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61/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等苏暖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炉子上的水烧开了,壶盖被水蒸气顶的咣咣响的声音。

睁开眼,就看到裴邵近在咫尺的睡颜。

他睫毛很长,卷翘着根根分明,睡颜恬静……苏暖刚想动,就看到他勾唇,伸手把她按进怀里轻笑着声音低哑:“醒啦?”

苏暖便是往他怀里又钻了钻。

又在床上赖了会儿,等到她要穿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裴邵把她贴身的衣服,全在他身后的被子里塞着给她暖着,衣服往身上穿的时候热腾腾的没有半点凉意。

她心里忍不住满是甜蜜。

“怎么会有这么贴心还好看的小哥哥啊!”

裴邵微怔,原本还正常的眼神忽然变得幽深起来:“再叫一遍。”

苏暖穿着毛衣又钻回被窝里继续捂热,眨眼看着他,笑嘻嘻:“小哥哥……”

下一瞬,就看到小结巴两眼冒着灼灼火光俯身下来,钻进了她被子里!

等到再起来的时候,苏暖已经满心的哭笑不得。

也不知道“小哥哥”几个字撩拨到他哪根神经了,大早上又是一通胡来。

一切都很正常,甚至甜蜜到让她不敢置信,直到吃饭的时候。

“站里有点事,我要出去几天。”裴邵一边给她夹菜一边笑着开口,说的云淡风轻:“你乖乖呆着,天冷,不要出门,我忙完尽快回来。”

苏暖眼底的笑意一滞,心里那股被她压着的不安终于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一瞬间她就知道,那劫数在这里了。

之前的处分、外调,根本都只是暴风雨前的预兆而已,现在,才是真正的危机。

她的手指僵了僵,垂眸看着桌上的菜,轻声问道:“不去不行吗?”

没有得到回应,她抬头,就对上裴邵柔软成一滩水的双眼。

裴邵自己也知道这次九死一生,他不是个临阵退缩的人,也知道自己职责所在……如果不是她,他之前答应的时候,就不会有那片刻的沉默。

此刻,看着这个等了自己三年,全心全意信任,如今又千里迢迢陪他到这里的姑娘……裴邵的心疼的抽抽!

怎么可以再扔下她!

冥冥之中,这一幕竟是有种让他心惊的熟悉感,就好像……他曾经这么扔下过她一样。

裴邵手指不断收紧,就在这时,苏暖忽然出声。

“你去吧……”她给他夹菜,然后微笑看着他:“但是你得说话算数,快点回来。”

裴邵心里重重一跳,放下筷子轻轻把她的手握住:“好,我保证!”

裴邵吃完饭就离开了,苏暖回到房间,一颗心砰砰跳着无法安静下来。

石林县外国道上,因为大雪,路上的车都少了许多,车轮上都装着防滑链,行驶过去叮当响着。

一亮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司机站在路上一边拦车一边跺脚,要是再找不到个车把人捎走,说不准一晚上就给冻死在这国道上了。

这时,一辆吉普车从远处驶来,看到那拦车的人,缓缓将车速降了下来,摇下车窗,吉普车司机看起来五大三粗,心却善良,看着年轻小伙子冷的面色惨白,就问他:“兄弟去哪儿,顺路的话我给你送过去。”

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满脸感激朝大汉笑着道谢:“劳烦大哥了,随便给我找个有热气儿的地儿就行。”

年轻人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很是讨喜。

大汉开了锁:“上车吧。”

小虎牙笑的更开:“哎……大哥人真好。”

他拉开副驾驶车门,却没关门,那大汉正要让他关车门,就看到那小虎牙笑嘻嘻朝他靠过来:“大哥人好,下辈子一定交好运……别再碰上我了!”

下一瞬,笑嘻嘻的小虎牙忽然伸手……秀气的手指板住大汉的头,嘎嘣一声响,前一刻还在爽朗说话的大汉就歪了下去。

那小虎牙耸耸肩,下车,从驾驶室把大汉搬到后座,然后摁了摁车喇叭……下一瞬,原本停在路边的车上下来三个人,两个人中间夹着一个,被夹着的那个眼镜男满脸青白脚步踉跄,分明是被挟持的。

被塞到后座,看到座椅上的尸体,眼镜男就是一声惊叫,整个人哆嗦的更厉害了。

小虎牙回头看了眼,笑嘻嘻:“换辆车,总不好把司机大哥扔着不管吧,他是好人,刚好给你做个伴儿!”

说着,发车朝前驶去。

眼镜男整个人哆嗦的像是在打摆子,另外两人却分明已经习惯了一般,只是看小虎牙的眼神还有些敬畏,却又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这家伙杀起人来都是笑嘻嘻的眼都不眨,即便是同伴,可遇到这样的人,还是有些心里发憷。

汽车一路往前,快要没油的时候,终于,在荒芜布满积雪的国道旁看到了一处建筑……破旧的两层小楼,后边是个围栏围起来的院子,狗吠声此起彼伏。

是个养狗场!

小虎牙拿出地图看了看,最后无奈耸肩:“晚上就住这儿吧,还有狗肉吃。”

将车停到狗场外,依旧是另外三人在车上等,小虎牙去拍栅栏门,拍的咣咣响……半晌,才看到一个穿着大皮袄,脸上煤灰摸得脏兮兮的男人走出来,隔着栅栏门警惕的看着他:“干、干什么?”

小虎牙吹了声口哨:“啧,还是个结巴。”

面上却是真挚诚恳的笑:“大哥,我们兄弟几个赶路回老家,到这儿天黑了,天寒地冻的,求收留一晚!”

