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故梦一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新年就过完了,正月十五元宵这天,唐黛一家人在唐黛的提议下,高兴的收拾了,坐着驴车往长安县去,长安县今晚有花灯看,都看花灯去。

唐华,唐绝都兴奋得成了小话唠,这可是他们头一次看花灯,也不知道灯会是有多热闹?有多好看?二人一路上猜测着,天上地下的胡扯着,笑闹着。唐风赶车为了挡住冷风,就裹了个大帽子,大棉袄,坐在那的背影臃肿得像只可爱的企鹅,把唐黛笑得直摸肚子。

看笑他笑得打滚的小妹,唐风只宠溺的看了眼,又聚精会神的赶着车。李氏微笑的看着四个孩子,感觉心腔里被暖意填得满满的。似乎一切从小闺女摔伤后家里就这样慢慢变化着,感激的朝小闺女看了眼!

驴车晃晃悠悠的到了长青酒楼,妖孽那天从她家走的时候就说邀请他们一家看灯。欧阳掌柜见唐黛几人来了,忙出来打招呼。

只是未想到,欧阳清并不在,欧阳掌柜说东家今天有急事急急的赶回了京城,给唐黛留了信。

唐黛接过欧阳掌柜手上的信拆开,见里面除了信外,还有两张地契,一张是一百五十亩水田,还有一张是五十亩旱地。

信里欧阳清说京城传信来,说他娘亲病重,必须回京城,很抱歉不能陪她们看元宵花灯。二张地契手续都已办妥,水田因为数量多,离唐家村有点远,五十亩地则是靠着唐家村的。至于人事接洽方面让欧阳掌柜带她去,欧阳掌柜都熟悉。

唐黛看了信,虽有些遗憾妖孽不在,但很是感激欧阳清办事如此迅速利落,几天之内竟然把田地都给她买了,而且连手续都办好了,这大过年的,县衙应该都没开印。看来这妖孽的身份不仅仅是长青酒楼东家这么简单啊?等他下次回来她得问问。欧阳清一直没说过自己的身份,她也没问过。

她总认为朋友之间,能知心便好,身份地位都在其次!

想着一会出去看灯不方便,顺手把信和地契又放在长青酒楼书房里,免得放身上被她弄掉了,这可不是一两银子的事。

华灯初上,唐黛一家在长青酒楼早早的吃了晚饭,开开心心的往灯市去。灯市离长青酒楼并不远,站在二楼上都能望到。

“世子,唐姑娘一家今天来县城看元宵花灯了。”还是那座宅子里,楚陌向自家主子凤世子报告。

“恩,去吧。”

听了吩咐的楚陌转身也往灯市而去,唉,主子又让她保护一个小村姑了,牛刀杀鸡啊,牛刀杀鸡!

望着楚陌摇头晃脑出去的背影,凤容若深思了一晌,也抬脚慢慢往灯市踱步而去,街道上已是万家灯火,亮如白昼,人声鼎沸了。

他自小随师傅在山上学武功,学成回王府后又因父王病痛闲散在家,他就接下父王手上的职位与兵马,一直忙碌着,京城的繁荣他都没有时间关注,何时自己竟有这般闲情,竟能偷懒到看这小小县城的上元节花灯?

信步而走,从思绪里醒过来的凤容若,抬头就见远处一个熟悉的小身影,正在与旁边一个小姑娘打闹欢笑着,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来……

看着那灿若星辰的笑脸,凤容若不禁受到感染的勾起了嘴角,俊郎的眉眼上也染上了一分笑意!

在暗处的楚陌不禁惊讶的瞪大了眼,不相信的揉了揉双眼,主子居然来看花灯了!

而且一来就碰上那小村姑了,而且,又……又……笑了!

正与唐华逗笑打闹的唐黛也敏锐的感觉到有一双眼光落到她身上,忙抬眼望去,见不远处灯火下有一位白衣公子立在那,气质不凡,如芝如兰,身后如缎墨发随着夜风飞起。

那公子见她看过去,眼光也不躲藏,二人远远对视片刻,都别了眼。

因为远,不能看清那公子的面孔,但从他气势身形上看,也必定俊美不凡。

小小长安县何时又出现了这样一个人物?这气势恐怕也只有那妖孽能比一比了,唐黛别开眼沉思着。

凤容若见唐黛竟如此警觉,颇为意外,别开眼向别处走去。再回头时,那小姑娘已随身边家人走远了,只余了渐暗的灯火,模糊的背影。

正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唐黛一家人随着人流往前逛去,一路上几个孩子兴奋的啃着糖葫芦,一人挑了个花灯,唐黛手上一只莲花灯是猜灯谜得来的,本不想参加,但因为喜欢这灯也就猜了,灯谜不好猜,猜中的唐黛就又被一众人狠夸,不喜应付这种场面的唐黛讪讪的挑着灯逃了出来。

