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谁算计谁(上)/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在路上,太阳快落山了,白云山上的叶子也染上了秋色。秋意越来越浓,唐黛感觉到凉意,抱了抱胳膊。身上衣服太薄了,要叫娘早点把夹衣做起来才好。

大概走了两刻钟的样子,到了祖屋,跨进堂屋那一刻唐黛迅速扫了一眼,人全到齐了,看来她猜的事八九不离十。

只是那一众人看她的眼光,让她想有暴走的感觉,看什么看,不就是被认为是命硬货,克星嘛,奶奶个熊!唐老头,钱老太看着唐黛也来了,皱了皱眉,花了很大力气把要出口的话按在了肚子里。

李氏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了下来,不说话,唐黛几个就在她身后站着。屋里仿佛静得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到,谁也没说话。唐孙氏眼里闪着笑意,唐大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翻着手上的之乎也者。

“二媳妇啊,虽然老二走了这些年,我们也没有把你看作外人,你看孩子们都大了,家里又困难,这大妞也不小了。我呢,就想着让孩子能找个好点的人家过去过好日子,这日子过好了也能拉拔拉拔娘家”唐钱氏还是没撑住先开口了。

“娘,二妞还小呢,没想这么早许人家。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哟,还小呢,再等一个月就十三了,村子里胡二家大丫不是八岁就许了人家,那彩礼都有十两呢”唐孙氏嘴快,没等唐钱氏接话就喊了出来。

“草香姐也十岁了吧,那比八岁也大了二岁,也可以许人家了”唐黛眼神锋利的盯了眼唐孙氏,回道。唐黛三叔唐三贵生了二个孩子,大闺女叫唐草香,今年十岁,跟唐绝是一年的。小的是儿子,小名叫小郎,今年刚刚六岁。

“你个死妮子,命硬货,克星,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家草香足不出户,小姐般的养着,等大郎考了秀才,她就是秀才的妹妹,可是要找个好人家的,不是你两个下贱的丫头能比的”唐钱氏一听唐黛拉扯她家的闺女,就着急的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叫了起来。坐在一旁的唐草香脸色也胀得青紫,狠狠的挖了一眼唐黛。

李氏一听脸色也不好了,她家的闺女就是下贱的,别人家的都是主贵的。唐黛云淡风轻的看了眼李氏的脸色,她是要这让便宜娘警醒警醒。

“吵吵嚷嚷的像个什么话,都闭嘴”唐老头一看要坏事,喝了声。给钱老太一个眼神,示意她继续。

“二媳妇啊,今天听王媒婆说,在你娘家李家庄边上有户姓毕的人家,家里日子过得很是厚实,家里有个儿子,今年二十五了,准备花二十两彩礼讨房媳妇。虽然年纪大了些,但年纪大有年纪大的好处,会疼人是不,而且家里就一个儿子。我和你爹啊谋算着这是好事啊,要是大妞嫁过去,不仅日子过得好了,这彩礼丰余的还可以给大娃子讨房媳妇了”钱老太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

唐黛从原主的记忆里挖出这户人家的记忆,不禁翻了翻白眼,心里呵呵了。好一个谋算!

“娘,我不同意,这户人家媳妇是知道的,虽说家里日子不错,爹娘也好,可是毕家的孩子却是个不让人省心的,懒怠不说,还是个贪色的,前几年跟着村里的寡妇……”所以这些年来才没有找到个规矩人家的女儿做媳妇。李氏说到后面想着还有大伯和小叔子在,后面的话也就没好出口。

“这事啊,王媒婆说了,都说浪子回头,年轻的时候犯的那点糊涂事早就过去了,若是大妞愿意嫁过去,好好看管着,再说年龄也大了,也不怕他不收敛”钱老太继续游说着李氏

“这……”李氏受了祖屋这些年的磋磨,本能的还是有些惧怕二个老不死的。心里虽感觉不妥,但犹豫着不知道咋接话。

唐黛看着因为不愿意已经紧张得脸色惨白的大妞,伸手拉了拉李氏后背的衣裳,示意她不能同意。

“娘,这以后的事谁猜得着,大妞还小,我还想让她在家里多呆几年呢,亲事不急”李氏感受到后面拉她的小手,精神一震回道。

“你……不同意,你留着她在家当老闺女?啊?老二啊,你咋就那么早就走了呢?你看看啊,看看啊,这就是你找的好媳妇,把你爹娘不放在眼里啊,这孙女的婚事我们两个老不死的都做不得主”唐钱氏看她说了这么多,李氏还是不应,耐心就磨光了,开始来硬的,撒泼。

“二弟妹,二弟在世时可是最孝顺的,从未忤逆过娘”唐大贵一看自己娘哭了,也开始埋怨起李氏。大贵媳妇唐赵氏,低着头未说话,她可知道这次事情可关系着自家大郎去赶考的事,平常就算是与李氏亲近,这种时候自己也不能说话。

“这二嫂啊,怕还真以为自己闺女还是秀才家小姐呢?容你挑三捡四的!”唐孙氏讽刺着。这二十两银子两个老不死的可说好了,五两给那命硬的一家子。余下的十两给大郎去赶考,再给五两银子给她大闺女家做嫁妆呢。

唐黛看钱老太干嚎着,家里娘和大姐无助的抹着眼泪,祖屋一个个如狼似虎的要把她们生吞似的。心里一阵烦躁,大吼一声“别嚷了,别哭了,哭能解决问题,嚷能给你们银子不是”

唐黛一吼,李氏唐华两个忙停止了哭泣。钱老太也被唐黛吼得一口气噎在了心口,半天才缓过气来,又想发火。其他的一众人听到银子二字,眼睛就盯着唐黛。

“爷,奶,你们先不要生气,先不说二姐的亲事,我想问问大郎哥这马上去赶考了,知道需要多少银两?祖屋可凑得出?”没等钱老太火发出来,唐黛先下手为强问着,眼睛却是盯着唐老头。

“你问这干啥?你难道还有银子不成?”唐孙氏一听唐黛这么问,立即叫起来,怕自己的五两银子打水漂了。

唐黛没理唐孙氏,眼睛仍然固执的问着唐老头。

“你大郎哥这次去赶考,吃喝住都得花银子,县衙里也得打点,估计二十两银子不会少。家里也没个进项的,也的确是掏不出”唐老头虽不明白唐黛的意思,见自己孙女执着,还算是语气好的回了。

“这是,大郎哥聪明,可是夫子都夸奖的,这次肯定能中秀才,花点银子是应该的。再说,大郎哥若是中秀才了,我们这些做妹妹的也沾着光呢”唐黛赞同的点点头。

一屋子人都看着唐黛,就连低着头的唐赵氏,唐菊香,从进门从未正眼看过这一家子的唐大郎都有些惊奇的看着唐黛。一是不知道唐黛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二是觉得这还是那个在他们面前从来不敢抬头说话的那个小妞吗?

“我再问爷一个问题,我们是你的亲孙子亲孙女吧?”看你敢承认不是!

“这说的什么话,你们当然是,难道你还能不承认?”唐老头本来缓和了一点的脸色被唐黛这一问又黑了下来。

“既是,现在哥哥我们几个也大了,爹爹早逝,我们也该替爹爹对爷奶尽尽孝心不是?”

------题外话------

写着,写着,也不知道自己写得咋样?求留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