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到达府城/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你别担心了,有我在,宁姐姐会没事的。”唐黛想着唐风平日里对她的宠溺,遂拉起唐风的手轻拍了拍,安慰他道。

唐风看着唐黛安慰的眼神,依然没说话,只是朝唐黛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他相信她说的。

大家没再说话,车里安安静静的,只听见马蹄的声音响了一路。

紧赶慢赶,路上住了三宿,唐黛一行终于赶到了府城,望着城楼上“庆安府”三个大字,唐黛感叹,府城就是府城啊,城墙城门都比长安县巍峨肃穆大气很多。

给了进城的银子,贺仁问了守门的士兵,知府大人宁府的方向位置,行了大概二炷香的功夫,马车就到了宁府前。

唐黛从怀里掏出宁未雨给她的那块玉佩,递给贺仁。贺仁拿了玉佩到府门旁与那守门的交涉了几句。

“几位请稍等,等我去通报一声。”那门房的人见了玉佩,知是小姐的贵客来了,向几人行礼招呼声后,就急急的往府里而去。

片刻后,一着粉色衣服的丫鬟跟着门房就急急的跑了出来,向唐黛几人行礼后道。

“几位客人请随我来,我家小姐已经吩咐了,让几位随我先到她的院子里去。”说完就在前面带路,另有下人从贺仁手里把马车接了过去。

跟着粉衣丫鬟一路走去,只见亭台楼阁,轩榭依次而建,座落有致,池水与绿树春红相映,清幽不俗。看来,宁姐姐的某位家人,这座宁府的设计人应是一个雅致之人。

一炷香后,粉衣丫鬟在一座院前停下,院内走出一个嬷嬷,朝唐黛几个迎了上来。唐黛定睛一看,正是去过她家的宁嬷嬷,后面跟着一个丫鬟扶着宁未雨也急急走了出来。

“咳,咳……小妞,你,咳,咳……你总算是知道来看我啦。”因走得急了,宁未雨一句话未说完,已是咳上了。

“宁姐姐,你怎么病这个样子啊!临走时我不是提醒你要照顾自己吗?……”唐黛看着眼前的宁未雨,脸色白中带灰,嘴唇发紫,瘦得下巴尖尖的,咳嗽得大眼里带着泪看她,不由得鼻子一酸,责怪起来。

“没,没事,就是风寒严重了。请了许多大夫也看不好,反反复复的,就这样了……”宁未雨谨慎的看了看周围,微笑着道。

“小姐,大家有话屋里说吧,外面风大。”宁嬷嬷忙上前扶住宁未雨道。

站在唐黛后面,一直未说话的的唐风,痴痴的看着宁未雨的病容,心里难受得他想发火,可是又知道不妥当,生生的忍住了,握紧的拳头,青筋爆起,指甲也掐进了手心的肉里。

听宁嬷嬷这一说,大家忙跟着都进了院内。大家都在会客厅坐下,有丫头就端上了茶水点心来,宁嬷嬷招呼着大家,让几人不要客气,赶了那么远的路肯定累了,先吃点喝点垫垫肚子,厨房已经吩咐下去了,正在准备饭菜。

几人急急的赶了几天的路,也的确累了饿了,不客气的吃了点心后,用完饭菜,唐风,贺仁由小厮带着去男客房那沐浴休息去了。

唐黛因为着急宁未雨的身体,吃好饭,让宁未雨把下人全部打发了出去,只留了宁嬷嬷在房里侍候,小青在外守门。

“宁姐姐,你从我家走的时候我就提醒你了,你怎么这么不看重自己的身体。”唐黛一边给躺在床上的宁未雨把脉,想想还是埋怨了一句。

“你说的,我也当心了,回来后就请了府城的几个名医来,但都说我身体无事,后面我也就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可是,近半月来,突然严重了,大夫来看,均说我是得了严重的风寒,吃了药也不见好。我心下也是疑惑,所以才写信与你说了。”宁未雨见唐黛因担心而责怪她,心里暖乎着,细声细气的与唐黛解释。

自娘亲走了后,身边也就只有嬷嬷关心她,爹爹虽也疼她,可是他一个大男人要忙自己任上的事,也没有女人那般的细心。至于那一个,没有在明路上置她于死地,是因爹爹护着她不敢罢。

“宁嬷嬷,去门外告诉小青一声,百步之内不得有任何人靠近。”唐黛放了下把脉的手,眉头已经皱得能夹死苍蝇了。

“是,唐姑娘。”宁嬷嬷开了门,对着小青耳语了一番,关上门,又回到屋内。

“宁嬷嬷,宁姐姐的饮食自长安县回来后,由谁侍候的?”唐黛看着宁嬷嬷道,宁姐姐相信的人她也应该相信。

“一直都由老奴负责的。”宁嬷嬷一听,脸色瞬间变白,忙向唐黛道。

唐黛盯了宁嬷嬷一眼,不再说话,如若全是嬷嬷负责,就算嬷嬷没有害人之心,那也是不谨慎被有心人钻了空子,这种毒虽然厉害,但是有个缺点,此毒从口入才会使人中毒,没有其他的办法。

“宁姐姐,你中毒已深,我今天也不能再藏着掖着了。上次在我家时,我就发现你身体不对劲,但因我学医时间短,不敢明了说。在一年前你就中了一种慢性毒,平日里你没有任何感觉,但时间一长,毒性突发,没有人再救得了你,所以才有你临行前我的提醒。”

“今日把脉发现,你从长安县回来后,已经有人等不及了,加重了毒的剂量,今天我若是不来,你只有半年时间好活。是谁这么着急让你死?”唐黛严肃的看着宁未雨,再看看宁嬷嬷。

宁嬷嬷听了后,已经双脚一软跪倒在宁未雨面前,老泪横流,说不出话来,她没有保护好夫人,让夫人早早的走了,现在又差点要让小姐丢命,她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夫人啊!

“小姐恕罪,是老奴不谨慎着了道。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宁嬷嬷看着一脸泪的小姐,心痛如绞,死命的磕头请罪。

“嬷嬷快起,这不怪你,我自己都认为没事,没放在心上。别人存着心让我死,又是暗里动作,防不甚防,你休要自责,快快起来。”宁未雨挣扎着起床,扶宁嬷嬷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