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冬至祭父(PK,求加入书架/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停了,太阳出来了,天气回暖,雪开始融化。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里的冬至,唐家村长龙河另一边的山坡山,不时响起鞭炮声,是村里人在上坟祭拜。冬至祭祖上坟,吃馄饨是唐家村的习俗。

吃好早饭,李氏在忙着收拾水果,点心,肉等各种祭品,唐风忙着叠纸的金元宝,银元宝,唐绝也去买了鞭炮来。

一家收拾好,就往唐黛的便宜爹爹,秀才唐二贵的坟前去。唐黛穿越过来后,这还是第一次去。

穿过长龙河上的长龙桥,走了三刻钟才到,因为唐二贵是横死,并不在祖坟那,而是另选一个山头埋葬的,有些远。直累得唐黛气喘吁吁。

一个小小的坟头孤零零的躺在那,坟头上的草长了,现在又枯了,枯黄一堆零乱的堆在坟上,被寒风一吹瑟瑟作响。墓碑是用一块小石头刻的,直直的竖立着,上面的字已经模糊了,不知道写着啥。远处有寒鸦声掠过,四周白色残雪映衬,显得萧瑟凄凉。

想着躺在那里面的人,李氏眼睛红了。把祭品一一摆上,又忍住泪嘴里念念有词,大概意思是,孩子们都长大了,家里现在日子也好过了,叫他不要挂念。又说今天带孩子们来看他,让他记着保佑几个孩子们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

听李氏那伤感的话调,哽咽着。唐风几个也流下泪来,倒是唐黛有些尴尬,毕竟她不是原主,又没有见过便宜爹爹,谈不上什么感情,倒是哭不出来。

李氏燃香拜过后,让几个孩子从大到小一个一个拄着香跪着磕头祭拜,轮到唐黛时,只见唐黛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李氏叫了几声,唐黛才反应过来。

李氏眼里闪过一丝不悦,这孩子,二贵哥哥可算是为了她间接丧命的,在她爹爹坟前怎么这么心不在焉的,几个孩子都哭了,就她没一点感情,眼眶都没红一下!

唐黛反应过来,抬头正好看见李氏眼里闪过的不耐和不悦,瞬间愣住了。但又立即反应过来,就着李氏的手接过香跪拜下去。唐黛有些不明白,她刚才只是在想别的事去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真要不拜,她也怕漏馅呐。这么小的事,李氏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

结束回程,唐黛发觉李氏一路不语,似乎心里起了疙瘩。就决心问问情况,也是刚才她发呆想着的事!凑到李氏身边,拉着她的手。

“娘,我想问问爹爹的事,我小,不了解爹爹,想知道的多点,但你不许生气,可以吗?”唐黛道。

“你要问啥问吧,我不生气。”听唐黛这样问,李氏心里舒服了些,缓和了脸色。

“那个,娘,我出生时是正月初八,那时候正是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应该都还是在家里歇息,那为啥爹爹那么早就上山砍柴火了呢,还被树砸到了?”

听唐黛这一问,李氏瞬间脸色有些白,手在颤抖,过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平静缓慢的道出了唐二贵的死因。

“那时一大家子人,家里又穷,你爹爹在外面做教书先生,帮着人家抄书赚点钱,为了多赚钱,你那没良心的奶逼着他大年初四就出门。只是刚到那没几天,又听说你要出生了,就连夜赶路回唐家村。但是还是没有赶上你出生,他到家时天色已经微微亮了,你在晚上就出生了。天又冷,你爹爹看你刚刚出生体弱,怕你冷,就想帮着多攒点柴火烧炕,好让你暖和点。所有没顾得歇息,又跑到山上去砍树当柴火,哪知道……唉!”

李氏没有继续说下去,一想到当时她二贵哥哥被树砸得惨模样,她就止不住泪。

“娘,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们以后都会孝顺你的。爹奶只要对我家不做得太过份,看在爹爹的面子上,他们那点是少不了的。”唐黛听了心里有些难过,她知道应该是原主身体本能反应,就安慰李氏道。

“好孩子……”李氏止住泪,摸了摸小闺女的头,对刚才自己心里竟存了怨气有些惭愧。二贵哥哥临走时可是再三叮嘱她要善待小闺女,不能存了别样的心思。

“娘,等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把爹爹的坟重新找个好地方迁一下吧,现在家里又不缺银钱。爹爹的坟也太简陋了些,又一个人在这山里,太孤单了,娘想看看还要跑这么远!”唐黛又说。

“小妞,我的闺女啊,呜……”李氏听唐黛这么一说,再也止不住放在心里多年的痛,不管路人的眼光,抱着唐黛大哭了起来。

她也想让二贵哥哥躺着的地方热闹些啊,最好是能进祖坟,不进祖坟,二贵哥哥一直要做那孤魂野鬼,祖屋里那两个老的,说是心疼二儿子,可什么时候做出过一点心疼的事啊。两个兄弟就像是没有一样,当时族里说不让进祖坟,二个人屁都不敢放一个,只知道窝里横。

“娘……”后面跟着的唐风,唐华,唐绝三个叫了一声娘,哽咽着什么也说不出,止不住泪,也跟着一起哭。

“……”唐黛没想到自己这一句话引发这么大的反应,站在那不敢说什么,任由李氏抱着她哭,情绪发泄出来就好了!

知道李氏这些年最是苦的,唐黛看得出来,李氏与那便宜爹爹感情很好,所以这八年来她的苦不仅仅是一个人顶着别人的白眼抚养四个孩子,还因为这思念亡人无处诉说的苦。

正所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更是恨那“重过阔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李氏心里的情绪发泄完了,止了哭的李氏拿了自已闺女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眼泪,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在自己八岁的闺女面前哭成了泪人。

几人回家后,就张罗着包馄饨,以前每年就包一点点菜馅的,意思一下。今年家里有钱了多包点,让孩子们吃个够。又经唐黛的提议,于是就有了肉馅的,豆腐馅,还有韭菜馅的。

几个人围着包了不少,准备煮熟后,再给村长家,三奶奶家,师傅家都送些去,让他们也都尝尝鲜。唐黛想想又让李氏端了一大碗肉馄饨给祖屋两个老的送去,李氏应了,端了过去。

------题外话------

PK第二天咯,走过路过的妞们,喜欢本文的话,求抬抬玉手,点击收藏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