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如雷贯耳/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长平公主府,一间摆设雅致的书房内。

“哈哈,笑死我了,这丫头,心黑得狠啊,哪都不打,直接打伤了那里!哈哈……”欧阳清正抱着一张纸笑得直打跌。信是欧阳掌柜传过来的,把白次调戏唐黛姐妹不成,反被唐黛踢伤命根子的事说了。现在豆腐坊的小东家在长安县可是名声大作,如雷贯耳啊!

亏他走的时候还担心有人欺负他的小丫头,把娘亲的玉佩给了她,看来是他多想了,这丫头不想着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坐欧阳清对面的,他的表哥,那白衣少年,见他笑得这副模样,好奇的扯过他手上的那封信,看完,谪仙般脸上一改往日的淡然冷竣,笑着抽了抽嘴角,竟是个彪悍的!

“你真准备去找鬼僧了?这么急让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事?”欧阳清收了笑,有些担忧的的看着自己的表哥。

“恩,既是有了疑惑,总要去问一问才甘心。不管见与不见,我都要去试试。你知道王府里我那几个庶弟,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这一走,母妃就拜托你了。”白衣少年道。

“既是你一定要去,路上可要当心,这时的北方可是冰天雪地。”

“是,正是因为冰天雪地才要去的。近来有消息说,二月前已有凤星临世,但并不知在何方,仙僧已经动身寻找去了。这鬼僧也正因为北方冰天雪地还窝在他的山洞里,怕是明年春天冰雪消融后鬼僧也会动身,到时怕是更难寻到他的人了。”

“万事当心,人都带着吧。王府有我,你放心。”欧阳清撇下担忧说。白衣少年朝他点了点头,就闪身消逝在书房中。

欧阳清坐在那捧着那张纸,看着看着再笑了一遍,把旁边侍候着的小厮笑得是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自家主子今天抽什么疯了,一张破纸,有那么好笑么!

长安县,白府宅子里,白次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

那一脚踢得他好痛啊,回家又被自家老爹狠狠的批了一顿,要不是看他本就受伤了,就要动用家法让他的屁股跟着受累了,最后命他一个月不得出府,在家面壁思过。

白次现在是管不得外面的笑话满天飞了,养着伤思着过,出不得府门,要多没劲就多没劲。不时的想想唐黛临走说的话,那讽刺的一眼,他就觉得气闷。他这个大男人,怎么着也不能被一个小丫头给瞧扁了。可是,可是……现在是不但瞧扁得死死的,还挨了她一脚。

唉!时啊,运啊,人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这是深山未下,窝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被打得个屁滚尿流。越想越觉得自己窝囊,可又一想想,她又觉得那毒女子说的话还真有点道理,自己以前的日子好像是荒唐了那么一点点。

罢了,好好思过吧!骨头一软,像条快死的鱼在床上蹦跳了两番,翻了个身,把有气无力的样子继续到底。

半晌,突然一骨碌的爬起来,吼着小厮的名字,叫他赶紧滚进来。

在门外听着自家主子唉声叹气的小厮,已经在那心惊着呢。那天在银楼只顾着自己没有替主子遮掩一二,已经是惹着主子了。正在战战兢担心着的小厮听白次那一声怒吼,推开门真是滚进去的。

“求少爷您饶了我吧,奴才下次一定替您挡着。”小厮朝白次一跪就说道。

“饶什么饶?我说要罚你了吗?哪有什么下次!去,禀告老夫人,就说我说的,把我那些通房丫头,美人全给老子赶出府去。本少爷从此要洗心革面,不近女色,专心考举。”

“啊?”小厮朝着自家少爷目瞪口呆。这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少爷受的刺激太大了?平常当作心肝宝贝的美人通房都不要了。

“啊什么,快去啊!”伸脚就要踢那呆若木鸡的小厮。

被踢了一脚的小厮,顾不得痛像兔子一样跑了出去,禀告自家夫人去了。

第二天,从白府里走出一堆美人,拎着包袱,哭哭啼啼的被家人给领走了。全县城都哗然了,白家的少爷被豆腐坊小东家一脚踢得浪子回头了。可喜可贺啊,从此这长安县是要少了一霸了!

此时,唐家村,正无聊一只手摸着脚边的大毛球,一只手托着腮的唐黛想着要不要去趟镇上来个大采购。

这些天来,唐黛一直跟在师傅后认真学医。洗药,切药,晒药,识药,辨药。背药理,医理,方剂……李郎中看唐黛学得是有板有眼的,背的东西也很快能背熟,直夸她聪明。很是高兴自己收了一个对医药有天赋的徒弟。

对医药有天赋的唐黛还不知道自已在长安县已经是大名鼎鼎的了。准备今天不去师傅那,歇一天在家做点什么好吃的慰劳自己和家人,想着从长青酒楼带回的干辣椒,想吃水煮鱼了。

只是这冬天的,抓鱼的人少了,不太好买,要不让大哥陪自己走一趟,去趟太平镇?姐姐的大插屏也绣得差不多了,正好也一起去。

也正好弄点啥的回礼给白少奶奶拿去,收了人家东西,总要表示个谢意。就是不知道在长安县城的她是不是已经回太平镇了?恩,让二姐绣幅插屏送给她,应该算是回礼回得过去!

“小妞,王县令让转给你的,宁小姐的信。”唐有望走进来递给唐黛一封信,转身又出去了,他今天还有事要忙。

“村长爷爷慢走。”唐黛招呼了一声,打开手上的信。

信里宁未雨说自己已经安全到了府城,叫唐黛不要担心她,她提醒的事她心里记着呢,又嘱咐唐黛自己保重,有机会去省城找她玩。唐黛看着信笑了笑,放下心来。

“小妞,这屋子里安自来的水的事,按图纸做了,也不知道可不可行,让你去看看。”三舅舅进来说。唐黛把信揣进怀里,怕掉出来还拍了两下,才抬腿跟着三舅舅去了新屋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