来,他下意识就想要后退,却被庄冲拉住胳膊:“我知道……”

他知道他这样挺不要脸的。

就是个几面之缘的少年,他却就被这小孩子一样暴躁又可爱的生动眉眼扰乱的再也安定不下来。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癖好,总以为只是单纯没遇到喜欢的女人,可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遇到了,才知道,自己喜欢的不是女人。

庄冲是京城大院儿里肆无忌惮长大的太子爷,在部队里也是油子和刺儿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委屈自己,所以,知道自己动心了,也没打算压着,或者说……完全就压不住。

这个半大少年小兽一样的脾性和漂亮撩人的面孔,无时无刻不在他脑中翻腾着。

庄冲轻佻的声音忽然间变得低沉,还带着无奈:“我以前也没发现自己可以这么不要脸!”

他的声音在苏棠耳边响起,原本就要炸毛的少年猛地一僵……一张脸顿时就红透了,心跳的噗通噗通,愤愤咬牙想要把他推开,可下一瞬,就被这兵油子猛地一把拽到了怀里。

苏棠顿时愣住了,接着就是猛的挣脱,一把推开庄冲,胸口剧烈起伏着,满眼惊恐:“你疯了,你、你这是、你这是流氓,你……”

庄冲苦笑:“我知道。”

苏棠愤愤咬牙,从衣兜里掏出庄冲写给他的信,一把朝庄冲甩过去:“你不要做梦了,我,我看到你就恶心,还给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写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说完,苏棠扭头就走。

那两张信纸轻飘飘的落到河里,庄冲静静站在那里,看着那些看似轻佻,却实际是他鼓起莫大勇气写的信落到河里,被河水浸透,顺着水流漂走……他视线幽深,末了,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缓缓离开。

让人恶心吗……想想也是的。

小家伙会以为他是变态是怪物吧!

他离开后,那两张纸顺着水流缓缓漂下去……下流,河边,两个人紧贴在一起,气息暧昧。

江殷正是愣头小子的年纪,被安然约到河边,再那么亲上来……就是本身没什么意思,一身热血冲头也停不下来了。

他喘着粗气,很快就变被动为主动,一边啃着一边上手,不知过了多久……气喘嘘嘘分开,下身却已经比他还要激动。

安然哆哆嗦嗦鼓起勇气:“江殷哥,我、我、我可以帮你……”

她的手往下摸去。

下一瞬,江殷猛地惊醒过来,一把推开她,喘息着慌乱逃离。

安然愣在那里,咬唇,眸色有些恨恨的……为什么苏二丫搞破鞋就那么简单,男人到了她这里,却一个个比正人君子还正人君子!

下边都抬头成那样了,还能推开她!是不是男人!

就在这时,她余光忽然看到水里漂过来什么,不像是村里常见的东西……她伸手捞起来,才发现是信件,字迹已经有些模糊,天有些黑,她对着月光,忽然看到最上面的称呼……

------题外话------

恭喜琳琳琳琳琳琳妞、俏女仙猪、Sophialin0、万千风景不如你、Loris几只小仙女晋升举人……那啥,人越来越多,真的是都是熟面孔,偶觉得偶越来越找不出来那小只是新的了,肿么办……

还有,今天可能会有加更,有的话在晚上八点……也许啊,是也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