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药啊!00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可怜被他猝不及防之下撞到墙上,顿时捂着肩膀痛呼一声,可那声音,娇气委屈中却像是带着小勾子,瞬间刺破他的皮囊,将潜伏着的东西唤醒。

看着那猫眼蒙着薄雾,委委屈屈回头看他,傅云卿眼底满是暗色汹涌,他缓缓上前一步,将人就势抵在墙边,缓缓抬手,轻抚上她的肩膀。

“疼吗?”他的声音低醇微哑,像是情人的呢喃。

可落在那撞红了的纤细肩膀上的手指,却在不受控的暗暗发力,揉捏着那嫩滑的皮肤,纤细的骨骼。

在微暗的角落,被这男人的阴影尽数笼罩,感觉到他滚烫的手捏在她肩上,苏暖就着那双泪眼朦胧,可怜巴巴点头:“疼。”

那一个字,颤微微的,还有那有些畏惧又忐忑的眼神……傅云卿不想,却不受控的加重了呼吸,他伸手捏住那小猫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自己。

猫女妆很浓,不是他喜欢的,可那双满是雾气又畏惧委屈的眼睛,却轻易将他的本能勾起。

手指沿着她的肩膀缓缓下滑到手臂,一下下的揉捏,像是要捏断她的骨头,他清晰的听到那小猫儿可怜的颤声,委屈着想要躲避:“疼。”

说话间,那猫眼中的雾气竟是要化为实质一般,带着些鼻音像是撒娇又拖着喘息一般的调调,让他瞬间不愿意再忍耐。

一个卖酒小妹,可以玩儿玩儿。

手上发力,一把将那小猫拽进洗手间的隔挡里,抵在墙上,他整个人就附了上去。

苏暖被一把推到墙上,一声低呼还没落下,傅云卿整个人已经贴了上来。

分明是极为香艳的动作,却没有任何该有的轻柔。

她感觉到那双手像是铁箍一般,从她的肩膀往下,用力揉捏着,到手臂……又落到她腰间。

他的力道真的很大,不像爱抚,更像凌虐……或者说,他本来要的就是这种凌虐一般的感觉。

她疼的倒吸气,却因为这该死的诡异体质而忍不住战栗,唯一能做的就是咬唇拼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窘迫的声音,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掩盖眼中浮出的湿意。

傅云卿埋头在她颈边,呼吸粗重,手掐着她的腰,又滑落到翘臀上……终于,她忍不住痛呼一声,那声音,让傅云卿骤然间全身僵硬。

他觉得自己再不停手的话,一定会失控的。

手指掐着那软肉,他闷喘着哑声问道:“你的名字?”

苏暖可怜巴巴拼命想把自己的小屁股拯救出来,却被掐着不松手,她可怜巴巴回答:“小喵。”

这是在这里的化名,就像露西、琳达,梅梅一样……

话音刚落,就被傅云卿掐着手臂推出去,隔挡门被傅云卿关住,她龇牙咧嘴揉屁股,再不想这坑爹的攻陷,胆战心惊逃了出去。

特么的,从肩膀到屁股,哪里都疼……还好这禽兽的手没往胸口爬!

