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41/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几句话,姑娘们就彼此做了自我介绍,孙莉和林玲都是京市本地的,周佳宁则和苏暖一样是外地,也是来自于农村。

不像孙莉和林玲穿的比较洋气,周佳宁和苏暖一样,都穿着比较朴素,她更是内向腼腆,一说话就脸红。

看到苏暖收拾的差不多了,孙莉喊她和她们一起去买日用品,主要是孙莉邀请,林玲不太说话。

苏暖恰好需要买东西,拿了钱和她们一起去,一边买东西的时候一边不由自主想到,苏棠应该手续也办的差不多来了……从今往后,她就要在这里生活了,而她的小结巴……离她不远。

就在苏暖和室友一起买日用品的时候,京郊军区第38部队,也是京城军区的王牌军队,军区内,特种部队训练场里,呐喊声一片。

“嚯、嚯、嚯!”

围观的兵痞们满身野性握拳给训练场中正在格斗的人助威,场地中,一人高大健壮,古铜色的皮肤下,肌肉一块块的狰狞暴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头站着的人形野兽,而他对面的人,却和他是截然相反的模样。

皮肤白,很白,唇红如血,一张脸漂亮得妖异,一双眼却是冰寒刺人……冷冷和对面高大的野兽派战友对峙着,他被衬托的有些清瘦可怜的身形,却充满了爆发力。

正是苏暖心心念念的裴邵。

两人已经打了很久,都是全身汗湿气喘吁吁,却没还分出胜负,裴邵一双清冷的眸子死死看着对方。

野兽派蓦然一声大喝,再度朝他冲了过来,裴邵眯眼,唇角冷冷勾起,下一瞬,直接迎上去……就在两人即将撞上的一瞬,他倏地错开,猛地飞身而起,膝盖直接卡住了野兽派的脖子,随即翻身落地猛地一甩……

砰得一声,那野兽派被他狠狠砸到地上……这次,终于起不来了!

周围一波人骤然爆出叫好声,另一拨人则是朝野兽派发出嘘声。

裴邵起身,弯腰,朝野兽派伸手……野兽派看了他一眼,伸出自己的手,然后就被裴邵一把拽了起来。

朝野兽派点点头,裴邵转身朝外边走去。

身上的黑色背心勾勒出匀称而有力的身形,下身的迷彩裤已经湿了大半,他刚走出去,就被那几个给他加油鼓劲的兵痞围住,又是递水又是谄媚。

“老大出马,不服就打!”

秦蓉笑嘻嘻:“看那群孙子以后还敢说咱们毒牙只会玩儿阴的……阳的照样打的他们叫爸爸。”

秦蓉的名字女气,人却是大咧咧爽朗至极。

裴邵无语看了他一眼,缓缓开口:“互相切磋,不是斗狠!”

秦蓉立刻端正态度:“老大说的对!”

裴邵早就习惯了毒牙里面这群刚开始欺负他,后来都被他揍乖了,然后就变成这幅狗腿模样的下属,他没有再说话,接过军装外套后蹬蹬下楼梯,朝通讯室走去。

他面上神情如常,可没人知道,这一瞬,他内心的紧张和茫然。

她果然考上京大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入学了。

京大和38部队,距离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他们终于不再是天南海北,可依旧……隔着遥远的距离。

裴邵坐到电话机前,半晌都没动弹。

快三年了,她……也许都已经忘记他了吧。

他满心自嘲。

当初,他以为,离开就代表着结束,可直到那辆车越来越远,他终于冷静下来后,才明白,他用这种方式……是生生把自己的人从自己的心脏扯了下来。

这三年来,他的人天南海北,他的心……却可怜而又可笑的寸步未离开。

恨吗,他无数次问过自己,答案都明明白白。

恨的,只是,没有那锥心的爱,又哪来这三年千万里日日不忘的恨……恨她吗,他不知道,也许是恨自己,恨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恨自己没能守住那份侥幸得来的东西。

不过,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怎么拼尽全力,也是守不住的吧。

他知道她考了状元,她一直都那么聪明那么优秀的,她瞧不上自己,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当初所有人都能想到这一点,只有他自己自欺欺人……太贪心的人,总是要受惩罚的。

他想问问她报道了吗,确认她是不是已经安定到了离他很近的地方,可……然后呢?

