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唐风救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风回头看了眼坐在驴车里正在摇头晃脑感叹钱难赚的妹妹,宠溺的笑了笑。想着一个月前家里穷得还是吃糠咽菜,而现在在县城里有了豆腐坊,新房子也在建,都是妹妹的功劳!

驴车正经过一座高山腰间的小路,唐风赶得有些小心,将驴车放慢。这座山叫飞来山,相传是很久很久以前一夜间突然出现的,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所以人们就叫它飞来山。

这飞来山顶上有一座寺庙,寺庙因高僧仙僧在此住持过而出名。飞来寺常年香火鼎盛,拜佛者甚多,前些时间唐黛摔破头后听说有菩萨点化,李氏就要带唐黛来此拜拜,被唐黛找借口躲了去,开什么玩笑,她这异世来的一缕孤魂,她哪敢去拜佛啊!

飞来山与白云山齐名。这白云山胜在奇与险,而飞来山则在秀与佛。因凤南国崇尚佛法,几十年里高僧辈出,最为出名的当为鬼僧与仙僧。

仙僧因其常年云游四海,踪无所定,极少人知其下落,如同世人眼里的仙人,道有仙但从未见过。且因其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有不治之症者,倘若有幸遇之,皆会出手施救,所以称之为仙僧。

而这鬼僧,界于正邪之间,看得过眼,不管是恶人还是好人,都能得其指点一句,看不过眼的,上至皇帝,下至百姓,求上门也不会帮,行事诡异,看的就是眼缘。又曾因准确预测凤南国的第一代皇帝将会是三分天下的一国之主,在凤南国建国后而僧名大盛。

“救命啊,救命啊……”一声声惊慌失措的救命声,听声音显然是个女子。

正在绕弯的驴车上的二人显然也听到了这呼救声,唐风与唐黛相视一眼。

“大哥,听声音就在前面,前面一节是悬崖峭壁,莫非……”

唐风了然的点头,加快了驴车的速度,绕过急转的路弯,景物闪现在眼前,距离100米左右,左边的崖壁上一颗苍绿的老松树上面正架着一辆摇摇欲坠的马车,马已经没了,就余下后面的马车架子。声音就是从车架里传出来的。

忙停了驴车,二人跳下车,走近老树。

“大哥,你看那车架,快要掉下去了!里面有人,怎么办?”唐黛看着摇晃的马车有些胆战心惊。

“莫急,我看看。”唐风安抚着唐黛走到悬崖边,看那树离路边的距离还好不是太远,心里稍宽慰了些。

“马车里的人能听到我说话吗?你们在里面不要随意乱动,听到了吗?”唐风用最大的声音与里面的人说话。

而此时,马车里的宁卫雨听到外面的声单,定了定神,不敢大动的抹掉流向嘴里的血,顾不得受伤了,尽力的稳定自己的身体。

“我能听到,大哥,请您救救我!”

“车里有几个人?”唐风又问。

“就我一个人!”唐黛唐风听到一个人时,松了口气,这救人的难度减轻了。

“大哥,你把这绳子系在腰间,绳子另一头系那颗大树上。”唐黛指了指路里面的一棵大树。还好今天买驴车时,卖驴车的送了他们一大圈拇批粗的长绳子,要不然他们还真没什么办法。

唐黛帮大哥系了一个安全扣,绑在唐风的腰上。正好马车的下方同样有一根粗树枝伸向路边,如若沿崖壁下到那根树枝上再攀到树上去,问题应该不大。

“大哥小心!”唐黛有些担心的叮嘱唐风。

“恩”唐风应声,慢慢沿崖壁攀下,向马车下方的树枝靠近。

看着摇摇晃晃走在树枝上的唐风,唐黛心快要提到嗓子眼了,又恨自己在现代组织里没有多学些武功。

漫长的两刻钟过去了,唐风终于靠近了马车。左手回手握住树干,右手伸向车里面。

“里面的人抓紧我的手,小心马车会掉下去。”唐风看不清人,对着车厢里面说。

“好!”马车里面的宁未雨也感觉到了马车摇晃,知道马车应是架到什么东西上面,此时很危险,还好她醒来后没有乱动。

慢慢爬到车厢门口,看着门口伸进的一双并不大男子的手,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放进男子的掌心里。外面唐风感觉到,用力握住把人从车厢里拉了出来。

两人刚刚站定,宁未雨还没来得及道谢,就听见脚下的树枝已经不能承受马车的重量从中间断裂开,马直直坠入脚下的深渊,未曾听到丁点马车落地的声音。宁未雨肩膀抖了抖。

唐风学着妹妹,用绳子也在宁未雨腰上系上,拉着她的手沿原路往回走,战战兢兢的走过那根树枝,爬上崖壁,终于到了路面上。

一直紧张看着的唐黛看着二人安全的回来了,才放下心来。忙帮二人解掉身上的绳子,又察看了宁未雨头上的伤势,不是很严重。

“谢二位恩人相救,请受小女一拜,日后定当重谢!”稳住了全身颤抖的宁未雨,弯下身向二人行大礼谢救命之恩。

“不必相谢,任谁也不会见死不救。只是凑巧今天我二人遇见了而已。”唐黛忙伸手扶住她向下的身子。

“所谓大恩不言谢,以后用得着小女的地方定会鼎力相助。只是我……”宁未雨有些为难,现在马车没了,跟着来的侍女,车夫为了保全她也摔下了悬崖。这里又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眼前二人刚刚救了她的命,她实在不好提其他要求。

唐黛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大约十三岁年华,一头青丝简单挽成双丫髻,头上的首饰应是已经掉落,发丝微乱,精致的小脸上丝丝血痕,身着素白色的长薄棉衣有些许褶皱,腰间一根深紫色宽腰带束紧细腰,腰挂玲珑白玉佩,身后的青丝随风飞起。虽年纪尚小,但已初露风华。

看这一身装扮,不似普通人家的女孩。又看她不卑不吭,处境为难,并未理所当然的出口请二人帮忙,唐黛对这女孩已添三分好感。

“小姐姐不要为难,我们既是救了你,当是要救人救到底。如若小姐姐不嫌弃,就请随我们驴车到我家暂住,先把头上的伤医好再作打算如何?”

“谢过二位,小女求之不得,我这孤身一人,又无处可去,只好打扰府上了。”宁未雨忙又行礼道谢。

“走吧,上驴车。”唐黛理解此时她的心情,忙拉着她的手上了驴车。唐风看着被血迹挡住娇容的小女孩,又想起刚刚救她时拉着的小手传给他的点点凉意,心里有些羞涩,微红着脸也上了驴车。扬起鞭子,收心凝神赶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