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命丧雪山/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部,某雪山,远看白茫茫一片,山峰似尖刀直戳入云中。

这片雪山刚刚经过一场风暴的肆虐,雪和冰混乱一片,远处不时还有小型雪崩的声音传来。主峰上有三个黑点在缓缓向山下蠕动。

唐黛是唐家第三十三代家族企业掌权人,唐家独女,商业精英,聪慧异常,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因其父在唐黛3岁时去世,唐黛没有其他兄弟姐妹,爷爷也因独子早逝的打击,身体不好,随后家族生意的重担就落在妈妈的身上,一直在爷爷协助下掌管着家族的事业。

唐黛从小就是以接班人来培养的,性格很是果敢,独立特行。

前十天刚刚与房产企业赫家联姻,嫁给赫家大公子赫剑。

这不,这位独立特行的唐小姐,便在举行婚礼后,告别老妈,与新婚老公赫剑,闺密杨丽出来蜜月旅行。

杨丽从小学与唐黛认识后,便成为无所不谈的闺密,并认唐黛的妈妈为干妈,比唐黛才小十天。

这次的目标是跟着本地向导徒步穿越雪山,另外还有六个来自五湖四海的驴友,加上唐黛他们三个,就在一行十人快要抵达主峰顶端时,却突遇狂风暴雪,十人随即被暴风雪吹散迷路。

幸运的是他们三个人还在一起,悲催的是他们找不到向导,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三个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雪山寻找,在第三天中午时才找到上山的路。

这个他们记得,因为这里有一段是必经之路,且特殊,左边是深不见底悬崖深谷,右边一个大型冰坑,估计有二个大型篮球场那么大,洞底铺着厚厚的雪,还有突出雪面的冰棱,像刀一样。

目测坑高5米的样子,但坑壁四周滑溜得掉下去没人帮助你就别想爬上来,天然的陷阱,中间有一条能容两人走过的小路。走过这里到山下的大本营也就3个小时的路了。

三个人看到前面的路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已经找了三天,身上带的干粮快吃完了,现在是又累又饿。

走在最前面的唐黛惊喜的欢呼着,没有看见后面两个人眼里闪过阴狠的目光。

三个人小心翼翼的走着,趁唐黛全副精神注意力在脚下的路上,杨丽迅速的在赫剑的耳边说了什么。

赫剑朝她暗点了下头,示意他明白。

唐黛一回头,正好看见杨丽离开赫剑耳边,赫剑朝杨丽点头。并未在意,开玩笑说:你俩嘀咕啥呢?赶紧跟上,再不认真走路小心掉下去喂狼。

俩人吓了一跳,赶紧跟上。

“啊,啊……”突然,中间的杨丽摔倒在地,双脚乱蹬,滚向一侧,赫剑迅速抓住杨丽向深谷下坠的身体。

唐黛却被杨丽跌倒时狠狠踹了两脚,倒向一边的深坑。

杨丽也真是吓了一跳,她只想把唐黛这个贱人弄死,可没想陪上自己的命,她的命可是要替代唐黛用来享受荣华富贵,还有剑哥的宠爱的。

杨丽紧紧的扶着赫剑,双脚打颤,拼命抖动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死了,唐黛死了,终于不用看她的脸色了,凭什么她是唐家的千金小姐,而她像个女仆一样为了家里那点生意,讨好她母女两个,像狗一样匍匐在她娘俩脚下生活。

赫剑看着摔下去的唐黛,心里复杂,其实他不想她死的,可是他喜欢杨丽,且深深爱着她。

杨丽那么柔弱,可怜,父亲好赌又好色,母亲被活活气死了,从小被父亲打骂,看人眼色生活。

抹掉心里那点点怜悯,心下暗喜,只要把唐黛爷爷那个老不死的弄死,唐黛以后的财产没有继承人,以后就全是他这个名正言顺的老公的了。

不,不用他亲手弄死,只要唐黛的死讯传回唐家,老不死的肯定受不住去见阎王的。唐黛妈妈一个死了女儿的女人,想着也好对付,不是还有杨丽这个孝敬的好干女儿吗?想着,嘴边浮出一抹残忍讽刺的笑,无毒不丈夫,不怪他狠,要怪只怪唐黛太蠢。