他知道了又能做什么,难道有勇气去看?

是偷看还是走到她面前……走到她面前又要跟她说什么,难道说:“你看,我现在不结巴了,虽然说话又慢又短,可是……不结巴了。”

想到这里,他眼眶忽然就有些泛红……那些支撑着他走过最艰难几年的东西,如今就近在眼前,可他却发现,自己好像……还是以前的自己。

手有些颤抖,他终于拨了出去,然后,电话里传来礼貌的声音:“您好,京大计算机学院,请问您找哪位?”

裴邵觉得自己嗓子干的格格作响,这一瞬,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又变回以前那个结巴了。

“您好,我想问问,新生……苏暖,报道了吗?”

说完又补充:“我是她……朋友。”

“请稍等。”

片刻后:“您好,本学院新生苏暖已经正常到校办理完手续,请放心。”

“谢谢。”

裴邵缓慢的挂了电话,松手的一瞬,他双手忽然捂住自己的脸……一个人在那里坐了半天。

垂着眼睛不发一语走出通讯室,迎面小跑来一个士兵,里正,啪得敬礼:“裴少校,团长请您过去一下。”

裴邵回礼,点点头:“知道了。”

“我知道了,你们先去吧,我在学校里面转转……”苏暖没和三个室友一起去逛百货大楼,而是选择在京大校园内好好看看。

一天后就要开始上课了,后边她还不一定有没有时间,听说京大的莲池特别有名,现在虽然不是花季,可看看接天莲叶无穷碧也是不错的。

她扎着马尾,穿着新买的简单的白衬衣和卡其色裤子,显得简洁干练,那天试衣服出来的时候,孙莉和林玲都看愣住了,然后两人立刻照着她这身买了一模一样的。

用孙莉的原话来说,她这身有种“海归”的风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出国回来的呢……简单来说就是,太洋气了。

周佳宁看不出来美丑,索性买了相同的,当做宿舍的舍服了。

苏暖缓步走着,时不时有男生女生回头看她,然后交头接耳,她骨子里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情景,所以根本没在意,走到莲池的时候,她刚被这一大片的荷叶和池中的八角亭吸引,下一瞬,就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穿着棉布衫的老人正在那里专注的画画,画的恰好就是莲池……

人对自己擅长的东西总是有着更大的兴趣,苏暖不由自主小心走过去,不发一语,站在老人后边看着老人泼墨挥毫……莲池的景致已经在他的化作上栩栩如生。

半晌,老人停下来,忽然回头。

苏暖微愣,然后就是不好意思笑了笑解释:“您画的太好,所以没忍住驻足观赏,如果打扰到您了很抱歉,我这就离开。”

正要走,那老人却是呵呵笑起来:“什么打扰,有人愿意看我这个糟老头子画画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老人就是笑眯眯朝她招手:“会画画?”

苏暖乖巧走过去,不好意思笑了笑:“略画过一点,在您面前不敢说会。”

不是她故意谦虚,而是这老人的功力,的确不是她能比的,尤其是水墨画……不是她最擅长的方面。

谁知,听到她说画过,老人顿时眼前一亮,把笔朝她递过来:“来来来,年纪大了不中用,累了,剩下的小娃娃给老头子补全了……”

苏暖连道不敢:“别被晚辈毁了您的心血。”

老人顿时吹胡子瞪眼:“怕什么,年轻人要的就是胆识……老头子的画老气横秋,就盼你给加点年轻人的东西,来!”

看到老人是真心想让她画,苏暖只好双手接过画笔,说了声献丑,然后站在老人原本的位置开始继续。

其实大致已经快画完了,只剩下莲池中的八角亭和池边的垂柳……苏暖没敢卖弄,画好了八角亭后,画了几枝垂柳入画后即刻停笔,回头,正对上老人满眼赞赏的亮光。

“好,好!没想到,竟然被我老头子以这种方式偶遇了个深藏不露的小友!”

凉亭垂柳具是寥寥几笔,可就是那寥寥几笔,就让原本安静的莲池仿若置身微风中,若说他画的莲池是栩栩如生,那加上这寥寥几笔后,整个莲池就动起来了……荷叶似乎都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