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母狼托孤(求留言)/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狂的采购后唐黛是彻底的爽快了,但李氏不爽快了。一脸幸福的叨叨唐黛的大手大脚,抚摸着手里的银簪子心疼银子,但心里又高兴,最小的孩子都懂事了,这个冬天孩子们也终于不会挨饿受冻了。

唐华小羞涩的站在那任凭唐黛在她身上捣鼓,镶嵌珍珠的粉紫色蝶形珠花立在头上,身穿同色薄夹袄,长裤,纤腰细细,亭亭玉立,举手投足之间已有大女孩儿的风采了。唐黛盯着自己的二姐,心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

从今天后,二姐告别金钗之年,走入女子最好的年华,心里有着对未来最美好的期待!十三岁,真真正正的豆蔻年华,在古代这个年龄可以订亲了,以后得帮二姐找个好人家!

今日天气不错,在房间里高兴的抚摸着新书和笔墨的唐风准备去山上砍些柴火,冬天来了,要多攒些柴火。唐绝也放下爱不释手的毛笔准备跟着去,从开始认字从未在纸上写过,要么拿树枝在地上写,要么用水在桌上写。

看唐风唐绝两人往山上去,唐黛又缠着正在站着指点做豆腐的李氏,非得一起跟着去。最后被小闺女缠得没办法了,只好答应了,又叮嘱唐风唐绝要照顾好妹妹,不要到深山里去。

见李氏答应了,唐黛高兴的挎着小篮子,跟在唐风后面屁颠屁颠往山上去,唐绝走在后面,把唐黛夹在中间,美名其曰:殿后!唐黛无奈的耸耸肩,那么小个人,不知道殿的哪门子后?!

唐黛很喜欢秋天,天青云阔,秋高气爽,红叶飘飞,不冷不热的好时候。望着被秋意渲染的白云山,这般景色不禁想起“白云深处有人家”“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来。

白云山深处有没有人家她不知道,只是心里觉得“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晏几道的这半阙词更是应景应情些!她思念她现代的亲人,但那里却是飞云不至的地方,隔着渺渺时空,有书寄不得。

“四妹,你想啥呢?到外围了。”走在最后的唐绝见一路叽叽喳喳的四妹突然安静下来,正在想着啥事出神,就出声提醒唐黛。

“啊,到了?大哥,上次我摔伤的地方是哪?”醒过神来的唐黛问唐风。

“你要干啥?”瞬间唐风和唐绝就紧张的看着唐黛,不知道小妹问这个干什么?

“那里柿树挺多的,还有野菇子,我想去找找看。我想吃柿子和野菇子汤了。”唐黛看二人紧张的样子,心里暖暖的笑了起来。

“呃,那我们陪你一起去。”唐风唐绝松了口气,陪着唐黛往上次摔伤的地方的走去。唐黛其实心里想着认一下这个地方,能不能在这找到回现代的方法。唐黛心里虽然有些怀疑家里那枚古玉簪,但不敢确定,因为若是古玉簪的话,那为什么要一穿越就穿越到这个时代来了?!

县城还是那座宅子里,白衣少年淡淡的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对面的贵妃榻上斜躺着一个满脸妖媚的红衣少年,正听一黑衣人汇报情况。

“你确定她往白云山上去了?”白衣少年问。

“是,属下见她一行人往山去,就快马加鞭的赶来报告了。”那人恭敬的回答,抬头赫然就是上次那在长青楼外腹诽自己主子的黑衣人。

“备马,去白云山!……还是别备了。”用轻功更快,想着,白衣少年急急起身。

“表哥啥时候对一个村姑感兴趣了?”红衣少年也懒懒的起来,轻抬白玉般的手向后抚了抚躺乱的黑发。

白衣少年脚下一顿,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抬脚不停往宅外走去,一副不懂就别问的态度。红衣少年也抖落一身的魅惑,有些好奇的跟住他嘴里的表哥向白云山而去。

三人快速到了白云山,突然听到一声长长的狼嚎声从远处传来,隐约伴随人的惊叫声。白衣少年竖起耳朵,辩明声音的方向,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闪身朝声音方向而去。黑衣人和红衣少年也听到了,虽不明白衣少年的紧张,但也使尽全力跟着上去。