听说河边有人放河灯,唐黛倒是有些兴趣,便与唐华两个买了几只灯写了心愿也跑河边放灯去,河边灯光弱了,只有淡淡的月光倾洒下来,映着河里星星点点的河灯,煞是漂亮。

放下手里挑着的莲花灯,捧了河灯,放入河里,那带着愿望的小灯慢慢汇入河面一片星星点点里。

正闭眼合着双手虔诚祈祷的唐黛,只感觉突然一阵吵嚷声,大片的人流突然卷入这个吵嚷声中,峰拥往河边挤来。

急睁开眼,还未等她反映过来,只觉脚下一空,“噗通”一声,人就掉入脚下冰冷的河水里,身体瞬间就被冻得麻木,奋力想游往岸边的她,又被后面掉下来的人砸入水中,棉袄因浸入的水越来越重,身脚开始抽筋,使不上力的她,慢慢往水下沉去。

本还想挣扎着往上游的她,突然脑子一缕意识划过。

这样也好,也许她死了又可以穿回去了,又可以回去见到爷爷和妈妈了!这样想着,唐黛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慢慢的沉入水底!

正立在桥上看风景的凤容若也发现了人流突然变得拥挤慌乱,不远处还有人落水的惊叫声,想着那小小的人影,心里突然闪过未曾有过的慌张,急用特殊的方式与楚陌联系,确定位置,飞身掠过人群。

只一眼便看见那只被人群踩得支离破碎的莲花灯,楚陌已经在河里救人了。望着被楚陌从河中救出的小小的人,一把抢过抱起,顾不得其他,运功往自己宅子而去。

而被人流挤散的唐风护着唐华,李氏拉着唐绝在拥挤的人群里互相寻找着。直至楚陌用了自家主子的手令到了县衙找了王县令,紧急派出人员来到现场维护秩序,用了将近半个时辰后才堪堪控制住事态的发展。

唐风与唐华,李氏与唐绝先后来到长青酒楼,互相一看竟发现唐黛走丢了,急得都要出去找。欧阳掌柜觉得今天事态严重,怕几人出去,又出乱子,决定自己想法子去找。又让几人先不要出去,在酒楼里等,免得唐黛回来了,又着急找不到他们。

而水里放弃了自己的唐黛,在慢慢沉入水底时,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变轻了,朝一缕红光飞身而去,半晌后,她被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这不是现代么?久违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一切都还没有变,还是那么熟悉!有热流自眼里流出,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

她朝思暮想的现代啊,她朝思暮想的爷爷,妈妈!

爷爷,妈妈,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可是为什么她是飞在空中的,为什么别人都瞧不见她,阳光底下,她的身体竟然是透明的!慢慢的,透明的身体飞到曾经住过的家,那栋别墅,里面的东西都未改变,但是没有人,空空的!

唐黛心里一慌,难道他们……。随着她的思绪,她的身体不受她控制慢慢的又往一个地方飞去,望着一排排的水泥墓碑,她居然来到了一座墓园。

身体在一个墓碑前慢慢停了下来,立在墓头上,她看到了许多熟悉的人,有组织的同事,唐家公司里的员工,都穿着黑色的服装整齐的立着,手臂上戴着黑纱,向她脚下的墓碑整齐的敬礼。

爷爷,妈妈也在!妈妈正扶着爷爷哭泣着,二人也是一身黑衣,手臂上也带着黑纱。爷爷的头发更加白了,双眼没了往昔的神采,深深的陷下去,像两个黑洞。妈妈老了,瘦了,一脸憔悴,双眼红肿成一条缝隙。

这是在给谁送葬?唐黛一怔,身体飘过墓头,往墓碑上的照片看去。是她?是她自己?她死了?她在这个现代已经是真正的死了!

突然一阵撕心裂肺,唐黛痛不欲生,她再也不能陪着爷爷和妈妈了!

蹲下抱头无声的哭泣,这个世界却谁也看不见她!

所有的希望彻底的粉碎了,她的路在哪?是还能回到那个异世?还是就这样,透明的飘飞在现代,直至魂飞魄散,灰飞湮灭!

谁能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醒来后她依然还是爷爷的乖孙女,妈妈的宠囡囡,组织里的头号情报员“毒蝶”,唐家企业的女CEO!

------题外话------

推荐好友另类宠文,一对一《空间女神之未来机甲师》作者:黑凤梨

【穿越异世,空间随行,长腿女主逆天开挂,翻转古武大陆】

21世纪的随性的女主,因宿命的按排,将她卷入了一片古文明大陆,成为异国公主。问题来了。姐,不是当公主的料哇。行!我丑,我先撤。

半路。

尼玛,冒出的机械怪是什么?女主懵逼。这里不是古代嘛?说好的建国以后不成精呢,这玩意来自外太空的吧!

呵呵,你真相了!

小伙伴们,上车!姐带你们开挂。

顾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