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以身相许/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两位夫子可是通知了唐雨顺家人?”唐黛想着还没有醒的金狗,等醒后需要人照顾便问。

“来医馆送时已经通知了,请的是镇里的马车去的,算时间应该快到了!”年长的夫子回道。

又吩咐另一个夫子带其他学子回学堂去,他在这等唐雨顺的家人,以及等唐雨顺醒后才放心。

其他的人都回去了,唐黛几个人坐下来等,只要未醒,大家心里都不踏实,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熬药的伙计在里面守着唐雨顺,让人醒了马上过来通知。掌柜的让另一个伙计给大家上了茶和点心,这晌午都过去了,大家都没吃晌午饭,让大家边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边等唐雨顺醒来。

“醒了,醒了,人醒了!”三刻钟的样子,突然听到那伙计大声嚷着奔了过来告诉众人。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都抬脚跟在唐黛后面往那小屋里去。

“我这是咋的了?小妞妹妹?怎么是你?”刚刚醒来还有些迷糊的唐金狗看着一众人走了进来,最前面的居然是小妞妹妹。努力回忆着发生了什么事!

“咋着了?这要问你呢?都冬天了还被蛇给咬伤了。”唐黛见唐金狗迷迷糊糊的样子,又可笑又可气。

“啊……是蛇啊,我……我还当作是什么咬着我了呢?……不对啊,蛇怎么咬着我了呢?”唐金狗见小妞有些生气看着他,又瞧瞧包着的手,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个所以然。

“好了,好了,你就安静点养着吧,等你好了再说,今天你算是捡了条命回来。”见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被蛇咬的唐金狗,嘴角抽了抽,黑着脸说。

旁边的夫子今天吓了个半死,要是学堂里无故的死了学子他可是麻烦了,醒来的唐雨顺还一副啥也不知道的迷糊样,也恨不得学了唐黛抽抽嘴角。无奈的摇了摇了头走出小屋,准备等唐雨顺家人来了,他做个交待就回学堂了。

唐有望,李桂花,李氏三人坐着马车来到医馆,刚下马车,唐有望就见自己孙子学堂的老夫子坐在医馆大堂里,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去问夫子孙子的情况。

老夫子把今天的情况的详细的向三人说了一遍,说唐雨顺已经醒了,让接回去好好休养几天,再回学堂。自己学堂还有事,就先告辞走了。

李桂花听说孩子没事了,松了口气,听说是小妞救的,用哭肿的双眼感激的看了李氏一眼。李氏也觉得纳闷,三个孩子本来是到镇上来买鱼的,咋到医馆里正好碰到金狗,还救了他呢?

三人跟着伙计到了小屋,李桂花一步跨到床前,抱着儿子嚎啕大哭起来!唐有望在边上也红了眼,用手摸去脸上的老泪。

“娘,你要搂死我了!”唐雨顺见娘亲哭得惨,想着都是自己惹的事,害得家人担心,又不知道说啥安慰娘亲,嘴里蹦出这么一句。

听着儿子说的话,发泄完的李桂花不禁又哭着笑了起来,擦了泪,站起来就要朝唐黛跪下去,唐有望也弯腰拱手,二人都要向唐黛谢救命之恩。

吓得唐黛赶紧扶了二人起来,嘴上连说“使不得,使不得,二位是我的长辈呢,这是要折我寿呢?”,唐有望二人听了折寿二字才停了下来。

一回头,又见边上娘亲,哥姐,医馆的掌柜伙计都用一种钦佩的目光看着她,看得唐黛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她最怕应付这样的场面了。

这一怕,脑子不做主了。“哎呀,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又不是金饽饽!真要感谢我,等金狗哥长大了,以身相许得了!”

满屋的人看她那副了一副救了人还窘迫的样子,都嚷着要唐金狗以身相许了,全都大笑了起来,知道小妞这是害羞得混说了,并没当回事。

连医馆的掌柜见她与救人时那镇定的样子完全两样,也有些哭笑不得。唐华觉得妹妹这又抽风了,就两小屁孩,还以身相许呢!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来躺在床上也虚弱的笑着的唐雨顺,听了这句“长大了,以身相许!”不禁发起呆来。

唐黛也并未想到自己这一句玩笑话,竟然在小小少年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随着他年龄的长大生根发芽,至此后一生为她死活。凡事,没有早知道,以后的岁月里见唐雨顺痴情她,一生不娶,唐黛都后悔她早早的说了这句话。

唐有望按照唐黛开的药又抓了几天的药,付了医馆的药钱。李桂花背着唐金狗还是坐那辆马车回去。唐风也赶着驴车一起出发,因为唐黛还要观察唐金狗的情况,与娘亲李氏换了坐马车里,李氏坐驴车。

驴车上,唐华与李氏说了今天为啥碰到了金狗弟弟又救了金狗弟弟,李氏点头,直夸小闺女做得好,幸好当初同意她学医了。

一行人赶黑回到唐家村,回到家唐黛问李氏今天怎么也去了,李氏说自己在桂花家玩,一起坐着纳鞋底说话,报信人来时她也在,知道了心里担心也就一起去了。

回了家的李桂花坐在房里心有余悸的与自己相公感叹“好心得好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她以前对李氏一家的小照顾,却换来儿子一条命啊!

第二天,不论是镇上,还是村里,都传遍了,说唐家村的李郎中教出了一个天赋极高的女徒弟,救了一个医馆掌柜都救不了的病人。

至此,唐黛又出名了,连带着她师傅李郎中也出名了,许多人家蠢蠢欲动,要把家里的儿子女儿送给李郎中做徒弟学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