白衣少年速度快,当后面二人气喘吁吁到达时,却看到了一副让人惊悚的景象:不远处,一匹全身雪白的母狼,后面紧跟着两只幼狼,像二只小小的白色滚动的毛球。母狼正全身心瞪着眼前的三个人类,那三个人赫然就是唐黛三兄妹。

唐风唐绝拿着手上的扁担,盯着母狼,虽然害怕得腿都发抖了,但还是把妹妹紧紧的护在身后。

远处树上的红衣少年一看,那女孩子不正是刚刚与他们长青酒楼签约的唐黛吗?紧张的咽了口水,动身挥掌就要向那三只狼扑去。却被白衣少年示意阻止了,欧阳清蹙了蹙眉,他相信表哥的武功,别说是一大二小,哪怕是一群狼瞬间也会化成血水。

三人三狼面对面的僵持着,被二个哥哥护着的唐黛冷静下来,有些心惊的观察着,前世在组织里她们也会学习武术,但却多是防身的作用。又加上这个才八岁的小身体,在一只凶猛的饿狼面前是不够看的。

狼腿在抖?唐黛再仔细看着母狼,不错,腿在抖,这僵持的一刻钟她敏锐的感觉到了这只母狼对她们没有敌意,而且浑着抖着的狼似乎越来越虚弱了。突然母狼弯下一双前腿,伏在地上轻轻呜咽着,在乞求着什么。

唐黛脑子里亮光一闪,胆大的绕过两个哥哥,向母狼走去。“四妹……”唐风唐绝看着走向母狼的四妹同时惊呼起来,但两人的双脚已经软得不听使唤了。

树上的三人也绷紧了身子,不知道唐黛想要干啥?不约而同三人已经抬掌,只要母狼跃起,便要把母狼劈于掌下。

唐黛轻轻的走到母狼身边,蹲下轻轻抚摸着狼头,母狼没有反抗。观察到母狼前腿受伤了,伤口有植物的汁液,有熟悉的味道散发出来,唐黛眉头一皱,没敢用手碰狼的伤口。叹了口气,中这种剧毒,救不活了!

母狼挣扎起狼身,把两只雪白的小毛球叼到唐黛的手边,舔舔两只幼狼,又舔舔唐黛的手心,停下来一双琥珀色狼眼乞求的看着唐黛。

唐黛看着狼气息越来越弱,心里已经明白了。这只母狼不小心让伤口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东西,知道自己活不了,又担心两只幼狼,正好遇上自己,感觉到自己没有恶意,想把幼狼托付给她。

唐黛在感动母爱的同时,温柔的看了眼可爱的小狼,用手轻轻抚尉着母狼。“你相信我,把两个孩子教给我,我定会尽心养大,你就放心去吧!”

母狼感受到唐黛温柔的眼神,又似乎听懂了唐黛的话语。再次爱怜的使尽浑身力气舔了舔两只小狼,用头蹭了蹭唐黛,慢慢的闭上了琥珀色的双眼。看着已经死了的母狼,和还在母狼身前寻奶的两只小狼,唐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觉得有点悲伤,又有点气闷!

唐风唐绝见母狼死了,妹妹没有受到伤害,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下次还是不要让妹妹上山了,每次来都让人吓掉半条命。

树上的三人也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惊奇,唐黛居然不怕狼,还有那狼居然相信唐黛并托孤给她!这女子身上到底有多少他们不知道的秘密?!还有刚刚那一刻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才八岁的她到底在悲伤什么?

“大哥,三哥,过来帮我挖个坑,就近把母狼埋了,抬的时候小心,不要碰到了狼伤口上的汁液。”唐黛招呼着吓得半死的两个人。

三个人挖好坑把母狼埋了,柴火也不砍了。唐风挑着一担柴火,唐黛唐绝一人抱着一只小狼,拎着装了半篮子的野山菇子和柿子往山下走去。

------题外话------

大毛球:小毛球,咋木有人夸偶两可爱泥?

小毛球:恩那,恩那,求夸,求宠,求抱抱!

可爱滴的大毛球,小毛球来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