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金狗中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妹妹想吃鱼了,唐风就驾着家里的小驴车,吭哧吭哧的往太平镇去。唐华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插屏,只有唐黛两手空空,百无聊赖的躺在驴车里,心里感叹着古代坐车好无聊啊,没有手机,没有IPAD!

三人到了绣铺,见唐黛来了,上官掌柜一脸喜色的迎了上来,与唐黛招呼着,眼睛却是急不可耐的扫着唐华手上绣品。唐黛有些好笑的叫唐华赶紧打开包在绣品外的布,展开给上官掌柜看。

看着慢慢展开的插屏,露出桂林山水画来,又是满眼惊讶的欢喜着。急急又拿眼看着唐黛,意思显露无遗。

“上官掌柜,还是那句话,我相信你,银子你看着给吧。只是这次交了,我姐姐以后就不再帮您绣了。”唐黛说。

“这是为何?”上官掌柜急问。

“上官掌柜不用着急,我并无他意。一,这次我们买一幅插屏的材料回去,准备让家姐绣了送人。二,上官掌柜应是知道,我家做着别的生意,以后也不必家姐赚这熬着眼睛的钱,等这幅送人的绣品绣好后,我另有安排。”

上官掌柜自是知道唐黛家现在做着豆腐的生意,听唐黛这样一说,虽然心里感到有些遗憾,但还是点了点头。

插屏上官掌柜给了五十两银子,说让唐黛以后有事来找她,她能帮上会尽量帮忙。又说如若以后绣品花样需要唐黛帮得上忙,也请唐她给她个面子,不吝帮忙。

唐黛自是答应,接过五十两银子,递给唐华,与上官掌柜道谢。告辞出来又坐着驴车往菜市场而去。

绣品店后院走出来一位粉衣女子,赫然是上次见过的小蝶,看唐黛兄妹走了,就走到上官掌柜面前,轻轻请示道:“这事可要向主子汇报?”

“不必,主子走时已让人传信过来,查探停止,一切等他回来后再做指示。”

“是,属下知道了。”小蝶朝上官掌柜弯了一下腰,回了绣品后院。

驴车上,唐华摸着那银子心里甜滋滋的,不放心自己拿着,又还给唐黛,让唐黛替她保管。

三人在菜市场买了鱼,唐黛又想着家里的调料缺了一味花椒,在菜市场找了一圈也未找到,还是一个有经验的菜农听唐黛形容的样子和味道,说医馆应该有卖。

唐黛一拍头,感觉自己这是傻了,花椒有药用价值,她竟然疏忽了,忙拉着哥姐又往医馆去。

唉,在这古代想吃个鱼都这么不容易,真想念现代的美食啊!在医馆买好花椒的唐黛心中感叹着。还未走出店门只听一阵吵嚷声,脚步声,往医馆而来。

这是怎么了?兄妹三人停住脚。只见二个夫子模样的人,带着一群穿着学堂学子服的学子拥进店来,中间简易的架子似乎是抬了个人,不知道是受伤还是咋了?

二个夫子踏进店来,其中年长的一个大声呼救:大夫,大夫,快救人,快救人呐……

医馆掌柜听见声音,急匆匆的跑出来,包围的人群让开……唐黛个小,还没看到担架上的人,那人又被围住了。

“哎呀,那不是金狗弟弟吗?”唐风个高,看到放在地面担架上的人惊讶的叫起来!他一眼看到了担架上是在镇上念书的村长的孙子唐雨顺。

“什么?……”唐黛唐华惊讶后,与唐风三人一起挤进人群里。

掌柜正在给担架上的人把脉,唐黛朝那人望去,果真是桂花婶子的儿子,曾无意间救了自己一命的小正太唐雨顺。这是?

药店掌柜收起把脉的手,沉着脸与那年长夫子道:是中了蛇毒,毒性厉害!我们坐馆的大夫今天有事不在,小老儿的医术不足以排毒。还请二位夫子加紧把人送到县城的的医馆去吧,晚了可就有生命危险了!

这都冬天了,哪来的蛇?唐黛感觉到奇怪。忙走近担架一看,唐雨顺已经昏迷了,嘴唇乌紫乌紫的,以她的经验,撑不到去县城!

“哪来的小姑娘,快让一边去。”年长的夫子见医馆如此说,不犹豫立即要抬人送往长安县。见唐黛看热闹站在担架边上,心里一着急,口气就有些不悦了。

“人我能救,请拿把小刀放在烛火烤一刻钟给我,店里银针借我一副,要快!”唐黛没有心思计较,不容分的吩咐医馆的掌柜。

听唐黛说能救,周围人眼光怀疑的看着这看上去才八岁左右的小姑娘。

唐黛知道他们会怀疑,没办法只好告诉他们,她们兄妹三人是唐家村的,躺地上的唐雨顺是她们村村长的孙子,她不会害他的,而且她的确一直跟着村里李郎中学医。

医馆掌柜是认识唐家村的李郎中的,二人关系还挺好,昨天还在一起喝酒来着,听李老弟说他最近收了一个极有医药天赋的女娃子做徒弟,没想到就是眼前的小姑娘。

不再怀疑唐黛的话,吩咐把唐雨顺抬到医馆为患者备用的一间小房里,房间里只留下唐黛,唐雨顺与医馆掌柜,其他人全部赶了出去,连年长的夫子一起。

唐黛翻起唐雨顺的脚与手上的衣服,最后在裸露的手背上找到两个又大又深的牙印,判断是蛇咬伤的伤口,拿起掌柜递给她的已消毒的小刀,迅速的在咬伤处划了个十字的伤口,用嘴吸出毒血,大概两刻钟后,见流出的血液已经变成红色,忙取了加了盐的清水清洗,再包扎上。

漱口后,提笔写了药方,让掌柜的吩咐伙计抓药熬药,小火熬煮,三碗水成半碗水后,倒药送过来。

顾不得歇息,拿出医馆准备的银针开始在唐雨顺身上扎针,排除体内余下的毒素,约两刻钟,只见银针上从淡黑色变成深黑色,唐黛迅速收针,把针扔在地上准备的木盆里。

见唐雨顺的脸色开始转好,嘴唇的紫色也在慢慢变淡,才松了口气,站起来擦了擦头上的汗。

而一边的医馆掌柜,看着唐黛小小娃子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镇定的神色,去除了心中的疑惑,佩服不已。

门外的唐风,唐华,还有学堂的两个夫子,同来的学子更是个个在外等得焦心不已,这半个时辰都过去了,里面还没有消息传出来!

小伙计端了药过来,三人一起帮忙,把药给唐雨顺灌了进去,再等了一刻钟,见呼吸开始平缓,连指甲上的紫色也开始退了,唐黛才放心的走出小屋。

焦急的等在医馆大堂里的众人,见唐黛与医馆掌柜出来,全部围了上去,期待的看着唐黛。

唐黛朝众人点了点头,说“已无碍了,半个时辰内应该会醒过来!”。

听到这句话的学子们一阵欢呼,二位夫子也是喜得连连拱手向唐黛道谢。唐华唐风也替妹妹高兴,唐华拉着唐黛的手,看她头上是汗,又高兴又心疼的掏出手帕替她擦汗,觉得妹妹太聪明了,跟李郎中学了小小一段时间的医术就能救人了!

------题外话------

大毛球:求留言,求收藏,求宠,求抱抱!

小毛球:妞们,妞们,来,来,偶立着走给你们看,偶萌不?求抱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