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怕被烧了(求收)/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小敏到了唐黛家后,给她安排到贺柱子家隔壁住,由贺离带着,学该有的礼仪规矩,唐黛规定她必须按照规矩叫唐华,自己小姐,李氏夫人。特别是唐风,唐绝两个,一定要称呼少爷。

王小敏倒是很安静,无论从心里还是到表面,一切都按照唐黛说的来做,没有半点的不满,认真的跟着贺离学。

李氏觉得不妥,与小闺女讲,虽说是买下人,但毕竟是表亲,不让唐黛这样做。但唐黛与她分析利弊后,又想着唐金枝早先打的主意,也只好沉默不作声了。

唐黛又悄悄与李氏说,让她不要看眼前,只要小敏表姐真能教导得出来,不存了坏心思,在她家规矩的呆着,她以后不会亏待了她,总归存在着血缘关系,是便宜爹爹的亲外孙女,现在这样做只是权宜之计。

祖屋那几个人一直冷眼看着,特别是唐孙氏,找由头到唐黛家晃了几次,见果真是按下人来待的,灭了心里的主意。不甘心的动着脑子,挖空心思要想点别的主意,总要占点便宜回去才好。

唐黛也不管别人怎么想,正坐在家里与李氏掰扯着,因为马上就二月十五,李氏非得让她一起去飞来寺上香,她不想去,可是李氏犟脾气上来了,她说了半天也说不通。

第一次拗不过李氏的唐黛最后只好无奈的妥协了,说跟着李氏去一趟寺里,去菩萨面前上上香。心里嘀咕着,这次去可别把命送在了飞来寺!她可是好不容易又活了一回的,要被发现了秘密被烧了怎么办?

见唐黛同意,李氏满意了,忙着准备起去那需要的东西来,又吩咐贺仁到时赶驴车,唐华贺离也一起坐驴车去。

贺仁刚刚把在家休沐了两天的唐风,唐绝送回了镇上学堂。因为学堂里事情不多,唐风怕家里要用驴车,又让贺仁赶了驴车回了家。

二月十五,阳光温暖,路边,田地里的野草开始冒嫩黄的芽尖了,长青河边的柳树也开始抽芽,已经解冻的清清的河水上几只鸭子在欢快的戏着水。

贺仁赶着驴车,李氏带着唐黛姐妹,贺离坐驴车里,一行人,往飞来寺驶去。

唐黛心情不错,撩起布帘子的一角,看着风景,两边的高山上的树叶又恢复了一片苍绿,夹杂着早开的高山杜鹃,要么粉红,要么大红,星星点点的点缀在一片绿色之中。

到了飞来山山脚下,因为是十五,香客如织,找了个专门为香客停车的地方,把驴车寄停了,贺仁贺离要把到山上的东西全背了,唐黛李氏都不肯,山那么高,有得一爬呢,还背那么多东西。

于是五个人每人都背了个包裹上山,行至半山腰,唐黛已经累得喘气了,这副小身体真不行,想她前世徒步穿越了多少人迹绝无的地方。决定回去后,要每天早起锻炼了。

看着唐黛吃力,满头的汗,贺仁抢过她的包袱背在了背上。看着贺仁虽然人不大,但是爬了这么高,还是很轻松的样子,又实在累了,便让他背了过去。

“贺仁,你学过武功吗?”看李氏与贺离二人也都出了汗,脸红红的。唐黛有些疑惑的问贺仁道。

“回小姐,奴才学过的。只因在前主家的时候我是跟着公子,公子学武的时候我也跟着学了些,但学的不多,稍稍会一点。”贺仁道。

“会一些也是好的,等从飞来寺回唐家村后,你打给我看看。”

“好。”

用了将近一个半时辰,三人歇歇爬爬,爬爬歇歇,终于到了飞来寺寺脚下。

看着一座庄严肃穆的高大庙宇竖立在不远处,唐黛不禁感叹,那些娇小姐,贵人能到这来上香拜佛也果真是心诚的。别的不说,就这路都难走啊!

走进庙里,香雾缭绕,主殿迎面是一尊笑口大佛,左右两侧也是各色小佛像,微微笑立着的,嬉嬉笑卧着的,还有怒目而视的,俯看着脚下的芸芸众生。

佛像脚下,众人虔诚叩拜,虽人来人往,人头涌动,却无吵嚷之声,只听到僧人的讼经声,偶尔别处有钟声传来,在殿宇间,在飞来山山间环绕不绝。

唐黛嫌吵,先出了主殿,准备等李氏先拜完再说。就站在廊檐下,见不远处一小院内种着兰花,抬脚走了过去,欣赏着一棵棵早开的春兰花,轻嗅着兰花的香气。

从廊头匆匆走来一着灰色僧袍的小僧,看唐黛闭目细嗅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在唐黛前停住脚道:“小施主好个闲情逸致!”

“小师傅好,只是主殿太吵了些,不想打扰到了师傅了,失礼了。”唐黛听声音睁眼,见是一个面目清秀,十四五岁的小僧,便欠意道。

“无碍,今天小僧师傅说,今日寺里有贵客到,却不想果真如是。请小施主移步,我师傅有请。”

“你师傅是谁?怎会认识我?”唐黛疑惑。

她什么时候认识这里的僧人了?还是师傅级别的!

“小僧的师傅,也是本寺住持的师傅,是仙僧座下唯一弟子,世人称为小仙僧。”那小僧回道。

“可是我娘亲她们……”见不到我,会着急的。

哇,这么有来厉的僧人要见自己,一阵兴奋激动过的唐黛心里又一颤,要是让他看出她是异世来的一缕孤魂怎么办?吞了吞口水,找借口道。

她就说不能来吧?娘亲非得让来,这下好了,刚进寺庙就被人家发觉了,现在都派人来捉她了!

“已经派人通知小施主家人了,她们会在庙内待客的地方等你。”小和尚见小姑娘眼珠骨碌碌的转,似乎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笑着道。

“啊!……我,我能问问你师傅他老人家为什么要见我吗?”唐黛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想了想问道。

就算死,最起码也要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吧!她仿佛已经看到熊熊大火包围着,捆在柱子上要被烧了的自己!

“呵,小施主不要担心,小僧师傅一早算到今日有贵客来寺,说贵客自带祥瑞。我刚刚看到小施主头顶小小的金色祥云,便认定是姑娘了,所以,请随我来吧。”

------题外话------

走过,路过的妞们,喜欢水莲的文文,就请抬抬玉手,收藏+加入书架啦!

**

推荐好友江山如故文《魅王枭宠:恶娇神棍医妃》

跟着凤瑜一起看手相、面相、测字、算命,针灸、灵疗、活死人肉白骨……

原来【幸福=逗逼爹+全能娘+骗子哥+傻帽弟】

一旨入京,沦为诱饵,从此争斗、权谋、杀戮、缠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