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60/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已经没车了,他只能在安城找了个招待所住一晚,晚上去街上找吃的,顺带找了个小诊所给伤处换药。

换药的时候,大夫看到是枪伤,面色变了变,他为了不多事,只好面无表情解释是当兵的。

那大夫的一脸狐疑瞬间变成一脸崇敬。

“小伙子样貌好,还是人民子弟兵,有出息……”

裴邵委屈哒哒想着:有什么用呢,对象都不认我了!

吃完饭的时候,他去了诊所大夫介绍的一家小饭店。饭店不大,收拾的整洁利索,他点了两个招牌菜。

菜很好吃,老板娘很热情,可裴邵依旧一边吃饭一边委屈哒哒想着:对象不认我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坐车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石林县。

军资处在县城北边,名字叫的响亮,其实就是个两层楼的小院子,院门口是锈迹斑斑的大铁门,铁门旁边写着:石林县军资供应处。

字迹也是锈迹斑斑,旁边墙上还涂鸦者一行字:内有恶犬!

裴邵拎着行李,眉头微蹙,推开铁门走进去……下一瞬,一只还没他脚大的黑狗崽子歪歪扭扭跑出来,冲着他奶声奶气呜呜叫着。

他站在原地,神情复杂看了眼“恶犬”,接着朝里面走去。

没几步,里面的人就迎了出来……一个瘦的像筷子,一个胖的像碗。

两人先是一愣,回过神来,热情不已的把裴邵迎了进去。

军资处就只有这两人,瘦的叫春田,胖的就罗山,加上裴邵,哦还有那只“恶犬”,就是这里的所有编制了。

裴邵被热情的带到他的宿舍,摇摇晃晃的一扇门,里面是斑驳的墙壁,破旧的衣柜和又硬又旧的军绿色被褥……

就在苏暖踏上几天前与裴邵相同的那一列绿皮车的时候,裴邵已经把宿舍收拾妥当了。

说是收拾妥当,其实也就是打扫了卫生,换上了床单被罩,把带来的几本书放到擦过的书桌上,当晚就睡在了那冷冰冰的被窝里。

被子褥子都又硬又潮,他躺在里面,只觉得胸口的伤处又痒又疼的。

可他没起来,甚至有些癞皮狗一样的心情:对象不认我了……疼就疼吧。

在部队里训练队员时冷血无情,执行任务时铁血冷,在前往石林的路上时,即便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他都是满心漠然……可到了现在,裴邵却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

归根结底,原因就是:对象不认他了!

苏暖到云市下了火车后,看了眼漫天的鹅毛大雪,没直接赶往石林,而是找到百货大楼去买东西。

给小结巴和她的厚的羊绒衣羊绒裤,羽绒服棉鞋,还有羊毛被褥,专挑质量好的买了个齐全,然后又是药品……小结巴伤还没好,就这么来这天寒地冻的穷乡僻壤,指不定多难受呢!

那天听到裴邵打电话她就猜到了,他本来就内疚,再接到处分后又被谢延那么一激,一时就钻了牛角尖了……估计是到了后清醒过来后悔了,跟她打电话认错!

她故意不接,就是要让他好好反省反省,省的认错快却改不过!然后……再来给他个惊喜!

