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首遇阿夕(中)/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叫阿福的下人,听主子的吩咐,趁着店老板没注意,因为手被他拦着,抬脚狠狠朝小伙计胸口一踹,一脚就把小伙计踹得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复又一脚,给那小伙计给踹晕了过去。

“对,就是这样,给老子弄死他,狗杂种,有眼不识泰山,今天撞到本公子手上,就算你是直的,老子也得给你掰弯,拜折了。”那江公子一看,下人二脚,人就给他踢晕倒在地上,竟兴奋起来,猫头鹰一样的尖利声,再次从那瘦竿子嘴里发出来。

“谁也不准再给他求情!你如若还想在长安县把这生意做下去,你就站一边当什么事都没看到。是死是伤,大不了本公子出银子买了去。”当下人买回去,还不是任他磋磨!哼!对着店老板说道。

那店老板一听,这不成了,上升到他生意上的事了,他可是还要靠这生意养家糊口呢,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办。

这位公子可是长安县县丞的独苗苗啊,他可开罪不起!只是不是说,去外祖家求学去了吗?什么时候这煞神又回来了啊!

这人到底是谁?如此猖狂?长安县她倒是没听过有这样一位霸王公子啊?这事并不大,竟如此的不依不饶!唐黛沉思间,只见那下人一把推开正迟疑着的店老板,抬起脚,又朝躺地上的小伙计的胸口狠狠踢去。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不但下脚狠,还专找人体薄弱的地方踢。这一脚下去,那小伙计不死也得重伤!

“给我住脚!”思绪刚落,唐黛话已出口,人也快速走到那小伙计前,挡住那下人要踢下的脚。

众人只听一声清脆的断喝,人影一闪,话音未落,一个九岁模样的女童,闪身就到了小伙计的身边,想要挡住那下人踢来的脚。

距离近,脚势又重又快,那下人阿福等反应过来,急急收势,卸了一半的力道,但还是一脚踢在唐黛的小腿上。只听一声闷哼,唐黛被踢得蹲在了地上。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贺柱子最快回神,向唐黛冲过去,扶起她。

“唐姑娘,你怎么样?”那店老板也急急走了过来,问唐黛。

唐黛忍住痛,就着贺柱子扶她的手,慢慢站了起来,抬起头,似是变了一个人,阴着脸,浑身冷气似箭,眼神凌厉的扫过眼前叫阿福的下人,再冷冷的盯上那个江公子。

那阿福见自己踢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放下脚,也用眼睛瞅着自家少爷,不知是该就此歇了脚,还是继续再踢。

那瘦竿子,见是一小姑娘挡了,虽带着下人称着小姐,可见穿着明显也不是什么大门大户里出来的,也就没放在眼里。只是,那放出来的气势让他还是不敢小觑。

想了想,撩起眼皮子,示意下人阿福暂时收手,嘴上却还是不饶人,看着唐黛。

“你是哪来的黄毛丫头?胆敢阴挠本少爷教训这小杂种。”

“呵……那你又是哪来的黄毛小子?这小伙计也只做了他份内的事,你竟然如此的得理不饶人,要将人打伤打死,这长安县城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你,竟敢辱骂本少爷。本公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姓江,我爹可是这长安县的县丞,除了王县令,在长安县我爹就是王法,也就是说,本公子就是王法。看你是女孩子,让开,再不滚开,连你一起打。”

呵,唐黛听了心里讽刺的笑了声,小小县丞的儿子居然在外面是这副模样。看来,这江县丞教子无方啊,他自己教不好,让我来给你教教!

也不准备继续与你他讲理了,既然你要横着来,那咱奉陪到底!

冷笑一声后,唐黛不让开也不说话,就那么站在那,看着主仆二人。贺柱子怕又误伤了唐黛,就拉她到自己身后,唐黛对他摇摇头,示意他放心站一边去,无碍。

这好,双方僵持了下来。江县丞的儿子见自己的下人不动,又催他动手,他就不信,他今天还不能惩罚了一个小小的伙计,竟然这么多人护着他。

唐黛见这人根本不听劝,不讲道理,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就怪不得我了!

那阿福脚刚刚抬起,唐黛已经先发制人,将身体全部力道贯注在右脚上,拉起裙子,一个高踢腿,踢向阿福的左脸上。再一个连环踢,右脸,左脸……

脚脚又狠又重,却不是致命的地方,瞬间,阿福鼻血直流,脸变了形,肿成了猪头!

贺柱子,店老板,江瘦竿子都愣住了,这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原来是个练家子?

躺在地上,被踢晕了过去,刚刚醒过来的店伙计,就看见唐黛这威猛的几脚,不由得双眼闪闪亮,用孺慕的眼神看着唐黛,他也要学武功!

“怎么?江公子?还想打吗?”唐黛看着愣在那里的江瘦竿子,鄙视看着他的说。

好汉不吃眼前亏!江瘦竿子回过神来,吞了吞口水,这样想着,也不管那被唐黛打得鼻青脸肿的下人,骨碌碌的转着一双贼眼。

看看唐黛,又看看店老板,开口道“既然姑娘为他求情,就给姑娘一个面子,不打他也可以,但是他冲撞本公子,总得受惩罚。这样吧,就将他卖给本公子,罚他以后跟随本公子侍候,如何?”

唐黛心里又呵呵了,他这叫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吧,还真是执著。

抬眼看了看地上的小伙计,走上前去蹲下身子替他把了脉,那二脚踢得狠,内伤有些严重,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如果跟着去做这人的小厮,就算他不再下狠手,不精心调养也是活不长的。

“那江公子说要买你去做他的小厮,侍候他以抵你今天的冲撞。你愿意吗?”也许是那孩子的倔强打动了她,还是别的,唐黛说不清,看他第一眼她就想护着他,于是看着小伙计轻声问道。

也不准备等店老板说话,店老板现在也是自身难保,不能出头。他在这做生意,得罪了县丞,随意找个由头,就能让他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也不能怪他。

那小伙计一听,挣扎起来,朝唐黛跪下就磕头。“我不愿意去,我要跟着小姐,小姐慈悲心肠,又会武功,我要跟着小姐你学武功。求小姐收下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