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谁的襁褓(PK,三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飞快,转眼间离十二月初一只有两天了,一家人忙得团团转。要把茅草屋里所有东西搬进新屋,新屋里也要打扫,擦洗干净,准备初一喜宴一摆,全家人就直接在新屋住下了。

一家人各施其职,收捡的收捡,打包的打包,搬的搬,避免人多出幺蛾子,唐黛家搬东西没叫村人帮忙。只是叫了几个关系好的,还有三舅舅过来帮忙。

唐黛人小,帮不了大忙,看着娘亲那平常放贵重东西的小箱子不重,就搬起来往新屋去,一边的李氏有些紧张的瞅了一眼,看锁得好好的,就没吭,任唐黛搬了去,只叮嘱小心东西,里面有房契地契什么的。

唐黛答应了声,搬了往新房那去,两只小毛球也欢喜的跟在后面。经过两个月的精心饲养,两只毛球体积已经翻倍了,又胖又壮,憨憨的真不像狼,都认为是两只雪白雪白的狗。因为唐黛喂吃的多,两只特别粘唐黛。

唐黛不在家,就粘唐绝。

一人两狼闲散的走在路上,却不想大毛球突然一激动,绕唐黛腿转了一圈,已经不是小体积了,这一转一挤,唐黛绊在脚下的石头上,摔了个狗吃屎,五体投地趴着半天起不来。那木盒子砸在路边的石头上,东西摔得到处都是。

好不容易挣扎起来,唐黛顾不得骂大毛球,赶紧的把木盒子翻过来,还好木盒子没坏,只是锁砸坏了,箱子里的东西掉了出来。

唐黛瞅瞅四周没人,赶紧麻溜的把地上的碎银子,房契地契捡起来放进去,瞥了眼箱底,箱底一件弄散了的大红丝绸物品映入她的眼帘,好奇的拿出来一瞧,是一件厚实的婴儿用的襁褓。

这是哪个小时候用的?李氏竟收藏得如此细致谨慎。

觉得奇怪的唐黛没按捺住好奇心,坐在地上抖开来仔细瞧。只见大红的面子竟使用的是妆花绸,上面用各色彩线绣着七彩的孔雀展屏,使用的绣法竟与现代的杭绣刺绣里的彩线绣针法相似,整个孔雀细密艳丽,形象活泼。

襁褓底子也用的是上好的淡蓝色细棉布,采用银线绣的针法绣了一道弯弯的月牙,仿佛散发着淡黄的光芒。

虽然时间长,襁褓颜色显得淡旧了些,但依然散发着华丽富贵,诉说着这件襁褓主人身份的不凡。仔细一看,小小袖口内里还绣着一个小小的月字。唐黛思绪转了千百个圈后,她敢肯定这不是她兄妹几个穷人家孩子穿的。

这到底是谁的襁褓?

这个便宜娘亲有秘密呢!

想着,唐黛忙按原来的痕迹把襁褓叠好,再按原样放入箱底,银子什么的放好,把箱子关上,摔坏的锁扣上,仿佛没摔坏过。站起身准备往新屋去,就见李氏远远的从茅草屋里手上拎着东西走了出来。

唐黛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把东西送到新屋李氏的房间里松了口气,她不是有意要知道李氏的秘密的。她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但这事的确有些让人遐想啊!沉思了一会,摆摆头不想了,搬家忙着呢,管它谁的,跟自己又没关系!