就在两人思绪间,摔晕的唐黛幽幽的醒过来了。还好雪厚,只是撞在坚硬的冰棱上的双腿受了伤,正流着血,左脚钻心的痛提示她的腿断了。

怎么办?望着5米高的深坑,滑溜溜的冰壁,别说腿断了,就算腿没断不借助外力她也上不去啊。只能依靠上面的人了。

“赫剑,杨丽……”没人回复。难道自己声音太小了,看着上面站着不动的两人,5米的高度应该能听到自己的呼救啊,不会是觉得自己摔死了没救吓呆了吧。

“老公,妹妹,老公,妹妹……”

“黛黛,你坚持坚持,我们去找人来救你”上面传来老公赫剑的声音。

“姐姐,你怎么样了?受伤了?你等着,我们先下山,去山下找人来救你啊”

沉浸在思绪的两人醒过神,立即对下面大声嚷着。

安慰完唐黛,两人一起向山下走去。

救她,怎么可能?好不容易这样不着痕迹的让她去死。两个人怀着一样的心思。

唐黛听了,轻吁了一口气,拿出背包里还余下的止血药粉全撒在受伤的腿上止血,耐心等着救援。

手上的小伤也顾不着了,冲锋衣里面的衣服都被雪水弄湿了,冷得入骨,体内五脏六腑都痛,受了内伤。可怜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她被丢弃了,被自己最爱的人和最好的闺密。

“回去怎么交待?”赫剑担忧的看着杨丽问

“等到了大本营看情况再视机而定,就说是风暴里走散了,最好是拖时间估计着死了再带人来找。摔下去死的,没我俩半分的责任。”杨丽冷笑着答,脸上哪有平常看到的半分柔弱善良的模样。

天慢慢黑了,山风呼啸着,天上的星星闪着冷光,密密麻麻的布在天空,就像世人那数不清的小心思。阴毒的,贪婪的,狡诈的,虚伪的……

听着呼啸的山风,已经冷静下来的唐黛,想着自己莫名其妙的被踹下山,还有婚后赫剑细小的被沉浸在新婚里喜悦的她忽视的一些小的反常的行为。唐黛心里闪过深深的不安。

在爱情里的女人智商总是等于零的,她是那样喜欢着赫剑,从小就喜欢他,好听乐耳的声音,儒雅的身姿是她喜欢的样子,博学才识,跟她有得一比,虽然人话少稍显阴郁了一点。

而杨丽在她面前永远是那付柔弱的需要保护的小妹妹样子,看到蜘蛛,毛毛虫都吓得大叫的干妹妹,妈妈的干女儿。

她不在妈妈身边时,给了妈妈温暖和快乐,又因她家里的情况心里甚是怜惜她。

太阳再次升到半空,带来一点点温暖。仍然没有人来,但唐黛的心感觉比身上还有冷,仿佛浸入了万年的冰窟,虽然这里的路凶险,但这里到大本营还是很好走的,不会有什么意外。

双脚受伤,内里也受重伤,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漫无目的的沿着冰壁艰难的向前单脚蹦去。

走着,走着,唐黛突然眼睛一亮,有人!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的力量要大些。

走过去一看,那人身上穿着红色的冲锋衣,仰面躺着,身下的冰雪上血渍已经凝固了,背包也摔开了,东西摔得到处都是。

看面孔是认识的,十人当中的一个,一起上山的,只是没有说过话。记得看到他时,只觉得这人帅得比明星还要过分。

人很随和,只是偶尔地一次听他与其他人聊天,说他是S市来的,自己在国外毕业后就留在国外做事,说年龄时还说自己的生日特殊,是在某年初一生下来的。唐黛当时心里还纳闷一下,怎么和自己的生日是一样的,同年同月同日出生。

唐黛把手放在那人鼻子上试了一下,没有呼吸了,再趴着听了听,心跳也停了。刚刚惊喜的心情也没有了,一屁股坐在雪地里,身上的力气也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

望着沉下去的太阳,红得像血一样,映得唐黛的眼睛也是红的。

她已经明白了,本来就聪明的她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拿过身上的背包,里面没什么东西了,吃的,厚衣,还有防身的刀,本来半满的背包在暴风雪过后就被赫剑以关心的名义全部拿走了。

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打开,是一支翠绿的古玉簪,上面刻着栩栩如生的龙,是唐家掌权人的信物,爸爸临死时给她的。没有这玉簪可就没有了唐家的财产继承权。

唐黛想着苦笑了一下,有些人还是失算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又冷又饿又困的唐黛在黑夜里已经慢慢的失去了意识,手里紧紧攥着那枚玉簪。

翠绿的古玉簪随着手上血液的浸润越来越红,在黑夜里闪着红焰,在白色的雪山中冲天而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