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玉佩真丑/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早,贺离服侍唐华穿好衣服,洗漱好,从唐黛门前走过。

只见小小姐的房门半开着,一瞧,不禁咧嘴乐了,小小姐又在与自己的衣服奋斗上了!唐黛穿越到这古代来,都半年了,但就是不习惯这古代的衣饰,每天早晨起床都得弄半天。

贺离笑着推开门,接过唐黛手上的衣服,帮她穿戴好,又手巧的给她梳了个双丫髻,簪上两朵珠花。

看着立在镜前的小小姐,淡绿色的薄棉袄,扎着宽宽的镶着金丝的淡紫色腰带,整个人看起来清淡雅致。只是看了半天,贺离总觉得少了什么,突然双眼一亮,知道了!

“小姐,你身上的佩饰太少了,你看你这么好看的腰带,应该挂一块玉佩才配!”贺离有些可惜道。

是吗?唐黛一听也低头看了看腰带,又看了看镜中的整体着装,是好像少了点什么。她平常对穿着不甚讲究,不是不懂,而是偷懒。

想到玉佩,生辰欧阳清送的那块玉佩不错,通体透亮翠绿,正好配这淡绿的外衣。唐黛取出玉佩,递给贺离,让帮她戴上。上面长绦都是配好的,直接挂在腰间就行。

唐黛收拾好下楼,见凤容若正坐在大厅内喝茶,他堂弟的声音从厨房间传来,似乎在与李氏讨论着今天吃什么。唐黛听了抽了抽嘴角,真是一枚吃货!

凤容若听到脚步声,抬眼看着唐黛款款从楼梯间上走下,一身淡绿的衣服显整个人的淡然雅致,柔软的腰间长绦摇曳生姿,娉娉婷婷。

恩,不说话时,还像个女孩子!

突然眼神扫到走近的唐黛,腰间那块玉佩上……这块玉佩,似乎在哪里见过!

“凤公子,早啊!”唐黛见凤容若看她,礼貌打了声招呼。

只是那人,眼神瞧哪呢?顺着眼光,忙低头看了看腰,衣衫没破,也没掉啊?

“唐姑娘也早。只是……你那块,玉佩真丑!”凤容若顿了下,还是没控制住到嘴的话。

唐黛一听,眼角抽搐,这人什么时候能学会说话?他不毒舌,就日子没法过了!

“我丑我愿意,嫌丑,又没人求你看!”唐黛朝凤容若翻了个白眼。

一大早起来就找事,好像不在她身上挑出点毛病,他心里就不舒服?不愿看,早走啊,唐黛的腮帮又开始气鼓起来了!

一扭腰,正眼也不瞧凤容若一眼,朝厨房走去。某好奇宝宝正兴冲冲从厨房跑了出来。

见唐黛就直嚷“唐黛,今天会做些什么好吃的啊?还有什么好玩的?都带我去看看。”

已经在这呆了一天多时间,问东问西的好奇宝宝小凤公子,与唐黛一家自来熟了,现在已是直呼唐黛其名了。

“凤小公子,我家有的,能吃的能喝的,这两天已经都做给你吃了。”唐黛挑了下眉头道。

“啊!没了?”好奇宝宝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满眼都是失望,才一天就吃没了!

“有倒是还有,可是不在我家里,在山上,要去猎了来,才能做给你吃。”唐黛继续忽悠,她家没人会打猎,她老早就馋山上的野味了。比如,野兔肉,野鹿肉……想想都让她流口水啊!

“这好办,只要你能做得好吃,一句话的事儿!”说罢,眼睛瞅着坐在桌边的凤容若,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堂哥,那眼神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真是个小狐狸!

看着眼前一幕,老早就看透了唐黛意图的凤容若也不点破,无视自己弟弟看他的眼神。

施施然,优雅的站起,长着长长的节骨,白皙如玉的双手,慢吞吞拉了拉白色的外袍,袍子刚刚坐的,有条小小的褶子,迈开大长腿,缓步向大门走去。

“想吃,自己去猎!”没有回头,也不知道是与身后哪个说的。

唐黛与凤小公子对视了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失望,然后,二人嘴都噘了起来。

唐黛的腮帮子更鼓了,心里已然暗搓搓的在扎某人的小人了。

某好奇宝宝失望,是因为,不是他不敢一个人去打猎,而是知道堂哥肯定是考虑他的安危,不让他上山打猎去,有人出重金买他的小命,他可是知道的!

吃好早饭,唐黛准备去辣椒苗地里看看,下籽有几天了,按时间应该出苗了。天气晴朗,也得去把油布拉开一些,通通风,可不能烧苗了。

贺柱子一家,唐黛一家,都往地里去。好奇宝宝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说是要看看这新鲜的物什是怎么从地里长出来的?

吃完早饭,那装高冷的的假仙儿堂哥,不见了人影,管他去哪了,这世界最不怕丢的就是他!

“唐黛,这小苗苗长出来后,结出的果实就是我们吃的那红红的叫辣椒的?”好奇宝宝看着眼前一片,已经长出了尖尖芽的植物道。

“恩,没错,以后这长出来结果实了,果实不但可以做为调料入菜,直接做了当蔬菜吃,还可以另外加工一种吃食,叫辣椒酱。反正都很好吃!”唐黛看辣椒都出得很好,心里一高兴,很耐心的为好奇宝宝做解释。

“你还真是聪明!”好奇宝宝有些敬佩的看着唐黛。

心里越发对小姑娘好奇起来,她与别的女孩子是不同的,会那么多常人不会的东西,绝对是天资聪颖的小神童,只可惜生在了这个小小的村庄里!

忙了一上午,一行人回了家,李氏与王婆子急做晌午饭,走在最前头。只是脚刚踏进院门,走在第一个的的李氏突然大声惊叫了起来。

“娘,你怎么啦?”唐黛急急跑进院子,扶住李氏。顺她的手一瞧,松了口气,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只是的确惊悚,原来地上躺着一头足有三四百斤的大野猪,一只估计有一百多斤的野鹿,还有好几只兔子,怪不得李氏吓了一跳!

是谁猎的?那毒舌的?他不是不愿去吗?

正坐在大厅里休息的凤容若,听了李氏的惊叫声,也赶忙跑了出来,一看,原来是被那野物吓到了,没吭声。又见唐黛拿着狐疑的眼光瞅着他。

“楚陌猎的。”丢了四个字,转身又回了屋。

------题外话------

推荐朋友叶叶于飞,新文:《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

……

这是一个冷漠又腹黑的男人&一个会装又会坑、能打又能吃、天生一张妖魅脸、内里却很暴力的女人的故事。

……

明明只是拒绝了一个剧本里的狐狸精小三角色,竟然就遭到了封杀?还被星际海盗的流弹给击中了?

这运气,真特么是哔了狗了。

再次睁眼,已是异世界的22世纪。

他,暗世界中,最杀伐果断又喜怒无常的暗夜之王,亦是华国最年轻的元帅。

她,异世而来,最喜欢用暴力来解决事情的暴力分子。

当喜怒无常加上暴力分子,从此天下不太平,鸡飞狗跳是常事,流血流泪很正常,缺胳膊断腿,只怪你倒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