苏暖猜到了因为她那句“不认识”,小结巴这几天心里肯定不好过,只是却没想到,就因为那三个字,裴邵这几天满心就只剩下“嘤嘤嘤”和“对象不认我了”。

直接包了个车把买的东西拉到了石林县,看到军资处外边的“内有恶犬”的时候,她也犹豫了一瞬。

试探着走进去……就看到了那正在雪地里撒欢,几乎被积雪覆盖了小身板的“恶犬”。

罗山正在一楼厨房做饭,看到人影晃动,拎着饭勺出来看,看到苏暖的时候愣住,正要开口,苏暖连忙将食指竖起朝他眨眨眼示意他噤声。

一楼是办公室和厨房,角落里是卫生间,二楼是住宿的地方,小小的军资处也就这么点地方。

苏暖压下心里的激动,轻手轻脚朝楼上走去,后边,圆滚滚的“恶犬”好奇的追着扑她的脚,爬上两级台阶,又因为身肥腿短滚落下去,摔得呜呜叫。

苏暖就是在那呜呜的叫声中走到裴邵房门外。

裴邵听到了动静,只以为是春田或者罗山,没有抬头,依旧静静坐在桌前,面前摊着一本书,他却分明是在走神。

苏暖看到,小结巴的面色不太好,有些苍白发青,再看看床上那一看都不够保暖的被褥,斑驳的墙壁衣柜……到处漏风的窗缝门缝,她顿时心就疼得揪起来了。

屏住呼吸,她敲了敲门。

裴邵有些奇怪,那两个什么时候敲门,不过他还是客气说了声请进……门被推开,外边的人却没进来。

原本就冰寒一片的屋子被外边的冷风卷走了最后的温度,裴邵微怔,仿佛感应到什么,缓缓抬头,瞬间呆滞。

他心心念念的,以为好久好久都再见不到的人,此刻,梦一般站在他破烂烂的宿舍门口含笑看着他,眼底满是得逞的狡黠和浓浓的快乐……她的身后是寒风席卷着漫天飞雪,可裴邵却一瞬间感觉,自己眼前盛开了漫山繁花。

蓦然起身,他嘴唇动了动,什么话都没能说出来,只是一把把她拉进自己怀里紧紧搂住……她的衣服已经被雪打得寒湿一片,裴邵连忙抱着她退回屋里,砰得一声把门关上。

许久,他才缓缓开口,委屈唧唧又心虚:“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苏暖推开他挑眉似笑非笑:“这是倒打一耙想蒙混过关?”

裴邵眼中的委屈散去,悻悻摸了摸鼻子,不装可怜了又装乖巧:,伸手又想抱她“我错了嘛,老婆……我知道错了,我那就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想岔了,老婆你别跟我计较,我脑子不好使……”

苏暖几乎要被这人的不要脸气笑了,她都没发现,原来好好的小结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颜无耻了。

裴邵却混不介意,前几天的折磨让他现在好像重新活过来一样,不管苏暖怎么冷嘲热讽故意损他,都是认错态度良好,再加装可怜装委屈……最后连装柔弱都用上了。

“老婆,我伤口疼……”他捂着胸口,抿唇,白皙的面孔上一双眼委屈唧唧,弱小而无助。

苏暖恨恨咬牙,可对上眼前这美色,终是移不开视线,就被这小结巴这么蒙混过关了。

看到她松口不生气了,裴邵顿时眉开眼笑。

“老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

“这里太冷了,我一会儿就动手收拾……”

裴小结巴也不弱小可怜了,满眼大尾巴狼一样的笑,围着她献殷勤。

苏暖带来的行李被春田和罗山帮忙搬了上来,苏暖连忙起身致谢,那两人却是憨笑着摆手,一边朝裴邵挤眉弄眼一边退出去,还贴心的闭上门。

当天下午,先随便对付着吃了一顿饭后裴邵就开始休整房间了。

他自己住的时候,就觉得墙破柜子破也好,四面漏风也好,被褥冰冷也好,都无所谓,他根本不在意……可现在,他觉得这地方哪里都不行。

门窗的缝隙先想办法堵住了,让屋子里的温度没那么容易散,然后又是重新好好打扫卫生……床上的被褥换上了苏暖新买的,蓬松柔软,然后,靠床的墙壁上用废报纸细细贴了一遍……不好看,但好歹干净。

苏暖想帮点忙,就被裴邵按到椅子上不让她动。

等到天黑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变了个样子,在靠门的地方还支起了火炉,火炉的烟筒从门上的小窗开了个口子伸出去……原本破败冰寒的屋子里顿时变得温暖起来。

依旧简陋,却有了家的温度和感觉!

