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一世缘断/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哭累了的唐黛,走向爷爷和妈妈,伸出手想抚摸妈妈,搀住爷爷,可是他们却毫无所觉!

天空,开始下起了细细的雨丝。

“爸,下雨了,我们回去吧,再过两天,我们再来看囡囡。”唐黛看妈妈强撑精神劝慰着爷爷。

老人不舍的再上前,用颤抖的手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慢慢转身。

“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我孙女的葬礼,老头子谢谢大家了!”对着身后的一众人弯腰施礼,半天,腰都未直起,抬头,只见老泪横流。

“爷爷……”唐黛哽咽着替爷爷擦泪,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却是无法擦干。

众人纷纷上前安慰着老人,告辞离去。墓园里,最后只剩下爷爷,妈妈。还有情报组织里的她的最大领导,代号“毒蜂”,也是她的师傅。

走出墓园,三人回到别墅,唐黛也飘在后面跟着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

三人坐下,只听爷爷说:“感谢组织找到了我孙女,并查出真凶,免让我孙女枉死。”

“老爷子不必如此,她是我们的一员,我们有这个责任找到她,虽然费了一番功夫,但终是天从人愿。”

“雪山气候恶劣,风雪太大,掩盖了黛儿,那两位心机又狠毒,故意拖延时间,扰乱我们寻找人员的视线,让我们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在那片雪山里地毯式寻找,谁能想到被大雪埋入了那深坑里,若不是黛儿聪明,逝前在冰壁上留下了血书,所以的人都会认为是一场意外。”“毒蜂”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哼,那两个畜生恐怕也是棋输一着,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有想到黛儿发觉了,还留下了证据罢,要不,还不去早早的毁了。”老爷子怒道。

“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二人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什么时候执刑?”老爷子又问道。

“就等程序走完了就执刑,故意杀人罪,更何况黛儿在时,对国家的贡献是没话说的,所以二人均是死刑。”

“好,好,我的孙女儿终可以得到安息了。”

听完二人的对话,唐黛算是明白了。原来一切正如自己所料,是组织里找到了她,看到她留下的证据,现在那两个贱人被判死刑,就等执刑了。

师傅告辞走了,爷爷和妈妈二人都悲伤的坐在沙发里,没人说话,空气死一般寂静!

“爷爷,妈妈!”唐黛用尽力气叫喊,试图能让二人感觉到。

像小时候那样,摸摸妈妈的脸,扯扯爷爷的衣袖。依然没有反应!

阳光消逝,夜晚来临。

阳光初升,又是一天。

就这样,妈妈干什么,唐黛像小时候那样也跟在后面,然而几天过去了,爷爷和妈妈依然没有能感应到她,却再次去了墓园祭拜她。

唐黛彻底的崩溃了,这是要闹哪样啊?

月色朦胧,星辰再现,这一次她没有跟着回唐宅,而是留在墓园里,不知何去何从?

远处子时的钟声传来,天际却又是红光一闪,她再次被吸入了那缕红光中,耳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道:

“回去罢,这一世因缘皆断,不要流连此世,快快回去。七七四十九日于今日过去,此时若不回,将会魂飞魄散!”

声音似有安定心神的作用,唐黛听了,心竟渐渐安静了下来。闭上眼,默默想着,这一世,那二人已受到法律最严厉的惩罚,爷爷与妈妈也平安了,而她除了这一缕幽魂,什么也没剩下。

也罢,这一世缘份已断,她再怎么留恋,也于事无补,回去?可这又是要回到哪里去?!