一边逃走,她一边满心猥琐的想着,那傅教授自己关在厕所里这会儿在干嘛呢……刚刚紧贴着她,那凶猛的架势可不像是短时间能平复的。

满心猥琐小人,她也懒得卖酒了,缩在角落里看着洗手间方向。

果不其然,过了半个多小时,傅教授才走了出来,衣着整齐,恢复以往的满身禁欲气息。

任谁去看都没办法想象,刚刚在小隔间里面那喘着粗气凌虐别人的会是他。

傅云卿回到座位上去,没多久,苏暖就被告知,8号台的客人在她名下开了五瓶特洛伐。

她暗暗撇嘴,这傅教授是想给封口费么……出手还算大方吧,下来她能拿小一万了。

晚上回到家里,傅云卿在浴室呆了好久。

其实在金帝,苏暖的猥琐小人猜错了……他嫌脏,没有在那里打发自己,而是用了大半个小时让自己平复下来。

回到家后,站在淋雨下,同样狭窄的空间,让他不由得又想起之前的画面。

伴随着热腾腾的水蒸气,淋雨中他闭着眼,眼前是那小猫委屈畏惧的神情,耳边伴随着水声的是那娇软勾人的呼声……他一手撑着墙壁,一手纾解着自己,心里禁不住涌出恶意。

想把那小猫拴上绳子,让她带着铃铛乖乖呆在他家里,被他狠狠的欺负。

“这案子让您来谈,这是欺负人啊。”对面大腹便便的男人满脸苦笑,傅云卿面上则是云淡风轻,相比以往,神情绝对算得上柔和。

他发现,只要那些压抑着的阴暗东西得到纾解,他整个人都会觉得轻松许多,整个人也不再那么紧绷冰冷。

他知道项目拿下了,所以也不介意对方诉苦发牢骚,懒懒坐在那里看着助理和对方修订协议。

身后是一整面玻璃墙,外边的阳光透进来,折射在金丝眼镜上,让那原本就深邃而凉薄的桃花眼透出几分柔和来,阳光下,他的皮肤白皙到通透,眼角下那颗泪痣像是活过来一般。

百无聊赖中,他侧目透过玻璃墙朝楼下看去,下一瞬,眉梢微调。

周末,下面是会展中心正是人流量正大的时候,可就在那往来的人群中,鬼使神差的,他一眼就透过往来的人群看到了那道纤细的背影。

那是会展中心新开的一处展厅大门,大门外是空落落的墙壁,几道身影正在那墙壁上面画壁画,引得来往的人驻足观看。

他的视线就落在正在画画的其中一道身影上。

她侧对着这边,长发松松扎着马尾垂在身后,手上戴着手套,浅豆绿色的围裙从胸前一直遮到膝盖,她手里拿着大号画笔,正在全神贯注画画。

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却能看到她身后站了不少人在驻足观看。

傅云卿有些失笑。

这小丫头,又多了一门技能……这么点年纪,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变得这么全能的。

他有些好笑,眼中却是坦荡的欣赏,很正常,赏心悦目的画面谁都喜欢看。

很快,项目敲定,签订合同,他起身,温和又疏离,带着无懈可击的淡笑与对方握手,告别。

等到下楼的时候,他才发现,刚刚还是艳阳高照,此刻,却已经是大雨倾盆。

助理提出要送他回去,傅云卿摆摆手:“我来开车了,你不用管我,早点回家。”

从门口到车边,短短一段距离就打湿了衣服,他不喜欢这种湿漉漉的感觉,索性开了暖气就当烘衣服,就在这时,透过车窗玻璃,他忽然看到一道身影。

正是刚刚那个小画匠,小画匠还穿着工作服,带着手套,艰难的撑着伞朝前走去……前面一站路的距离是地铁口,可这么大的雨,她走不到那里就会被雨水打透。

傅云卿挑了挑眉,然后,在路过那小画匠身边的时候,缓缓降下车窗。

“上车。”

忽如其来的声音让苏暖诧异扭头,看到傅云卿那张禁欲脸上的淡漠疏离,她顿时有些无语。

三八越来越懒了,都不给她提醒了。

面上是恰到好处的诧异,还有些许的犹豫……下一瞬,她就看到傅云卿几不可察蹙眉。

傅云卿有些哭笑不得。

他千年难遇的大发善心一次,结果对方还在犹豫。

不知想到了什么,傅云卿挑了挑眉:“我回学校,顺路带你回去可以给你省了坐地铁的钱。”

果然,下一瞬,他就看到那小画匠二话不说,收起伞,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带着满身湿漉漉的冷气。

她可能没意识到自己鼻尖上染上的一点燃料……正好在鼻尖正中,像只小猫。

把伞放到脚下,苏暖扭头乖乖巧巧道谢:“谢谢傅教授。”

“没事。”

傅云卿收回视线淡淡开口,发车……那视线在收回的时候,无意间扫到那因为寒冷而惨白的纤细小腿,然后就看到了那片擦伤的痕迹。

上次被傅离的车挤得蹭到树上的地方。

傅云卿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收紧,目视前方不发一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