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堂姐菊香/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李氏就起来了,唐黛也醒了。

李氏看她睁开眼,就轻轻摸了摸了她的头,问她伤口还疼不疼?唐黛轻轻摇了摇头,望了望窗外的天。李氏就让唐黛再睡会,抬脚出了房,去做早饭。

家里就二间半茅草屋,她和唐华,李氏住一间,唐风唐绝兄弟俩一间,还堆放着杂物,另外半间做厨房。

唐华惺松着眼坐起来,揉了揉了眼睛,摸着衣服也穿着起来,外面的天刚泛鱼肚白。十二岁在现代还是刚上六年级的小学生,家里事事宠着的小公主,可唐华在家里是茶饭针线样样都能干,是个性格温婉的小姑娘。

“四妹,你头还晕不?再睡会?”

“睡不着”唐黛这会睡不着了。

“那你先靠会,我去帮娘烧锅”说着拉过被子,半叠垫在唐黛背后,让唐黛靠着。

听那边屋也有了响动,唐风也起来了。唐风听唐华说唐黛也醒了,就过来看看,借着外面的光亮,看唐黛脸色比昨天好些,也放下心来,出门拿着扁担去挑水去了。

早晨一家人吃的是加了野菜的死面疙瘩汤,给唐黛单独熬了白米粥,煮了一个白煮蛋。闻着米粥散发的香味,还有剥了壳白透的鸡蛋,唐绝偷偷瞄了几次,口水直咽。他都许久没吃过鸡蛋了。

唐华扶着唐黛吃完,又把药端来让唐黛喝了,让唐黛再睡会。

吃完早饭,唐风带着唐绝下地了,把昨天还余下点豆子收了,还有熟得过份炸到地里的豆也要捡起来。

李氏要把家里唯一一只下蛋的老母鸡杀了,给唐黛补身体。吩咐唐华关了院门帮忙抓鸡。

喝药睡着的唐黛被一阵鸡飞狗跳声弄醒了,正要叫李氏。就听院门外有人叫开门的声音。

唐华开门,见是村长的孙子九岁的金狗,让他进了院子。

“李婶子,我爷爷让我来看看小妞妹妹好些了没有,这是我娘给小妞妹妹补身子的,娘说得了空就来看望小妞妹妹”说着把手上的东西给了李氏。

李氏把手上的老母鸡递给唐华,让她去把鸡脚绑好,接过金狗手上袋子打开一看,有一大把青菜,两个白馒头,还有四个鸡蛋。

“小妞比昨天好些了。哎呀,桂花真是,拿鸡蛋来干什么,这蛋不能要,拿回去让你娘煮给你吃,你家也不容易”

唐金狗的娘叫李桂花,娘家和李氏的娘家在一个村庄,李家庄,娘家的大哥在李家庄是村长,两人在娘家的时候就是好姐妹,后来又一起嫁到唐家村。

唐黛的便宜爹爹死了后,唐家没田没地,后来佃了二亩水田,也是紧吧着过日子,李桂花时不时就给她家扔把青菜,塞个萝卜红薯啥的。

但他们家日子也不好过,虽然唐有望是村长,但金狗的爹爹唐柱子却得了心病,做不得重农活,长年在家养着,药还不能断,金狗又还小。唐有望身体虽还算硬朗,但田地里的重话基本上一大半都是桂花在忙着。

“李婶子,我娘就知道你会客气,她说你不接着让我拿回去,她会再拿回来的”金狗一听李氏这样说,就笑着把临出家门时娘亲说的话怂给了李氏。

“你这孩子……婶子家也没什么好吃的给你吃,你喝水不?”进厨房把青菜和鸡蛋放好,把空袋子给了金狗。

“我不喝,我,我想进去看看小妞妹妹?”金狗抬头看了看里屋,抬头看着李氏问。男女七岁不同席,他已经九岁了。

“大妞,你陪着金狗进屋看看小妞这会醒了没,我要赶着把鸡杀了”李氏看了看金狗吩咐唐华,杀鸡去了。

屋内唐黛已经自己起来靠着了,嫌弃的扯了扯硬硬的盖被。

看着走进来的金狗,虽然九岁却比唐绝长得要高,比唐绝要胖些,清秀白净的面孔,五官端正,一双大大的杏眼,闪着纯真的光芒,有些发白的青色粗棉布做的夹衫长裤上,没有补丁,洗得干干净净。