话音刚落,那结巴就是摆摆手冷巴巴拒绝:“没、没地方住、走、走吧……”

眼看那结巴转身就要离开,小虎牙眼里露出阴测测的笑,面上却越发真挚:“大哥,大哥行行好,前面真没地方落脚了,这天气人可不禁冻啊……”

对方压根不理。

小虎牙蹭的从兜里掏出钱:“大哥,给钱,给钱,我们住一晚,给五十块……”

这可是不小的数字,果然,就见那结巴停下来,回头,像是有些犹豫,然后就试探着:“一百,给、给一百、住、住一晚……”

小虎牙连忙点头:“行,多谢大哥!”

面上笑眯眯,心里却是悠悠吹着口哨。

反正也是个死人了,走的时候给这结巴剁碎了喂狗……敲诈到他头上来了。

后边,车上三人下车,依旧是二夹一,旁边一个冷脸的朝那眼镜男压低声音开口:“上边虽然要你活着,可兄弟们自己命比你贵重……你识相点,要是敢耍花招或者趁乱逃走,仔细你的小命。”

眼镜男连忙点头不敢出声。

四人跟着前边那看狗场的结巴朝里面走去,看着那结巴的背影和看着一个死人没有半点区别。

他们一路上换了数次车,改了几次方向,应该没有被盯上,一天,只要一天,他们就能出境……

因为有牛肉,所以倒没发生吃狗肉的事情,二楼房间里,锅里的土豆烧牛肉被炉子的火炖的香味扑鼻……结巴揭开锅盖,用筷子戳了下:“熟、熟了。”

那三人饿的前胸贴后背,却都没动手,结巴也没理会,自顾自盛走了一大半,端着一边吃一边朝后边厨房走去,根本没打算理会他们。

看着锅里剩下的一小半,两个冷面男眉头皱起,那小虎牙却是倏地笑了,拿起旁边的手套,一边带上一边起身笑嘻嘻:“我去把狗喂了……还能省份饭。”

说着,就跟在结巴后边朝厨房走去。

那两个冷面人这才开始动筷子,知道小虎牙那份不用管了,两人自顾自吃起来,旁边的眼镜男面色铁青,咬牙满是惊恐的看了眼厨房方向,替那看狗的结巴默哀。

那小虎牙就是个变态……他刚说要把那结巴喂狗,肯定就会把他杀死后剁碎了喂狗的!

小虎牙进去的时候,反手关上的厨房门,外边两人看都没看,紧接着,就听到厨房里响起砰砰的声音……分明是动手了!

里面的动静有点大,两个冷脸的一边吃一边回头看了眼,嗤笑:“不就是一百块钱,至于连个死人都不放过吗!”

另一个冷哼:“吃你的,那就是个神经病疯子。”

眼镜男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看着放到他面前的几块土豆……他很饿,可一想到厨房里面正在杀人分尸,他怎么都下不了口。

而此时,外边三人以为在杀人分尸的厨房里,裴邵缓缓松开捂住小虎牙嘴巴的手,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匕首从小虎牙脖子里拔出来……小虎牙脖子上三个血洞,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还带着死前的狠戾和些许茫然。

临到死,他都没想到,近身格斗自己还会有输得一天,更不明白,对方再被他先一刀刺入腹中后,是怎么忍着剧痛捂住他的嘴然后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脖子……

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比他下手还要狠的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所以……这次终于轮到他死了!

刚动了动,裴邵就是倒吸一口冷气,低头,看着扎在他腹部的匕首,咬牙……缓缓将那匕首拔了出来。

他牙关紧咬着,额头青筋毕露,短短几秒钟,就已经疼出了满身冷汗。

这个小虎牙是记了档的危险叛国份子,这次的任务必须要保证人质活着,所以必须要小心谨慎。

要是对方察觉到危险,知道已经被盯上,一定会为了不让关键人物被救走而杀人灭口……只有这一次机会,不能有任何闪失。

他的机会只有一瞬,容不得任何闪失,所以才不得不用这种方式……快速有效,却也最有生命危险的近身战!

手上不知染了多少鲜血的小虎牙死了,他还活着,这就是第一步胜利。

裴邵喘了口气,咬牙缓缓站起来,从厨房抽屉下边拿出伤药和绷带……没有时间,只能囫囵把不断朝外涌出暗红血液的伤口缠紧裹住,可绷带缠上去一层就会被血液迅速浸透,他咬着牙继续缠。

半晌,他闷声低喘着扶墙站稳,缓了缓神,然后,换上那小虎牙的衣服……

外边两人正吃的热火,忽然听不到里面的声响了,顿时有些奇怪,正想着去看看,就看到厨房门打开,小虎牙背对着他们,把那结巴的尸体拖了出来。

鲜血从结巴的破皮袄上流到地上,被这么一拖,在地上划出一道血迹……那两人顿时跳脚了。

“你干嘛呢,饭还吃不吃了,你把那死人拖出来干嘛,不是说剁碎了喂狗吗?”

小虎牙冷哼一声没说话,继续把尸体朝他们这边拖过来,两人无语,放下碗筷就要过去制止,还没走近,两人蓦然停下来……

石林县军资供应处,夜晚,大雪!

没有暖气的房间,又少了那火热的身体,苏暖有些冷,睡得不太安稳……就在这时,外边忽然响起吵杂声。

她猛地惊醒,本来就没脱毛衣,爬起来顾不上穿棉袄就下床开门朝外扑出去。

是不是裴邵回来了……

院子里很吵,接着她就看到罗山从楼下上来,走到她面前,面色有些难看。

“弟妹,小裴他……伤重紧急送医,部队派人来接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