十二月初一,天公做美,睛空万里,适合摆宴。

唐家村整个村庄一百多户人家,倾巢出动,目标统一,往村头那幢新房子齐聚而去。而新房子自早饭后鞭炮声不断,迎接着贵重的客人。

这贵客里,有镇长媳妇白少奶奶,长青酒楼掌柜欧阳掌柜,外公一家,县城首富白家少爷白次,县丞夫人贾夫人。长青酒楼东家未到,托了欧阳掌柜带了贺礼来。王县令没有亲自来,却也让贾夫人带了贺礼,还有府城一位宁小姐一并捎托的贺礼。

看着一辆辆豪华的马车驶向唐黛家,听着村长念出的礼单,每念一个,村人都吸一口冷气,最后是彻底的轰动了。唐黛家原来不仅是用发财了三个字就能形容的,悄悄的,低调的,她们已经结识上一批权势富贵人家,现在可以说,她们家在这长安县可不是一般人能随便招惹的。

村人在震惊的同时,心里也有了底,以后这一家还是巴结着点好,不能得罪了。祖屋里的一大家子这次是全来了,唐钱氏,唐孙氏看着这架势,有点瑟缩的坐在桌旁,哪敢动心思惹事?

唐老头几个心里也是吃惊,这分家才两个月不到,李氏家就要财有财,要势有势。更让他心动的是唐黛家居然连县令都认识了,这以后大郎考秀才走点关系不就简单了!

唐大郎心里更是五味杂陈,与唐老头也存了一样的心思,但自视甚高的他又觉得自己低不下这个头,去与那命硬的一家泥腿子求和。

唐菊香与唐草香两双眼睛不断往那站在马车边的白家少爷扫视着,见白次眼睛搜寻了圈朝她们瞧过来,都羞得低头红了脸。真是个俊俏的公子,比唐金狗都好看,而且家里还有钱,是县城里的首富呐,唐菊香这样想着。

却不知白次眼睛到处搜寻的,是在找姐妹两身后另一个人的身影,并不是看她俩,二姐妹似乎有些自作多情咯。

该到的人都到了,准时开席,外面摆了几十桌都是村里人在坐着。屋内一层大厅里开了两桌,男桌上是由外公,几个舅舅,欧阳掌柜,白次少爷,村长,唐黛师傅李郎中几个人落座,女桌上是外婆,几个舅娘,师娘姚氏,白少奶奶,县丞夫人,李氏,唐黛几人坐着。

唐黛虽然奇怪县丞夫人贾夫人怎么来了,但她与白少奶奶熟悉,又受王县令托付,也就没有多想,来者是客,而且是贵客,一并热情的招呼着大家吃菜。桌上李氏显得有些拘束,但有小闺女在,也慢慢放开自在起来。

祖屋一家坐在外面,开始唐孙氏还想往屋内挤,但看着里面的人身份又不敢放肆,只得乖乖的自己退了回去。唐菊香,唐草香看白家少爷在屋内坐,也想坐屋内去,但见里面的人没人招呼她俩,只好心里恨恨的退了回来,坐屋外自家那桌上。

唐老头见无人招呼他这做爷爷的,村长都坐那里面一桌了,心里虽然恼火,脸上无光,但想着以后还要托唐黛家的关系,没吭声,黑着脸吃饭,但桌上那一桌好菜吃起来感觉味同嚼蜡般,没有半分滋味。

其他桌子上村里的人,可不管那么多,个个吃得欢快。有的还抢起来,小孩哭的,大人大声喝叫的,听到唐黛无语,那么一桌子的菜,还不够吃,还能抢得上!一顿饭吃了两个时辰,吃饱喝足的村人终于满意的托着肚子回家了,都感叹菜好,李氏家舍得给人吃!

贵客也都告辞催动马车,牛车回去了。等送走客人,收拾好已经是晚上了,唐黛一家人都感觉累得够呛,晚上只做了粥就着剩菜,众了随意吃了点,洗好上床休息。

唐黛是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心里再也没有想起前天发现的那襁褓之事。而李氏几个累是累,却因为第一晚住这样好的新房子集体失眠睡不着了。

睡不着的李氏起来,发现小箱子锁坏了,急忙打长箱子,看看箱底,见东西没动,就自认为是自己小闺女搬的时候不小心磕到锁把锁磕坏了,明天再去换把锁就好,也就没在意。

------题外话------

妞们,这是今天的三更啦,三更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哈,喜欢就点加入书架,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