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真是欠妥/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月的京城,说不上是繁花似锦,但也是春意盎然,桃花夭夭,渌水盈盈了!

只是,公主府欧阳清的书房里,却是一片寂静,欧阳清的小厮和随从,站在书房门外,噤若寒蝉,小心侍候着。

主子今天发大火了,而且还是对他从小就崇拜的表哥,凤世子发火了,这可是小姑娘上花轿,头一遭的事儿!

“我觉得你这次做的真是欠妥。”依然是一袭红衣的欧阳清,因为激动,头上的青丝微乱,妖孽的脸上却少了以往妩媚风情,一脸严肃,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家表哥凤容若。

凤容若用了十天的时间,一路历尽几次追杀,护着当朝太子,好奇宝宝,凤容莫终于回到了京城,进宫把一切事情安排好后,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公主府,准备与他商量那有人花重金买太子小命的事。

不想,刚进书房,欧阳清因为他带着太子到唐黛家住了三天,怪他没为唐黛的安危着想,发了大脾气。

“我……已经安排了人在那,今天一早接到小蝶的消息,楚时在三天前也已经去了唐家村。这半个月来,一切平安,没什么事。”凤容若第一次在自己表弟面前感觉到有点心虚了,解释道。

“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有一点,我不会允许你做伤害黛黛的事,还有下次,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欧阳清拉下脸来,第一次身上露出了肃杀的气势。

“放心,不会有下次,这次是我欠考虑了。”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就只想靠近她,探求她的秘密。

欧阳清抬眼惊诧看了眼自己的表哥,他居然能向他承认错误了,若是以往,他就是错了,嘴里也不会承认,大不了下次用行动来告诉别人,他知道自己的错误了,而且已经改了。

“你暗里安排了两人,明里的安排,我来安排吧。她现在身边绝不能少了会武功的人,我上次回京城前,她也与我说了,要准备买下人与田地,我当时因为着急,只办了田地的事。我这次回去,给她买两个下人,正好安排了我的人。”欧阳清气消了一半,与凤容若道,两人安排的人互相得通个气,别到时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与自家人打起来了。

“行,这次回小蝶的消息,会说的。你准备什么时候起程?”凤容若问道。

“今晚。早走早到,我一点都不放心。万一被发现了,黛黛全家太危险了。”欧阳清依然表达了他自己的担心。

“好,到了传消息过来,我回府了,府里还有许多事得处理。”凤容若回复后,人就消失在欧阳清的书房。

欧阳清叫了门口的随从进来,给了他一张纸头,让他迅速传了出去,又吩咐他盯紧点,他可不愿意看到他到了,那二个还未到。

那侍从低头应了声是,忙往府的另一角走去,去办欧阳清吩咐的事情去了。欧阳清又吩咐小厮,赶紧整点行装,晚上出发。自己抬脚往公主娘亲那走去,去告辞一声。

最美人间四月天,说的就是农历三月,阳历四月,大地回暖,阳光和煦,微风拂面,小草青青,野花盛开,姹紫嫣红,河水清清,高山上冰雪消融,泉水叮咚。

路人都已经脱了厚厚的冬装,穿上半厚的春装了。田野间,山地里,村人们都在忙碌着种庄稼。

唐家村的春天是要比京城早了些许,京城那还是桃花灼灼,这里却是被春风偷去了它的红,纷纷从枝头上无声无息的落下,滑过树下人的青丝,春裳,眉眼,肩头,指间……再落在她的脚边。

当欧阳清打马从京城赶到唐家村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唐黛着了淡绿色的春装,亭亭玉立的站在长清河路边的一棵大桃树下,仰着头,微眯了眼,享受这四月天的花瓣雨。

她,染了一身的典雅,仿佛穿越了千年,从那清新婉约的风韵中走来,笑意盈盈,清清浅浅,而她身边那一场桃花雨,也仿佛下了千年。

美得让人心动,却又带着落殇。

欧阳清忙停了马鞭,轻轻跃下马背,牵了马绳,轻了脚步声,慢慢往她走去,似是怕惊了这一季的美丽。

在多年以后,当他回忆与她在一起的日子时,脑子总会想起这个春天,一树桃花雨下她九岁的模样!

树下,眯着眼贪婪的呼吸着春天芬芳的唐黛,听到了马蹄声,忙睁开眼,见到却是一袭红衣,风尘仆仆的欧阳清。

“哎呀,妖孽,你回来啦!你这次走的时间可真长。”唐黛一声招呼,声音里明显的带着惊喜之情。

“怎么了?想我啦?”欧阳清见唐黛每次一见他,总是叫他妖孽,有些无奈却又由了她。只是戏谑的问了声。

“恩,恩,是啊,你不知道啊,这段时间可是发生了许多事呢!”这次唐黛倒是没矫情,很爽快的承认了她挂念欧阳清的事。

“恩?发生什么了?”听唐黛承认了,欧阳清嘴角高高的扬起,问了声。其实她这里发生的事,他可是点点滴滴的知道了。

“唉,就你元宵走的那天啊,我差点丢了小命呢。还是你那个毒舌的表哥凤世子救了我。呃,对了,我倒是忘了问你,你是不是有个什么世子表哥啊?”唐黛继续滔滔不绝。

“恩,他是我表哥,他没撒谎。他又怎么毒舌了?”欧阳清一听唐黛给他表哥凤容若是这样的评价,差点笑喷,憋住笑装作一本正经的问道。

“他真的是你表哥啊!哎哟,可别提他怎么毒舌了,妖孽,我真的是十分的同情你啊,你居然会有这样一个表哥,又毒舌,又高冷,又装逼。从小到大你的日子不好过吧?他是不是老欺负你啊?还有啊,你表哥是世子,那你呢?你是什么?你是不是公主的儿子啊?”唐黛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欧阳清,问出许多问题后,又狗腿的跑到欧阳清身边,扯住他的衣袖仰头看他道。

------题外话------

有奖小问题:

1。跟着凤容若一起去飞来寺的那位玄衣小公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