“小妞妹妹,我是你金狗哥,你,你可是好些了?”看着唐黛看他有些陌生的眼神,没等唐华说话。他知道小妞妹妹失了记忆,以前什么事都不记得了。

“恩,好些了”看着小正太忐忑的样子,唐黛还是点了点头。金狗,这都些什么名字,唐黛有些想笑的扯了扯嘴角。

“那个,昨天,是我看你去了那片林子里告诉了大娃子哥,还有,我看到你堂姐菊香……”也去了。

“我晓得的,谢谢你的救命之恩,金狗哥哥,等我好了,我们还一起去抓知了虫子”唐黛听这句话就明白了,打断金狗后面要说的。

昨天家里找不到她,是金狗看到她早晨去了那片林子里,算是间接救了她,若是时间长没有发现,流血过多,就算是她穿过来,也未必能救活。至于堂姐菊香……唐黛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听到唐黛说好了还陪他一起玩,唐金狗咧着嘴就笑了。小妞妹妹就算失了记忆,还记得他们一起去抓知了虫子,心里一阵小兴奋,也不知道自己兴奋个啥,反正就是兴奋。

在家里躲了一天,站在小路上不耐烦的踢着路边土坷垃的唐菊香,望着唐金狗从唐黛家茅草屋里出来,扬着笑脸蹦蹦跳跳的回了家。脸就拉了下来,心里暗骂:不只是个命硬的,还是个狐狸精,哄得金狗弟弟那高兴法子。

想到昨天的事,心下又有些不安。磨蹭着往唐黛家走去,她要去试下真假,命硬货是不是真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唐华看唐菊香走进来,脸色就不好,这位十一岁的堂姐可不是好相与的,倚仗着爷奶的疼爱,又是大伯唯一的一个女孩子,总是欺负她和妹妹。

“菊香姐,你来干啥?”

“我咋就不能来了?我来看看小妞好些没”想着来的目的,唐菊香语气还是软了些。

“小妞,听说你摔破头以前的事啥也不记得是真的不?”看了眼从她走进来就一直耷拉着眼皮没有看她一眼的唐黛问。

“是真的”唐黛悠悠的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菊香不禁缩了缩肩膀,唐黛凉凉的目光,让她有些毛骨悚然,感觉今天的小妞有些不一样了。

唐黛收了自己的气势,又恢复耷拉着眼皮,想困觉的样子。

唐菊香看了眼,觉得刚才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听唐黛说是真的,暗暗松了口气,小妞一定不记得是自己跟她抢树上那颗又大又红的柿子,把她从柿子树上推下树来的。

她又不是故意的,谁让小妞一点不让她,跟她抢,她才失手推了下来。看到她摔下来满头血,她也是吓死了的,下山时摔了一跤,手到现在还痛呢。

毕竟心里是虚的,问清楚了的唐菊香不敢在唐黛家多呆,急匆匆的走了。

唐华狐疑的看了眼急匆匆的唐菊香,今天咋这好说话,以前来总要满屋翻找,不蹭点什么走不罢休。不让她拿就去找爷奶告状,说是欺负她,奶奶总会撵过来骂他们一顿,说狠了的时候爷爷还动手打他们。

唐黛心里冷哼了一声。虽然唐菊香是失手的,但原主还是因为她死了。这次看在大伯,大伯娘面子上放过你,下次再犯可就不一定了。

唐家祖屋里那一家子,也就大伯,大伯娘对他们好点,这次也是大伯把她从山上抱下来,为了她也是忙前忙后的。更主要的是,她不能暴露了她并没有失忆的事。

看着唐黛又犯困没有精神的样子,唐华放下手里做的针线活,扶唐黛躺下,去厨屋里看看娘亲炖鸡炖得咋样了。

晌午,唐风和唐绝从地里回来,一家人吃饭,李氏把炖好的母鸡汤和一个白馒头端进屋扶唐黛起来吃。后面跟着的唐绝看着鸡汤默默的咽着口水,还是懂事的没说话。

唐黛看着满碗的鸡肉和汤,再看看唐绝的小模样,心里酸酸的,十岁的孩子,正是贪嘴的时候。但她又不能不吃,这具身体迫切需要营养,等身体好了,她才能想办法赚钱,给三哥,给家人买好吃的。

“娘,少给我点,你们也吃吧,别给我一个人吃”

“你吃,多吃点,身体才能好,他们有”李氏不是没看到唐绝馋嘴的样子,三娃子想吃,大娃子,还有二妞肯定也想吃啊,他们都许久没有吃肉了。

狠狠心,挑了鸡头鸡脚啥的,加点汤,也盛了一小碗放到桌上,让三个人也吃。看着三娃子喝着鸡汤眯着眼享受的模样,李氏眼眶一红,盈着泪,如果孩子他爹没有那么早走,孩子们也不用跟着她这样吃苦受累,一年到头连肉都吃不了一次。

桌上唐风和唐华看李氏抹泪,对视一眼,知道娘亲又想爹爹了,忙默默低头吃碗里的菜饭,碗里都是绿的,隐约几颗白色的米粒裹在野菜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