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娘亲最俊/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将疗毒的药材与银针准备齐全后,其它的事都放下了,一心一意的在家为宁未雨疗治。

唐风那也不定时的差了贺仁回家看看,打探打探宁未雨的情况。三天贺仁都回来两趟了。

见大哥这副上了心的模样,唐黛心里纠得紧紧的,瞥了眼在那忙着摘椿树苗的李氏,不知道该不该说。

嫩椿树苗炒鸡蛋,唐黛最喜欢吃,香香的,荤素搭配,又有营养。所以春天到了,前些时间椿树苗刚出来的时候,唐黛去河边摘了些回来,教王婆子炒了吃。

现在椿树苗都长老了,不能吃了,但李氏见小闺女喜欢吃,这些天为了宁未雨的病,忙得脚不沾地,费心费神,就自己去找了些晚出芽的,把下面一截老的去掉,只留上面的嫩芽,准备再炒了给唐黛吃。

事情还不明朗,免得伤了大哥的心思,又怕李氏担心,唐黛想了想,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也许任其自然发展最好,未来的事现在也说不清楚,就收起了自己的担忧。

这时,只听院外有人询问的声音,听声音很陌生,片刻贺柱子带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进了院来。

贺柱子向那人介绍了李氏与唐黛。那人朝唐黛与李氏拱手行礼,从怀里掏出一分请帖恭敬的递给了李氏。

“唐夫人好,唐小姐好,我家夫人说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好季节,准备在府里办个赏花宴,请几位相好的夫人去府里赏花,还请唐夫人赏脸。”说完,恭敬的立在一旁等回话。

唐黛接了李氏递过来的的帖子看了看,上面邀请人落款是县丞夫人贾夫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与李氏对视了一眼。

“谢谢你们家夫人的盛情邀请,介时我娘亲一定会准时赴宴,代我们谢过你家夫人。”唐黛思索了半晌,回了那男子道。

“是,小的一定将唐小姐的话带回,小的告辞。”那男子得了话,就拱手施礼退了出去。

李氏目送男子出了院门,收回眼光,看着唐黛。

“是谁?我可是从来没有去过这种宴请的,恐被别人瞧不起我这泥腿子!”

“是县丞夫人贾夫人,我家迁新居宴的时候不是来过。娘可还记得?还有,娘担心什么泥腿子不泥腿子的,她们现在是官夫人官太太的,谁又知道她们祖上不是泥腿子?谁又知道以后咱两个哥哥不考了举人做了官,你也是官老夫人?”

唐黛本见是贾夫人的帖,因为那江公子的事,她心里也颇有芥蒂,不愿意李氏去。但想想以后,家里也会发展,这种场面,李氏也得学着应付,增加她的见识与眼界,所以想想还是得让李氏去见识见识。

李氏听小闺女这一说,也高兴起来,一想,也觉得小闺女说得对。是啊,二个男娃子在学堂里念书可是拔尖的呢,夫子可是说让两个今年下半年,两个娃子都下场去参加童生试呢。小闺女会赚钱又会医术,大闺女出色的绣艺可是村里姑娘不能比的。

几个孩子都给她争气,她也不能丢了几个娃的脸!

“只是,她家那个孩子,不是好的,我实在不喜欢……”李氏想起了阿夕的事,便又犹豫了。

“娘,你又不与那江公子打交道,只是就这机会去看看,见见世面,认识认识其他夫人。就算那贾夫人,也不会深交,你得学会应付这些。到了那天,我让小青陪你去,让她照顾你。”

“行,那就这样说。”李氏听女儿主意多,也就答应了。

“恩,我得给娘准备一些去赴宴的行头,可不得让那些夫人瞧低了去。我娘亲长得可俊了,就是不愿打扮,只要好好捣鼓捣鼓,一定比她们都好看。”唐黛拿眼瞅瞅李氏,点点头开着玩笑说。

“哈……你这张嘴又抹蜜了!为娘老咯,哪里俊得过那些保养得像十七八女子似的夫人。”李氏见小闺女又逗她开心,拿食指点了点唐黛的额头,笑眯了眼。

只是,唉……李氏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低点加紧了手上挑椿树苗的速度,晌午还赶着炒给小闺女吃呢!

唐黛拿了请帖,到三楼放到李氏房里去,再顺路看看宁未雨醒了没,上午给她扎了针,喝了药后,她就睡着了。

唐黛刚在三楼露了头,守在宁未雨房门口的宁嬷嬷就迎了上来。

“宁姐姐醒了么?”唐黛放低了声量。

“未曾,小姐身体太弱了……黛姑娘,老奴不知道该说什么感激的话语,说了又违背了你这番心意,显得生份了。你真是我家小姐的贵人啊,老爷再怎么疼小姐,都没有在小姐身上这么用心过!”

宁嬷嬷自这三天唐黛为宁未雨疗毒以来,她可是亲眼所见的,每一次药浴施针下来,小姐是痛苦得满头是汗,可是唐姑娘却是累得满身是汗啊!

“宁嬷嬷客气了,既是知道说了生份,也就别说了,这是我与宁姐姐的缘份,我愿意!”

“黛姑娘说的是,我不说,我不说。”宁嬷嬷感激的看着唐黛忙连声答应。

“嬷嬷,小姐醒了。”听到房内传来宁未雨的咳嗽声,在宁未雨屋内侍候的丫鬟又出来说道。

二人走进宁未雨的房间,她已经被丫鬟扶起来半靠在床上了,唐黛见她虽然还有些喘息,但脸色显然比在庆安府时好多了。

“自己感觉好些了吗?”唐黛把手伸进被子,放在宁未雨腕上替她把脉,边问道。

“上午感觉好多了,以前总是因为咳嗽睡不安宁,今天上午这一觉睡得安稳多了,咳嗽少了。而且刚刚咳嗽出来的血丝也少了许多。”

“恩,再药浴四天,施针四天,毒素就去除了大半,后面再慢慢将养着,喝个几帖药就好了。”唐黛放下把脉的手。

“小妞,咳,咳……我……这病太难为你了。你的两次救命之恩,我真是无以为报!”宁未雨又拉起唐黛放下的手道。

“宁姐姐,你就放宽心的在我休养着。别说什么报不报恩的话,以后我麻烦你的事还在后头呢!你好好休息,我得去师傅家了,后面几天的药我还得去配出来。”唐黛安慰的拍了拍宁未雨的手,起身下楼。

看来她用的药对宁姐姐效果还不赖,再去配四天的回来,顺便与师傅好好叨叨这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