忙完一切,裴邵站在那里静静看了会儿,确保晚上不会让自家姑娘受冻,他才终于带着满身大汗停下来。

天黑的时候,苏暖收拾了自己买的吃的,然后叫上春田和罗山,也不嫌味道大,就在裴邵房间的火炉边围着吃了顿火锅……

春田和罗山一口一个弟妹,吃完后又是不容分说把锅碗瓢盆拿下楼收拾。

苏暖把门开了会儿让火锅味散尽,裴邵下楼去,过了会儿,回来的时候,拿了两个盆,拎了一桶水还有一个空桶。

苏暖就坐在软软的床上看他忙,给水壶灌水后放在火炉上烧,烧热了后倒在盆里让她洗漱,洗漱完的水直接倒到旁边的空桶里面,等到她准备洗脚的时候,自己洗漱完的裴邵却忽然拎着热水壶走过来,不容分说把她从桌上抱着放到床边,然后拿了个小凳子坐到她面前。

替她脱掉鞋袜,摸到她冷冰冰的脚,裴邵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心疼,然后小心翼翼把她的脚放进了热水里面。

温热的水瞬间带走一些寒冷,她笑眯眯看着裴邵抓着她的脚给她按穴位……他的手骨节分明又温热,只穿着衬衫加羊毛衫,坐在那里专心给她洗脚……清俊极了。

“还冷不冷?”他柔声开口问道。

苏暖笑眯眯:“不冷,有我家小结巴在,哪儿都不冷。”

裴邵给盆里加了些热水,继续给她按脚,半晌,柔声开口:“我不舍得让你呆在这种地方。”

他皮糙肉厚无所谓,可是对她来说,这地方,太艰苦,她本来就怕冷。

苏暖面上的笑意消失,看着他,冷冷挑眉:“想赶我走?”

裴邵看着她,又是心疼不舍又是无奈,可他还是认真的柔声开口哄着:“你回去等我,好不好,两年,最多两年……我一定想办法回去找你。”

苏暖冷哼一声,一脚蹬掉他的手,可下一瞬,就被裴邵一把把脚捉住。

“松开,我现在就走,省的在这里惹人烦。”她撇嘴撑着床要把脚收回来,可下一瞬,就被裴邵用毛巾把湿漉漉的脚裹住,擦拭起来,一边抬头看她,又在那里装可怜:“老婆,听话好不好……”

“谁要听你的屁话,松手,我现在就回去,回去就找人嫁了,谁等你两年,你想的美,啊……”苏暖话没说完就是一声低呼。

“裴邵,你属狗的啊!”

原来,看她挣扎着说要嫁人,裴邵原本面上的柔和瞬间消失,抓着她的脚一口咬住脚趾,抬头看着她,眼神危险。

“你除了我,还想嫁谁!”

“反正你让我回去,我回去爱嫁谁嫁……啊,你放开我,你属狗的啊……”

开始的低呼很快就变成压抑的喘息,不再四面漏风,屋里的温度越升越高,火炉上的水壶滋滋响着,简陋的房间里面却是温暖如春……

苏暖原本七分假三分真的怒意被某只小结巴格外卖力的取悦冲到了九霄云外,晕晕沉沉睡过去前,她还在嘴硬:“明早起来就走,回去嫁人……”

裴邵眼神清明,看着被他裹在被子里粉嫩嫩的姑娘,有些无奈,更多的则是爱恋疼惜,听到她的话,便是挑眉哑声低笑,埋头在她耳边轻声呢喃:“你明天起得来嘛……”

等到怀里的人睡实了,他轻手轻脚起床,穿上衣服,出门下楼……楼下办公室里灯还亮着,罗山打着瞌睡,头一点一点的靠在那里。

裴邵走进去,坐在椅子上,罗山猛地醒来,然后朝他摊摊手:“还没打过来……”

他看着裴邵的眼神有些探寻也有些敬畏。

新来的这个年轻人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大佛下来了,竟然有军部直接打电话到这里,交代今晚一定要守在电话前等电话。

他们一个物资中转站搞后勤的,什么事需要这么神神秘秘!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罗山原本想要接,却被裴邵阻止,裴邵自己拿起听筒,顿了顿,直接说道:“我是裴邵。”

听对方说完,裴邵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保证完成任务!”

------题外话------

一章差不多是两章的量……觉得自己厉害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