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首遇阿夕(上)/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姑娘,你今天是要买驴,还是买牛呢?”那老板笑问道。

“老板的记心真是好,这么长时间了,还记得我姓什么。我今天是想买两头牛,还想买匹马。上次在你这买的驴,价格便宜实惠,驴也不错。所以今天依然到你这来,还是希望老板给个公道价,又给的是好东西。”

“姑娘放心,你这么照顾小老儿的生意,我岂有乱开价的道理。放心吧,二位请,后面牛棚挑牛去。要说马啊,你今天还真来对了,我们店里来了几匹上好的马,够姑娘挑的。前些年数哪有这么好的马来买卖啊。”那老板一听这是大生意来了,一高兴,话就多了起来。

“恩?那为什么现在有好马?”唐黛跟在那老板身后,往牛棚走去,一听这话,感兴趣的问了一嘴。

“小姑娘不了解啊?这马可是战场上用的,战争时期,根本没马买卖,咱们凤南国刚刚建国的时候,平民是没有马买卖的,后来慢慢的,允许有一些瘦马,老马拿来买卖。到现在为止,凤南国已经和平几十年了,可是好时期啊,不担心打仗,马源不紧张,所以,也就不分什么好坏了,都可买卖。”

“原来是这样啊,老板懂得真多。”唐黛由衷的赞了一句,她的确不知道,原来古代马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买卖的。牛的事她倒是知道,每条牛官府都有登记,因为牛是原始农业的根本,非常重视。

三人一问一答间,来到了牛棚,唐黛对牛不懂,但贺柱子懂,就让贺柱子看着挑。只看那贺柱子,围着几头牛转了几圈,在牛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敲敲,还用手伸进牛嘴里,摸了摸,数了数,看得唐黛是一懵一愣的。

很快,贺柱子就挑了两头又高又壮的出来,唐黛虽是不懂,但看那两头牛皮毛很光滑,眼睛都很大,瞪得像铜铃般,炯炯有神的模样,也点了点头。那老板一看,也连夸贺柱子懂牛,这两头最好的牛都给他挑了出来。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那老板说本要二十两银子一头牛,最后让了利,二头牛让唐黛给三十五两,唐黛看看贺柱子,贺住子点头示意可以买,双方同意定了下来,就三十五两银子。

牛挑好了,那老板又带着二人往马棚那去,两处不在一起,穿过一条走廊,再穿过一座小院子,老板说快到了,出了小院门,有一座大院,里面圈的是马。

只是三人还未出了小院门,就听见一声呵斥声传来。

“你个小崽子,不就是让你牵出一匹马让本少爷骑着试试,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这里的规矩能大得过本少爷的规矩。去,给我掌嘴。”

接着就听到有人被掼耳光的声音传来,那老板脸色一变,提高脚下的速度往大院里跑去。唐黛二人也加紧了脚步跟上。

跨进大院,只见一个穿着破旧,十岁左右的少年,跪坐在地上,脸上红红的指印叠加在一起,有的地方已经开始肿起来了,嘴角一丝鲜红的鲜血沁出,顺着嘴角滴在衣服上。就几分钟的时间,就打成这样,可见这是下了狠手。

立在他的面前,打他的是一个穿着下人衣服的男子,见身后的主子没有喊停,挥手又要再打。

“江公子手下留情,江公子手下留情。”那老板一见是自己店里的小伙计,赶紧走上前去,挡在小伙计面前,拱手向那男子身后一位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公子求情。

江公子?唐黛一瞧,哇靠,这人有厌食症啊?

目测大约一米七的个头,长得是尖嘴猴腮,脖子又细又长,估计只需一只手稍用力就能掐断,身上的青黑色长袍像是用一根晾衣架挂在那里一样,细风一吹,衣服摇摇摆摆,让人感觉风再大点,整个人都要给吹跑了。

那公子见老板来了,又见他求情,手一挥,示意那男子停了,那男子停手后复又站到自家公子后面。

“江公子,店里的伙计不懂事,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高抬贵手,今天公子是要买马对吧?在下一定算公子便宜点。小夕,还不赶紧向江公子赔礼道歉。”老板继续道。

“不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他这马还没挑好呢,银子还没有付,说是让我随意拉了给他骑,他觉得好了再买,他这马棚的马都骑了个遍了。可那匹品种最好的枣红色半大马驹,老板你不是说了,那运马来的客商说过,这马认主,不能随便让客人骑,要骑就得先付了银子。我与江公子说,这是本店的规矩,这匹马不给骑,他就打了小的。”那小伙计倒是嘴利,几句话就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又脾气倔强,梗着脖子扬着头看着老板,不肯认错。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位公子仗势欺人了,再加上耍无赖。买卖公平,也不能强破人家店里的规矩吧,这打人就更不对了。

小伙计这么一说,倒是让唐黛对他刮目相看来,初生牛犊不怕虎,身上有股不惧强者的气势,似有有理走遍天下的架势。

仔细打量了那小伙计一眼,一张白白净净的娃娃脸,因挨打了上面的指印显得更是红肿,眉眼清秀,鼻子挺括,菱唇因生气半噘着,呈淡淡的粉红。模样长得还不错,只是头发有些枯黄。

“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本公子。阿福,给我继续打,往死里打,打死本公子负责!”

那江公子见这小小的伙计,不但不肯认错,还把事情在众人面前抖了出来,驳了面子,脸色因气恼瞬间胀得通红,因为事实如此,又找不出话来反驳,便恼羞成怒,也不给那老板的面子,尖声的吩咐自己的随从,那个叫阿福的男子,又要打小伙计。

听了这句打死了本公子负责,唐黛的眼神阴沉了下来,眸光冷冷的盯过去,看着瘦得像竿子,气性竟是如此之大,谁给他的权力?视人命如草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