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魂穿异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南国三十二年,凤南国历经十几年混战后立国,再历经几十年的整顿治理,休生养息,终于摆脱了立国初期的无粮,无钱,到处一片废墟的艰难。

现在的凤南国正处于发展国力的好时候,当今圣上也很是贤明,所以凤南全国上下到处一片蒸蒸日上,欣欣向荣的景像。

距京城大约1000公里的长安县太平镇唐家村,背靠白云山,面朝长龙河,有百户人家,也在村长唐有望的带领下勤勤恳恳种地插田,好让全家吃饱穿暖。

而白云山高耸入云,奇峰异石,常年云雾缭绕,胜似仙山,偶有佛光照耀出现,山下农家人便说,山上一定是住了高僧仙家的,凤南国从皇室到下面百姓都很是崇尚佛家。

不过也就猜猜而已,因为山上有猛兽时常出没,平常人家也不敢入了深山去,只在山脚下活动,就算是打猎的猎户,也只敢在深山外围一块转悠狩点小野物。

当唐黛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四周还是死寂一片,身上像是被车碾过似的疼痛,头也晕乎乎的。手动了动,凉凉的捏在手上的物什应该还是那枚玉簪。这是没有死,被救了吗?不由心中闪过疑问。

艰难的睁开眼睛,却看见参天的大树,再抬了抬手,一双小小的手,再看看衣袖,不是她紫色的冲锋衣,唐黛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我的妈呀,遇见鬼了啊?衣服下短腿小脚,这是谁?这是是哪里啊?

远处喧闹声一片。脚步声,呼喊声,似乎是在找人。

有脚步声朝她的方向跑来,一阵天旋地转,唐黛头痛欲裂,接受着原主呼天盖地而来的记忆,唐黛再次晕了过去。

“四妹,四妹……”找过来的是原主唐黛的大哥唐风,小名大娃子。

“大娃子,快抱小妞回去看郎中,头上流了许多的血,还不知能不能……”救活!说话的是帮忙一起找人的村长唐有望,后面跟着一众人,都是村里的。

“是,是,快,找了这许久的,我力气大,我抱着走快点!”附和的是唐家唐黛嫡亲的大伯唐大贵,说着快速接过唐风手上的唐黛,大步向山下走去。

“好,我先去叫郎中”说着风一样冲向山下李郎中家。十四岁的少年,一边跑一边擦着泪。

村长唐有财,背着手叹了口气,这家里没有了男人,又不得上面的爱护,日子本来就不好过,这下子又要花钱看病,那么小的人摔得头破血流的,还不知能不能救活,这以后的日子怕是更难过了。

想着,背着手带着一众人下了山。后面跟着一个看上去八九岁的小子,村长的孙子唐雨顺,小名金狗。

是他早晨看见小妞妹妹往这片山林来了,并告诉因为一上午没有看到人回家,担心的找小妞的大娃子哥,大娃子哥才带爷爷他们找过来的,果真在这里,是他救了小妞妹妹。

只是,他明明看见小妞妹妹的堂姐菊香也往这里来了,咋没看见呐?转了转小脑袋四周瞅了瞅,也没有多想,跟在大人身后下山了。

村头茅草屋里,刚刚从别处找人回来的唐李氏,呆呆的看着唐大贵抱着唐黛过来,小脸白得透明,满头的血,后脑壳上的血还在往下滴,打着补丁的小衣服领子上也是血……

唐大贵把唐黛放到炕上,看着还在发呆的唐李氏,就吼着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看着小妞啊,脑壳子还在流血哪,唐风去叫李郎中了,我再去催催。”说完,抬起脚就往外走。

“小妞,小妞,我可怜的小妞啊……你这是咋着了啊?啊”反应过来唐李氏,吓得脸色苍白,趴着炕沿,手足无措,哭嚎着。

“娘,快,帮四妹擦擦。”旁边缓过神来的大妞,原主唐黛的二姐,十二岁的唐华。端着热水过来。

唐李氏赶紧的接过布巾,抱唐黛靠在唐华身上,拿着布让唐华用手捂着还在往外流血的伤口上,再自己小心的帮唐黛擦掉小脸上,脖子上的血。

擦完,想着头上那么大伤口,拉起唐黛冰冷的小手握在手上,又想哭。

手一顿,闺女小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急急拉起唐黛被长衣袖遮住的小手,轻轻掰开紧紧抓着的手指头,灰扑扑的小手上赫然是一支通体翠绿透亮小小的玉簪,李氏和唐华两个人不由得呆了,这玉簪看上去就是个贵重值钱的东西,小妞哪来的?

幸好的是,家里穷,小妞平常穿着都是二姐大妞的衣服,显得就大了,袖子长长盖在小手上,所以手上东西才没被发现,娘俩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前面乱乱的时候被发现,估计早就被有心拿走了。

“娘,赶紧替四妹收起来”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估计是郎中到了。

李郎中被唐风是一路扯着过来的,跑得气喘吁吁,但也知道是人命关天的事,顾不得埋怨,赶紧走到炕边,手脚麻利的替唐黛止血包扎。费了一番功夫,撒了止痛止血的药粉,包扎好,又替唐黛了把了脉。

“撞了头,失血过多,好的话几个时辰就能醒过来,这时期要好好的看着,不能发热了,发热了很是麻烦,若是发热了就赶紧去叫我,只是你们还得做好心理准备,小妞脑壳里面有血堵着,万一……。”醒不过来。

李郎中,停了一下,他也不能确认,脑代里有血块,怕是难以清醒过来,以前临村也有一个病人,也是从山上摔下来摔破了头,后来就一直醒不过来,一直昏迷着,躺在那里就像活死人一样,多少年后,就那么睡死了过去。

“万一什么?”听到这个万一,唐李氏焦急看着李郎中问。

“没什么,先看着,我先开几天的药方,给小妞吃着,看看再说。银子有付就先付点,没就先欠着吧。”李郎中想想,到嘴边的话还是没说。

他也知道这家子可怜,不忍心说着不确定雪上加霜的话。况且,小妞她爹生前跟他关系还算不错,能关照点就关照点吧。

唐风跟着李郎中去拿药。唐李氏从屋里拿出家里仅有的最后一串钱给了唐风,用衣袖抹了把泪。

小娃子,唐黛的三哥,十岁的唐绝一直站在屋门口,红着眼,至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紧紧抿着小嘴,看着躺在炕上昏迷的唐黛,心里悔恨的责怪着自己,都怪自己贪玩!

今天小妹上山还叫他一起,说是家里没多少吃的粮食了,让他陪着她一起上山找点果子什么的回来,也好给家人垫垫肚子,减轻娘亲和大哥的一点负担。

可是他一时贪玩,想着跟着狗娃子他们去田里捉泥鳅,多捉点,狗娃子就不会瞧不起他了,说他是克星的哥哥,就没有跟一起去。要不然,有他一起,四妹也不会摔破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四妹肯定是上树了,才从树上摔下来撞破头了。

院门外围着一堆人,都是听到声音过来的,都说唐家那个命硬的在山上摔着了,撞破脑子了,这下好了,克死了爹爹不说,这下克到自己了,不知道能不能活呐。

看着刚才李郎中刚刚出来黑着脸,眉毛皱得都能夹死苍蝇的样子,肯定是不咋好了。

众人各怀鬼胎,有纯粹看热闹的,有怜惜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这幸灾乐祸的,就有唐黛的三婶子唐孙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