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宁府夜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能有谁?那一个心狠的一直在那等着我爹爹给她了扶了正,再等我死了,她的儿子就是我宁家正正经经的嫡子了。呵……明的不敢,就在背后像鬼一样使阴的。我娘亲的死本就不明不白的,现在又轮到我了……”宁未雨擦了脸上的泪,听了唐黛问,恨得咬牙切齿。

“宁姐姐不要伤心,我既然来了,就不会不让你出事。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请的这些所谓名医都是吃干饭的吗?”唐黛很是疑惑这事。

“那一个家里就是医术传家,她大哥与我爹爹又是同僚,在庆安府有权有势,且庆安府的大夫她基本上都熟识,她手段又狠毒,估计我请的大夫都给她收买了,或是用了别的法子了。”宁未雨讽刺一笑,摇了摇头,她不是没想过这事,只是她一个足不出户的十几岁女娃,除了庆安府,她又能到哪里去认识名医?

“……”唐黛的心一下子凉意深深,宁姐姐的处境竟是如此的艰难。沉默了半晌,想着要怎样为宁未雨去除她身上的毒。

“宁姐姐,你外祖家在哪?还有些什么人?”唐黛想着宁未雨的处境,为免打草惊蛇,现在绝不能在府里给她治病。

“我外祖家离庆安府很远,在北方。外公,外婆都去世了,我娘只有兄妹两个,我还有一个舅舅在那了。”宁未雨道。

“太远了不行,你身体不能等,必须尽早治。但你这毒不能在府里治,那些人肯定盯着你呢。宁姐姐,你与你爹爹找个妥当的借口,还是回长安县去我家治吧?”唐黛与宁未雨商量道。

“爹爹那好说,就说娘亲托梦了,我得再上一次飞来寺,在那住些日子。只是又得麻烦你家了,我实在过意不去啊。”宁未雨想了想道。

“宁姐姐,不麻烦的,我家新房子能住很多人,不似那时候的茅草屋。你放心去住啊!”

宁嬷嬷自责了一番,听唐黛与小姐的商量,感激的看着唐黛。

“谢唐姑娘对小姐如此上心,我家小姐遇到你,也真是遇上了贵人了。这次去长安县,老奴也跟着去,就是舍了我这条老命,我也要护着小姐。”宁嬷嬷眼里闪过狠厉的目光道。

“好,那就这样,宜早不宜迟,宁姐姐今天做一番准备,明天就与我们回长安县。”唐黛点头道。

事情商量好,唐黛随着下人也去沐浴了一番,上床休息了。宁未雨吩咐那粉衣丫鬟小心侍候着,不得怠慢了客人。

傍晚,宁未雨的爹爹,知府宁大人也回了府,知道救过她女儿一命的长安县人来访了,让人去厨房那叮嘱了一句,又忙派人来女儿的院子里请了众人去前厅叙话。

贺仁侍候着唐风,小青跟着唐黛,江嬷嬷侍候着宁未雨,一行人往宁府的待客厅而去。

唐黛脚跨进客厅,就见主座上一左一右的坐着两人,左边坐着的应是宁姐姐的爹爹,宁姐姐与他有八分相似,身着深青色锦衣长袍,剑眉星目,面若白玉,头发高束在脑后,眼神威严,约莫四十岁左右,帅气大叔一枚,怪不得宁姐姐长得好。

右边的妇人大约与李氏一般年纪,头梳飞云髻,发髻上戴着做工精细的金钗,复插了一支成色上好的玉簪,双耳坠着玛瑙耳坠。尖尖的瓜子脸,樱桃小口,一双狭长细小的狐狸眼妩媚勾人,却又让人觉得里面藏匿着阴毒与狡诈。上身着大红色细绸对襟夹衣,上面绣着大朵的牡丹花,下穿青色绸布长裙,脚上穿的是与长裙同色的绣花鞋,上面用金丝线勾勒了淡黄色的碎花,看起来贵气十足。

“爹爹,你回来了?这两位就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宁未雨苍白着脸又略带娇俏的走到爹爹身前,施了礼,向爹爹介绍唐风与唐黛。

“见过知府大人。”唐风与唐黛一同上前向宁大人行礼问好。

“好,好,谢谢二位救了小女,快请座,今晚我宁府摆宴相谢。”宁知府忙也回了礼,捋了捋下巴上不存在的稀疏的几根胡须,也没有知府大人的架子,向唐黛二人道谢。

“咳,咳……”那右边的妇人见半天也没人介绍她,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咳嗽了两声。

“这位是江姨娘。”宁未雨眼里闪过不屑,不动声色的又向唐黛,唐风介绍。

“江姨娘好。”唐风唐绝见这女人坐的位置,心里已有了数,为给宁知府的面子,也问了声好,未行礼。

“二位恩人好,谢谢你救了我家大小姐,晚宴上,二位随意,不要拘束。”那江姨娘听了宁未雨的介绍,心里冒火,但又不得不忍着,假笑着招呼唐黛二人。

“谢江姨娘,不会拘束的。”唐黛也从善如流假笑着应付。

那江姨娘眼里闪过一丝狠毒,心里想着谁谢你们了?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若不是你们,小贱人早死了,也省得她又费了一番心思,但转念一想,救了又怎么样,反正现在也是快死的人了,让她再猖狂几天,等死了,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哼,还有她娘那老贱人就算与老爷再恩爱又怎么样,还不是死在我手里!

有老爷宠爱又如何?没有一个强大的娘家,没有一点心机,死了也是白死。我的手段连老爷也识不出,一个小小的女娃还能翻出我的手心!等你去阴曹地府与你那懦弱娘汇合了,这宁府以后就是我的天下,我的儿子就是正正经经的嫡子,宁府的少主子。

这宁府里,看谁以后还敢喊我一声“姨娘”,我江平儿怎么可能甘心做一个姨娘!怎么可能甘心让我的儿子做一个让人瞧不起的庶子!

唐黛几个也不知这江姨娘如何在心里恨,等下人摆了宴席上来,都分次入席。因人不多,也未分男女桌,大家都一起坐,表面一团和气的吃着晚饭。

席间,江知府问了唐风,唐黛二人家里的情况,又听说唐风在上学堂,就考究了唐风的学问,见唐风见地不错,知识也渊博,就连连称赞他。

宁未雨听了,心里甚是开心,因生病白色的脸庞都泛了些许红晕,借夹菜的功夫偷偷看了几眼唐风,只几个月不见,唐风长得更加俊俏了,脸上便甜蜜的微笑着听爹爹夸赞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