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兄难为 038/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离中心医院三条街的街心花园里,谢辞坐在那里面无表情,旁边是校庆时曾溜到一中看晚会的小绿毛。

“辞哥,我跟道儿上的哥们儿都打听清楚了,就是钟睿那孙子指使的六子,六子是个瘾君子,有案底,自己屁股也不干净,所以只要给钱,他什么事都干!”

小绿毛递过来根烟,谢辞没接,抬头看了眼他:“你也少抽点。”

小绿毛嘻嘻笑嘻嘻把烟收回去,然后继续说道:“六子偷了辆车,撞了咱妹都就把车扔河里去了,现在警察也在找他,估计又钻哪个耗子洞里躲起来了……”

谢辞点点头:“多谢你了。”

小绿毛顿时“嗨”了声,有些无奈:“辞哥,咱俩的关系还说什么谢,太见外了,你放心,只要那孙子从耗子洞出来,我指定找人给他逮住,到时候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行给丫把腿打折了让丫一辈子也别开车了……”

谢辞缓缓摇头:“别管他,钟睿呢,出院了?”

小绿毛点头:“出院了,还有人见着他去旁边的夜店浪了……”

说完,小绿毛顿时恍然大悟:“也对哦,钟睿那人渣是祸源,弄他才是治标又治本!”

说完就是满脸兴味压低声音问谢辞:“辞哥,你想怎么做?”

紧接着小绿毛又是有些犹豫:“辞哥,我知道你想搞死那个人渣,可是你要想清楚,可别冲动,要是为了对付那人渣搭上自己,可就不划算了!”

谢辞笑着拍了拍小绿毛:“我知道。”

说完就是从兜里摸出一沓钱给他,还没开口,小绿毛就急了:“辞哥,咱俩这交情,有啥事你就说,你这是干啥?”

谢辞顿时无语:“给你就拿着,让你拿着找人的……能用钱解决的事,你一定记得不要自己露头,知不知道?”

小绿毛连忙点头。

随即,谢辞俯身到他耳边低语一阵,小绿毛的眼睛越睁越大,然后就是咂舌:“辞哥,你这……”

小绿毛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只是满脸的敬佩溢于言表。

谢辞拍了拍他,然后转身离开朝医院走去……可就在他走到医院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

霍冲正靠在车旁抽烟。

看到谢辞,霍冲笑了笑朝他抬抬下巴:“你打算怎么收拾那坨狗屎来着?说来听听。”

谢辞面色微变,正要开口,霍冲便是笑着摇摇手指:“别否认,也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缓缓朝谢辞走来,霍冲挑眉轻笑着:“你还太年轻,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听冲哥的话……这件事,交给我。”

谢辞抿唇看着霍冲,霍冲便是低笑一声:“相信我,这事不是你自己和你那些小混混朋友能妥善解决的……”

说完,他便是伸手揽着谢辞肩膀,一起朝医院里走去一边说着:“我当初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虎得很,哈哈,还是年轻啊……”

谢辞和霍冲朝医院里走去的时候,病房里的氛围已经有些尴尬了。

赵瑜的神情复杂,旁边几个女生也很尴尬,只有“无意间”告诉苏暖学校论坛里关于她的八卦的郝莹莹似乎什么事都没有,依旧是那副“耿直”的模样,还在劝苏暖。

“你别上心,也别当真,那就是有的人闲得无聊在那里吓掰扯……咱们都知道,你是辞哥妹妹,当然和辞哥关系好一些,什么勾引继兄,纯属无稽之谈……”

赵瑜连忙点头:“就是,没人会当真的,你别想这些,好好修养就是了。”

苏暖笑着朝赵瑜点头。

旁边,郝莹莹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来,忽然问苏暖:“对了,那帖子还乱讲,说你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就很有魅力,好几个朋友的男朋友后来都跟你告白了,是真的吗?”

赵瑜和其余几个女生的神情顿时更僵硬了。

郝莹莹这话什么意思,不就是说苏暖以前在国外就经常抢朋友的男朋友,现在做出勾引继兄的事情不也就说得通了么!

看着郝莹莹眼底的冷意,苏暖却是悠悠然,还有些想笑。

那些料的确是真的,不过是原主的手笔……她不提倡不表扬也不抨击。

抬头看着郝莹莹,她笑眯眯问道:“你觉得是不是真的呢?”

郝莹莹没想到她竟然来了个踢皮球,面色僵了僵后就是强笑着:“我也不相信啊,大概是大家觉得你长得漂亮,所以对你有些误解,我看学校论坛里很多人都相信了呢……”

苏暖便是点点头:“也可能是这样,要是别人这么说你,兴许也没人信,唉……长得漂亮招人喜欢有时候也是种错啊!”

