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缘分二字/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后,二辆马车从村外驶进了唐家村,往唐黛家驶来。因唐黛家做豆腐生意,经常有马车来来往往的,所以村人也未在意。

只是又感叹了一番,不知道李氏家走了什么好运,生了小妞这么聪明的女娃子,哪是什么克星,简直是福星哪!祖屋那一家子精的这次怕是失算咯。

唐黛家二间半茅草屋门口,马车停了下来,从第一辆马车中走出一个老妇人。

“小姐,让你受苦了,都怪老奴,没有坚持跟着小姐来……”那妇人看着自家小姐穿着布衣,从茅草屋里走出来,小脸苍白,头上缠着包裹伤口的布,就拉着宁未雨的手,自责的哭了起来。

“嬷嬷,你不用自责怪自己,先进院子。”示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进了院子,宁未雨向大家介绍这位嬷嬷是自己的奶娘,让大家称呼其宁嬷嬷就是。

古代赐奴才家姓,是以示主子家重视,在府里奴才里是身份高的。宁嬷嬷与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又谢唐黛家救了她家小姐。

“老爷知道小姐得救,很是感激,派我来一是接小姐回去,再则是向你们道谢!”宁嬷嬷与李氏这样说时,又吩咐后面跟着的侍卫从车厢里把东西搬出来。

李氏有些手足无措,没有跟富贵人家打过交道,唐黛也未交待过宁卫雨的身份。所以不知如何接话,拿眼睛求救的看着自家小闺女。

“嬷嬷不必客气,那种情况下谁碰着都不会见死不救的,只是我们凑巧遇到了而已。这也是我们的缘分不是?”唐黛轻轻巧巧的接过话头,说的还是那天对宁未雨说的话一样,只是加了后面一句。

“是,是。这缘份二字说得最是好。小姑娘小小年纪机灵聪慧,果是难得!”已知救人经过的嬷嬷听唐黛这么说,又听说不与外声张小姐身份的也是这位小姑娘,心里更是欢喜。

果真是,缘份二字难得!

又有谁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就是这住着破茅草屋的小村姑,在宁家遭遇大难时再次救了她家小姐呢!当然,这是后话。

一马车的礼物,堆满了小小的院子,恨不得脚都搁不下去。唐黛看着这一箱箱的礼物,嘴角抽了抽!

上好的细棉布,丝绸,玉镯,金簪,银耳坠,女孩儿的珠花,男孩儿的笔墨纸砚,点心,好酒,还有银两……看得李氏几个目瞪口呆。不知道这女孩儿到底是什么来历?如此富有!

唐黛无奈的摇了摇了头,看来宁姐姐的爹爹甚是宠爱她,不知道她家人口情况,就男女老少的礼物全部准备了。

“宁姐姐,你爹爹这是要把你家给搬过来呢?”唐黛戏谑了一句。

“哈哈……”一院子的人都回过神来,听了唐黛的话都笑了起来。

“你这小猴儿,就算你最机灵,静混说,这么点子东西还把家搬来呢。”宁未雨亲昵的点了点身边唐黛的额头,也笑了起来。

旁边的宁嬷嬷看着小姐如花的笑颜,也跟着高兴起来。自从夫人去世后,小姐就很少笑了!

“宁姐姐,我们救你并非是贪图你的报答,这银两我们就不收了,礼物我们收下!”唐黛收起了笑,认真的看着宁卫雨说。

“行,行,我要再说,你恐怕连礼物都不收罢。”宁未雨与唐黛相交了几天,也知道她虽然脸上总是淡淡的,有时还有些小调皮,但心里却是个极有主见。

再不多话,示意嬷嬷把银两收了。

“好姐姐,你果然是个通透聪明的。不错,不错!”唐黛心里感动,穿越过来所见的人当中,竟只有她最能看出自己的性格。

于是,又做出一副调皮样,捏着自己小下巴,一边用眼睛看着宁卫雨欣赏般点头一边说。

众人被她逗得乐不可支,收礼物似乎并不是那么让人为难的事!

送的人开心,收的人也开心。

晌午,是唐黛下的厨房,在三奶奶家做的,三奶奶家屋大人少。做了自己最拿手的东坡肉,东坡肘子,还有清蒸鱼,红烧兔肉,肉清炒豆芽,肉沫豆腐,三鲜锅巴……十几个菜,一大盆大骨萝卜汤。

又用做饭剩下的碳火,烧了碳炉子,帮三奶奶把药熬上,吃完饭正好喝。那天师傅帮三奶奶看过,开了药,说是没有好办法,吃药缓着,让三奶奶自已平常用眼注意些!

分了两桌,男的一桌,女的一桌,最后两桌菜是一点不剩。都夸唐黛做的菜比酒楼的大厨都做得好!

吃好饭,宁未雨带着嬷嬷侍卫向唐黛一家人道别,让他们有机会去府城玩。又有些不舍的抱了抱可爱的大毛球,小毛球。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那少年的身影,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因为计划下午赶往长安县县衙,为了安全,晚上在县衙里住一晚,明天再赶往府城。家里也没什么给的,李氏听了唐黛的话,用小木桶装了些豆腐和豆芽让宁未雨带回去。

又因长青酒楼捎消息过来,说唐黛要的东西到了。唐黛就与唐华坐了宁未雨的马车,一起去往县城。两辆马车,姐妹俩一辆,主仆两一辆。

到县城后,一辆车直接去县衙,一辆车先把唐黛姐妹俩送到长青酒楼。

临别时,宁未雨摘下身上那枚玲珑玉佩塞给了唐黛,只说去了府城若是有什么事,凭着这枚玉佩就能见到她家的任何人,包括她。

唐黛也甚是喜欢宁未雨的性子,推不了就接下了,路一步步在走,说不定以后在省城打开局面还真能用上这层关系。

终没忍住心里纠结之事,拉着宁未雨避到一边轻声叮嘱:“姐姐是个聪明的,回去后身子还是找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好好看看罢。”

宁未雨听了这话,一个激灵,有些疑惑。又知唐黛是个不会随便多说一句的性子,心里就有了计较。二人依依惜别后,宁未雨去了县衙,唐黛也赶往长青酒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