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傲娇主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月初九,一辆豪华却满是灰尘的马车,驶进了唐家村,在那最新最大的房子前停了下来。

“你个死咸鱼,要不是你那个破车技,怎么着也能赶上。”车里一袭红衣少年,顾不得他的光辉形象,骂骂咧咧的跳下了马车。

原来正是欧阳清主仆两,虽然紧赶慢赶的,但还是迟了一天,没有赶上唐黛的生辰,气得欧阳阳清抱怨了一路。

“……”死咸鱼车夫,看着满车的灰尘,还有看不出原色的袍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无语凝噎。

他发觉自己从这次全国酒楼巡查回来后,地位急剧下降,被自己主子天天嫌弃,成了出气筒,真不知道说主子什么好。

“黛黛,小妞,我回来了……”欧阳清手上抱了个大包袱,不理后面的死咸鱼车夫,冲进院门就大着噪门朝里面嚷嚷。

“……”咸鱼车夫看着自家主子一脸讨好相,在风中凌乱了,别告诉他,这人是他主子?他不认识,绝逼不认识!

刚刚过了八岁生辰的唐黛,正在自己房间里立在铜镜前试一件粉色的袄子,这是李氏给她生日做的。生日小梅姑姑,大舅娘,师娘姚氏,桂花婶子都送了礼物来。大舅娘也送了一件淡绿色的袄子,昨天生日穿的是那件,李氏这件没穿。

李氏凝视着一身粉色外衣,头上了簪着同色珠花,皮肤白净如玉,小小的鹅蛋脸,一双丹凤眼清澈灵动的唐黛,不由得走神了。小妞越长越好看了,虽然只有九岁,也能想像到再过几年将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只是,可惜……

“娘,娘……我好像听到下面有人叫我,是谁来了?”唐黛见李氏发呆道。

“啊!我刚才突然想到点事了,没有听到,那快下楼看看。”李氏回过神来,赶紧把唐黛袄子上最后一粒钮扣钮上,看了看,见穿端正了,二人抬脚一前一后下楼去。

唐黛下楼来,就见一袭红衣的欧阳清抱着个大包袱已经冲进了大厅,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一件黑灰色长袍,有的地方又透着些许白色的青年公子。欧阳清衣服上也是灰尘,二人风尘仆仆的,像是一路赶路来的。

“咦,妖孽,这大过年的,你不在京城呆着,咋跑回长安县了?”唐黛看着有些惊奇问道。

后面的死咸鱼,听着这个小姑娘一开口就语出惊人的叫自家公子“妖孽”,不禁抽了抽嘴角,虽然他家公子长得是妖孽了些,可谁敢在他面前这么称呼,不想活了不成?

不禁抬眼打量起唐黛来,可是打量半天,有些失望了,这姑娘看着长得标致是标致,可也没三头六臂啊,乍就这么把主子给降服下来了呢?真是一物降一物!

“你这孩子咋说话的?二位公子辛苦了,快请坐。大娃子,快去倒了茶水来。二位公子还没吃晌午饭吧?大妞快去做些饭菜来。”李氏一见二人的模样,也知是赶路来的,嗔了一句唐黛,吩咐唐风倒茶,又吩咐唐华去做饭去,自己也跟着进了厨房。

“是呢,是呢,还是李婶子心痛我,小妞你个没良心的,我还不是为了能赶来给你过生日吗?哼!”欧阳清自来熟的喊李氏婶子了,又抱怨起唐黛来,傲娇的把头一扭不正瞧唐黛了。

“好吧,我错了,我道歉,欧阳大公子辛苦了!这位是?”唐黛见一脸傲娇的妖孽货,又听说是为了赶来祝贺她生日,心下也有些感动。

“呃,这位啊,是死咸鱼!凤南国全国的长青酒楼就是他在巡查管理。”傲娇的欧阳清也不是真心要生气,听唐黛这一问,忙答道。

“噗……”死咸鱼?唐黛一时没注意竟笑出声来,又觉得不礼貌,忙掩了嘴憋了笑!

“问唐姑娘好,我叫史显瑜。历史的史,显现的现,王字边的瑜。家父在我出生时认为我必能像美玉一样散发出光泽来,所以给在下取了这么个名字。”史显瑜听唐黛笑出声来,幽怨的看了眼老神叨叨的坐在那没有半分自觉的自家公子,无奈只好自己报上名号。

“好了,好了,话什么家常,黛黛,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还有全国长清酒楼年前的纯得利分成的一部分。你看看喜欢不?”欧阳清见唐黛对着史显瑜笑得花枝乱颤,不高兴的打断了二人的话。又狗腿的把自己从车内抱出来的包袱推给唐黛,他可是知道丫头是个小财迷,最喜欢看到的就是银子了。

李氏母女俩在厨房忙着,唐绝带着大毛球小毛球出去玩了,唐风倒了茶也出门忙自己的事去了。唐黛打开包袱,里面躺着一堆银票,还有一个精致的盒子。数了数银票,整整三万两,还只是一部分,唐黛心里虽然也感到吃惊,但面上并不显,淡定的把盒子拿了出来,合拢了包袱。

一旁的史显瑜,见唐黛看着这么多银票居然是一副淡定的神情,不由得心内佩服,这小姑娘的身份真是一个小小的村姑那么简单?可是一转思绪,酒楼那么多菜式都是这小姑娘推出来,又觉得这样应是理所当然的。也怪不得公子被她收拾得服服贴贴的!

“谢谢!”唐黛看着盒子里的玉佩,翠绿透亮,雕刻着一枝梅花的花纹又略显有些粗糙,应该是欧阳清自己亲自雕刻的。想着她一个小生日,欧阳清竟花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对着妖孽真心的道谢!

“喜欢吧?!我准备的礼物可比某些人准备的年礼精心多了!”欧阳清见唐黛真心的喜欢,又开始得瑟起来,讽刺起唐黛准备年礼不用心。只是暗暗的摸了摸手上因为刻刀不小心伤到的已愈合的伤痕。

“切,你嫌弃?那你吃了没?吃了就别嫌弃!嫌弃以后都没有。”唐黛刚刚升上来的那么点感动,成功的被欧阳清的话给打压了下去,朝他翻了翻了白眼回嘴。

“呵,不嫌弃,不嫌弃,必须喜欢!”欧阳清见唐黛又朝他翻白眼,轻笑一声道。

半晌,李氏与唐华端了饭菜出来,让欧阳清主仆将就用着。唐黛回了三层自己的房间,把玉佩与银票放好,又下楼与李氏唐华一起,在二层大哥唐风房间的隔壁收拾了两间房间出来,给欧阳清主仆二人住。

二人吃了饭,清洗一翻,舒服的躺在唐黛给二人安排的房间里歇了下来!

唐风将马车赶进院子里,又给马喂了食物和水。歇下与妹妹商量,金狗弟弟说镇上学堂正月十二开馆,到时候这个日子得去学堂报名,镇上离家里远,估计他和唐绝两人都得在那住着,家里其他的事也得安排安排。

唐黛说事情她都会安排好,正好有妖孽在,有他陪着事情好办,让大哥不用担心。唐风听了,点点头,没说什么,长青酒楼的东家背后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连一个侍从的气势都是贵公子的模样,他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