长安县凤容若的宅子里,唐黛已经昏迷了几了,大夫说,只是落水受惊,并无大碍,可是不知为何,病人的求生意识并不强,似乎自己不愿意醒来。

李氏几个也在外面焦急等着,那天当听欧阳掌柜说,小妞已经找到了,众人松了一口气,但又听说,唐黛被挤入水里,还在昏迷中,心又提了起来。

李氏几个向楚陌千恩万谢。原来那天,欧阳掌柜出去寻找唐黛,在灯市上遇到事情办好准备回宅子的楚陌,就与他说起寻找唐黛的事来。因为欧阳清的关系,欧阳掌柜认识凤世子及他身边的这位侍卫。

楚陌告诉欧阳掌柜,唐姑娘已被主子救起,如今在宅子里。欧阳掌柜谢天谢地,他少东家不在这,他手上又没有几个可动用的人,真要去慢慢找,还真是困难重重。

李氏几个坐在待客厅里等大夫出去问情况,凤容若并未现身,唐黛睡的地方是套房,她那间是外间,里间凤容若住,没有凤容若吩咐,谁也不敢独自进去,连楚陌都不能。

等大夫走了出去,凤容若从里间走了出来,看着床上的小人儿,蹙起了眉头,一个小小九岁的娃儿,为什么会没有求生的意志?她遭遇了什么?她又到底是谁?

当唐黛睁开眼,看到是白色的罗账,窗前立着一个白衣少年公子,背着手站在那里,在想着什么。这是哪里?难道她又穿越了一次?

那白衣公子似乎是感觉到她醒了,转过头,静静凝视着她,唐黛也对眼瞧上。

只见雪般清冷的容颜如刀刻,那雕刻的人却是有鬼斧神工的,多一笔嫌多,少一笔嫌少,一双丹凤眼,星眸点点,却又清冽无波。鼻若悬胆,唇若点绛,墨发如缎随意挽在脑后,一袭白色锦衣如谪如仙,似要凌风飞去,又带着三分风流,自成一韵。

这是谁?清贵气里带着凌厉,富贵里透着绝代风华,一身气势浑然天成,应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

此人绝不简单!审视后的唐黛除了被惊艳到了,脑子里第一个闪现就是这句话。

这人又似乎见过,很是熟悉!

“姑娘醒了?”见唐黛沉思的眼眸,除第一眼看到自己闪过一丝惊艳后,随即平静无波,只带着猜测的审视。凤容若心里闪过一丝好奇,一个小小的村姑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陌生人面前,竟然看不到一丝慌乱,怪不得有能力成为长青酒楼的合作东家,凤容若想到这启唇问话。

声音浑厚动听,又似圆珠落玉盘。

“请问公子,这,这是哪里?”听眼前的公子问她,唐黛立问道。

“我的宅子里。”凤容若突然想逗逗眼前的姑娘,只简短答道。她实在表现得太过沉稳了。

“……”唐黛一噎,又一个会装逼的,姐我当然知道这是你的宅子,不是你的宅子,你能大爷的杵在那。

“呵……”凤容若如愿的看见唐黛淡然的脸上终有了一道裂痕,不禁轻声笑了起来。

顿时如玉俊颜,满屋光华,万物失色。

流着口水,看痴了唐黛,回过神来,瞬间脸色微红,吞了吞口水。深呼吸了一口气,姐不受你的诱惑,姐不受你的诱惑!

“那个,我是想问我怎么在这里?这里可是长安县城?”唐黛艰难的组织了语言,有些小心的问道。

“当然是长安县城。你上元节落水昏迷,现在已是第三天了,你不记得了?”凤容若满意的看着唐黛的反应,决定暂时不再逗她,认真回了。

“什么?三天了!……。”唐黛尖声叫了起来。

完了,她想起来了,她元宵节放河灯掉进水里,这都三天了,家人找不到她,岂不是要急死。

“……,已经通知你的家人了,她们正在外面等你醒过来,你无需着急。”高分贝震得凤容若揉了揉耳朵,知道她担心什么,好心解释道。

听他解释,唐黛松了一口气,突然又想到什么,慌张的半掀开被子,把头埋进被窝里偷偷的瞅了瞅自己的衣服。

还好,还是那天的衣服,好好的,没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