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太丑,换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是,主子。”楚陌惊讶了下,马上恢复了神色恭敬答应道。

“二,通知暗卫营的楚时,让他不要再装死在营里不出来,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那里比呆在我身边好玩的事多,对吧?让他加紧的给我滚出来,赶来唐家村,保护唐姑娘全家。太子在这呆了三天,若是被有心人查到,我担心会对唐姑娘一家不利。虽然,他一直没有暴露身份,但得以防万一。”

“是,属下马上去办妥。”楚陌已经后背都湿了,原来楚时借着被罚赖在暗卫营推迟几天回来的事被主子知道了。

“我不希望再出现这种没纪律,没规矩的事。是你亲弟弟也不行。无论是谁,再出现一次,你这暗卫长也不用当了。”

“是,是,属下明白。”豆大的汗珠从楚陌头上流下。

“去吧。”凤容若锋利的眼神瞥了眼满头大汗的楚陌。

看楚陌告退后,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脸上的神色才缓和下来。

近几个月无事,一个两个的都太平得皮都松了,该是时候敲打敲打了。

住了三日,凤容容与好奇宝宝要走了,楚陌也一早就出现在唐黛家。

唐黛又做了几样新鲜的菜式给好奇宝宝和凤容若吃,干煸鹿肉,砂锅鹿肉,红焖野猪肉,熘野猪肉。

唐黛因为怕晚,就一大早就起来忙了,除了几个特色菜,还清炒了几个小菜,几碟她做的特色泡菜,煮了一大锅稠稠的白米粥,还在李氏的帮忙下蒸了圆圆的,白白的大馒头。

看着眼前满满的一大桌子饭菜,是唐黛一个人一大早起来做的,凤容若的眸光闪了闪,不说话,埋头吃了起来,她的饭菜做的真是不一般的好吃!

被主子允许一桌吃饭的楚陌,看着这一桌子菜,心里也暖暖的,他这几天忙别的事,还是头一次吃唐黛做的饭菜,感觉好吃的他,才明白为什么小太子天天赖在这不想走了。

其实,他也不想走,能不能跟楚时换换,唐黛一家都认识他,偶尔出来找个借口蹭顿饭,还是可以的吧?只是,昨晚都被主子训了,他这段时间还是夹紧尾巴做人吧。

好奇宝宝终于吃撑了,放下碗筷,用眼角偷偷瞅了眼自家堂哥,看他的脸色怎么样?

好像还不错,挺平静的!

“哥哥,咱们能不能再晚两天再走。这里好吃的还没吃完呢。”好奇宝宝。

听了这话唐黛嘴角抽了抽,还没吃完?这是准备要吃完了再走!

“不行。都安排好了。”凤容若第一次神色严厉的看着自己堂弟,认真道。

“哦。”听了这句安排好了,好奇宝宝神色沮丧的应了声。

他虽然贪玩贪吃,可是这句“都安排好了”他自是明白是什么意思的!

他不敢任性!

又可怜模样的看了看唐黛。

“唐黛,你也跟着我们走吧?不,你一家子都可以住到京城去,我会帮你们安排好的。”

“想吃我做的饭菜?”唐黛看好奇宝宝可怜兮兮的模样,有些不忍心的问道。

“恩,恩。”好奇宝宝忙连点头,双眼亮闪闪的看着她。其实,不仅是饭菜好吃,还有能让他感觉到家的温馨。

“这里是我的家,暂时我不能走的。等以后我的生意做到了京城,保证你可以经常吃到我做的饭菜。等着那天,可好?”

听了唐黛的话,好奇宝宝知道事真不成了。耸拉着肩膀,情绪低落下来。

吃完饭,凤容若与好奇宝宝都收拾好了,在大厅里向李氏道谢,说是叨扰了几天,李氏热情让二位不要把话说生份了,以后有时间再来唐家村玩。

听着这句再来玩,唐黛眼角抽搐了一下,低着头,不说话。

她可不想他俩再来,这二人的身份,说不定带着大麻烦。她可不想惹麻烦,她只想赚点银子,在唐家村安安稳稳的过她的小日子。

楚陌把马车赶了过来,二人在院内就上了马车,互相告辞后。在马车启动的瞬间,凤容若掀开马车帘子,很准确的扔了一个荷包袋子到唐黛怀里。

“那个太丑,换了!”

说话间,贺柱子打开了院门,马车驶出了院子,一家人送到院外村里的小路上,挥挥手,马车渐渐远去。

望着远去的马车,唐黛收回眼光,有些好奇的打开荷包,是什么东西呢?一看,一阵无语。她额头上是写了“专收玉佩”四个大字吗?

怎么一个两个的上赶着送玉佩给她,而且还都是价值不菲的,比如手上这块,竟然是成色最上等的墨玉玉佩。翻过来,玉佩反面刻着一个若字。怪不得让她换了,看玉质是比欧阳清那块好多了。

可是,那块上面有欧阳清亲自刻的梅花,好吧?而且,还是生辰送给她的,有纪念意义!唐黛耸了下肩膀,撇了撇嘴。

当多年以后,某世子知道他这块代表他身份的上古的古玉玉佩居然被那没良心的小丫头给嫌弃了,还不如自己表弟的那块烂玉后,气得跑进公主府,跟欧阳妖孽打了一架。揍得那呆子表弟鼻青脸肿都不解气。

送走了二人,唐黛舒服的在自己床上躺成了一个大大的大字,舒了一口气。

总算送走了两尊大神,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天天吵吃这,吵吃那,把她累得够呛,还真不是一般的主,想到这里,唐黛慢慢静下心来,捋一捋这些时间发生的事。

她怎么觉得,那凤容若凤世子对她似乎很了解?许多的事,那小公子惊奇的时候,他好像感觉很平常,就像以前就了解她的不一样。但是,她能感觉出,他对她却没有一丝恶意,相反,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在意。

那天在飞来寺,她那样怼她,他不是不生气,而是生气了也没想着要怪罪她!

还有那小公子的身份,似乎不简单,堂弟?那应该是凤容若父亲哥哥或弟弟的儿子。那他到底是皇子?还是也是哪位王爷的儿子?

可是好像凤容若很紧张他,能让一个把一切不看在眼里的人那样重视,那他会不会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