郝莹莹的神情顿时僵住,嘴角抖了抖,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怎么,反正神情极为怪异。

赵瑜眉头紧皱看了眼郝莹莹,然后就是扭头急忙朝苏暖温和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早点回来上课!”

其余几个女生也是连连点头不敢再待下去,谁知道郝莹莹还会蹦出什么话来。

然而,郝莹莹却像是分明还没说够,她似笑非笑再度问道:“我还听说……”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冷冷的声音。

“你是复读机吗,要把自己听说话都给别人重复一遍?”

包括赵瑜在内的几个女生都是刷的回头,郝莹莹的神情也顿时一僵,转身,就看到谢辞面无表情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个冷峻不凡的年轻男人。

郝莹莹的面色顿时僵硬一片,支支吾吾再说不出话来。

她原本是打算可苏暖处好关系的,却没想到,苏暖才是谢辞喜欢的人,而且,是因为她不知羞耻勾引谢辞这个继兄!

她怎么都忍不了了,所以才接着来看她,故意告诉她学校论坛里的八卦消息,故意用那些难听话刺她……却没想到,一时说的兴起,竟然让谢辞听到了。

谢辞面色不善,那几个女生更是紧张不已,而郝莹莹则是已经傻愣在那里。

苏暖却是浑不在意,仿佛一切都和她无关似的。

眼看病房里的氛围陷入极度的诡异,霍冲低笑一声,朝赵瑜他们抬抬下巴:“这几位美丽的小姐,不如我送你们下楼吧。”

说完,他又是看向郝莹莹,勾唇:“我是暖暖的哥哥,在国外一直和她呆在一起,如果还有谁对她以前的事情感兴趣,不妨问问我……”

那几个女生面红耳赤连忙说着不敢,跟着霍冲朝外走去,郝莹莹一张脸忽青忽白,再没敢朝谢辞那边看一眼,低头,灰溜溜走了出去。

病房里再度只剩下苏暖和谢辞两个人……谢辞难看的神情顿时消失,朝盯着他笑眯眯的兔子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发顶,伸手把她按进怀里。

“我不让你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不想让你心烦……”说完,他低头亲了亲。

接着他就听到怀里被他按在胸口的兔子闷闷问道:“那你就不想知道那些事是不是真的吗?”

谢辞的手顿时一僵,然后就有些暗暗咬牙。

没人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逼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就像她和宫贺的亲吻,只要一想到还有除了他以外的人尝过她的甜美,谢辞就觉得自己满心暴躁。

偏生这可恶兔子还在这里点炸药……

然而,满心的暴躁,在低头看到兔子巴巴的模样时,全部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他抬手按着她的脑袋低低道:“即便那些是真的,那也是因为我遇到你太晚了,没有早早的把你抱在怀里,藏在身边谁都不给看……所以,不要去想那些了,乖,好好养的白白胖胖的!”

完全没有任何华丽辞藻的话,却让苏暖登时满心柔软。

她伸手直接给他拦腰抱住,仰头,下巴顶着他胸口咧嘴笑着,可接着就被谢辞捏着下巴抬起来。

“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可是以后……你乖乖记着自己是谁家兔子,听到没!”

谢辞俯身一口咬到兔子唇瓣上,带着自己没有发觉的醋意和愤恨:“还有这嘴巴,以后也只能辞哥碰!”

苏暖睁大眼无辜状:“以前也只有哥哥……”

谢辞微怔,接着就是心里一动,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可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下一瞬,就看到兔子睁大眼:“哥哥,难道你以为……我和别人接吻过?”

说着兔子就是满眼坏笑拽住他:“哥哥你吃醋了,对不对?”

谢辞干咳一声,想努力做出高冷淡定的模样,却以失败而告终,最终,只能不甘又愤愤的咬住兔子嘴,含糊不清又带着些后怕。

“我那时候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正是情浓,外边忽然响起高跟鞋的声音,两人做贼一样蹭的分开,片刻后,苏姗拎着保温桶走了进来,看着靠在床头玩儿手机和坐在床边削平果的兄妹,便是笑了笑。

“阿辞,你回去休息吧,今晚我在这里。”

两个刚刚还腻歪在一起的人,装出一副兄友妹恭的模样告别,眼底都带着彼此才懂的笑意。

谢辞出了医院后拐了个弯,那里,停着一辆黑色小汽车,他拉开车门上车,霍冲便是朝他轻笑:“走吧,军师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