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长青酒楼(上)/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忙了一整天,一夜好眠。

唐黛神清气爽的起来吃了早饭,看唐风拿了刀上山砍柴火,也想去山上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商机,采采野果什么的。结果一家人一致不同意,因为被她摔得有了阴影。没办法,她是个闲不住,就在院子里转悠,转了十几圈后,唐华不干了。

“四妹,别转了,转得我头晕”在院里绣门帘的唐黛抗议,白了一眼唐黛。

在屋里自己认字的唐绝听声音也伸头出来看看,表示很鄙视,摇了摇头,不靠谱啊不靠谱!

被二姐白了一眼和被三哥鄙视了的唐黛摸了摸脸,嘿嘿干笑了一声,开始给自己找事做。看看家里余下的豆子不多,全部做完估计也就能做大水桶一担豆腐。于是就让李氏把家里余下的豆子全泡了,准备去县城卖豆腐,镇上太小了。

“全泡了?万一卖不了那么多咋办?”李氏现在很相信唐黛,但是还是担心,怕卖不了那么多,豆腐就浪费了。

“娘,你相信我,保证能卖掉。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哈。”唐黛贫嘴

“好了,好了,相信你,我就一个心,一百二十个心还不成妖怪了!”李氏嗔了唐黛一眼。

唐黛心里已经计划好了,豆腐是个新鲜玩意,如果现在推着车到下面各村里卖的话,推广效果不会那显著,她要先去县城有名气的酒楼看看,在酒楼里卖出名气了,下面市场也跟着就打开了!

“娘,明天去卖豆腐的话还得去借一下村长爷爷家的牛车”

李氏听了去了李桂花家,回来后,说唐有望正好也要去县城办事,也就不用借了,一起去。晚上一家人辛苦的把几锅豆腐做好,放在担水的水桶里,再放了清水溢过豆腐养着。

第二天一早,唐有望赶着牛车过来,把豆腐在牛车上放好,因为唐绝的强烈的要求,李氏,唐黛就决定带着他一起去县城,让他去见识见识。三个人坐好,唐有望牛鞭就甩开了。

到了县城门口,就见县城门上面挂着“长安县”三个大字,一人付了二文的进城费。进了城门,一路看过去,唐黛不禁点了点头,的确比镇上大多了。

问了路人,知晓这县城里有两座酒楼是最好的,一座叫“德兴酒楼”,是本县的首富白家开的,另一座叫“长青酒楼”,东家身份神秘,从未露过面,全靠酒楼掌柜打理。两酒楼相比,不相上下。德兴酒楼主打的是本地菜肴,极受本地人欢迎。而长青酒楼的菜色则是全国各地的精典菜肴。而在长安县人眼里,还是本地菜习惯些,德兴酒楼稍稍胜之。

唐黛稍微思索一下,选择了长青酒楼。打听了长青酒楼所在的街道,唐有望把唐黛三人送到长青酒楼门口,帮忙把豆腐卸了车自己再赶车去了县衙。

“娘,三哥,你们先在外面等候。”说完抬脚走进了长青酒楼。

“不知小姑娘是吃饭,还是……”酒楼的小二看见一个小姑娘走进酒楼,忙过来招呼,但又不像是吃饭的样子,有些迟疑。

见小二并未因她的穿着和人小而怠慢,唐黛对这家酒楼的印象就好了几分。

“印象很深,是她!这段时间你查得怎样?”长青酒楼外不远处的马车里一个刚想下车的白影,看到唐黛进酒楼的背影放下车帘上的手,又坐回去,并低声问在前面赶车的车夫,车夫一袭黑衣,不似普通的车夫。

“出生第二天丧父,认作是克星,后被爷奶赶出祖屋,家有一母,二哥一姐。摔伤前并未有异常,摔伤后人突然变得聪明,帮其母分了家,巧的是镇上传来的消息,竟然会做画认字,而且前两天竟发明了新鲜的吃食,其他的尚未有发现。”黑衣人恭敬的对着车里的主子回答着,只是一想着自己只能看着那一家子高兴的吃那白白的新鲜吃食样子流口水,心里就郁闷。

“继续查着。先回去,那小子来了定会去宅子里找我。”里面的人听了未多做表示,吩咐道。

“是”黑衣人赶车离开了酒楼。肚子里却腹诽,让他这个高手去查一个小小的村姑,也不知道主子咋想的。还是楚时那小子运气好,犯了错被主子丢回暗卫营接受惩罚去了。他宁愿回去跟暗卫营那帮兄弟打打杀杀,也不愿在这里杀鸡用牛刀查一个小小的村姑。

长青酒楼里。“大哥,我想找你们掌柜的,有个新鲜的吃食想介绍给你们。”唐黛礼貌的回了小二。

“不知是什么样新鲜吃食?”长青酒楼的欧阳掌柜正在想,不知道东家什么时候能到酒楼。就听见一个脆脆的声音的传来。走过来抬眼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穿着虽寒酸,衣服上还打着补丁,只是眼神清澈,眉眼间透着贵气。而且身上偶尔散发出来的气势和他们东家都差不离。欧阳掌柜心下疑惑,嘴上也就问了出来。

“这是我们酒楼欧阳掌柜。”小二见掌柜的出声,忙向唐黛介绍。

“欧阳掌柜好,小女子是太平镇唐家村……我可以把这幸福豆腐的做法教给酒楼师傅,并附赠几样菜谱。当然,欧阳掌柜先试吃,觉得好了我们再谈后面的事。”唐黛落落大方,口齿清楚简洁的向欧阳掌柜介绍了自己和自己的来意。

“不知那吃食在哪?”欧阳掌柜听唐黛的介绍心动了,又见唐黛空着手就问。

“家母那,正在酒店门外等”

欧阳掌柜忙让小二去门外叫了李氏,唐绝进来,让帮着把豆腐担进了酒店厨房。欧阳掌柜见白得像玉一样的豆腐也好奇的带着唐黛去了厨房。

看厨房里材料齐全,唐黛挽袖洗手,系了围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布包住头发,动作熟练的洗锅配菜。之所以没有避着,是因为她想卖的是豆腐,不怕偷师。旁边的的欧阳掌柜和大厨们看了不禁点了点头。

唐黛对自己的厨艺还是自信的,前世家里经营的也有酒楼,对各种菜色她最是熟悉不过了。而且为了赫剑,她还下了一番功夫自己学做饭的。

她想为自己爱的人洗手做羹汤,他却让她死,多么的讽刺!唐黛也就出了一会神,又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