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城门失火/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天最艰难治疗时期过后,宁未雨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唐黛一家都放下心来。

这天一早,李氏开了大门出来,被院子里的景象惊呆了,又是一堆的野物放在那,比上次的还多,只是,这次又是谁猎来的?

唐黛家屋顶上某两只正在互相瞪眼表示不满呢,二人忙了一个晚上,可是他俩一块肉都吃不着,一口汤都尝不着!

昨天接到主子的消息,可把二人郁闷坏了。

消息如下:为了不让唐黛姑娘忘记本世子,代我送她野物若干。猎野猪一头,不得低于四百斤重;野鹿一只,不得低于二百斤重;五只野兔,每只不得低于五斤重;山鸡若干只,重量随意。夜置于院中,二人不得被其发现。

你说让猎就猎吧,不让发现他二人事小,还重量都给规定出来了,难道打猎前他们还得去称称重量,看够不够重再决定要不要猎了回来!

不能让黛姑娘忘记你,主子你随便送什么都行啊,非得让属下做这劳力不讨好的活,小青小白都有得吃,就他干活的两人没有!

主子做事也是越来越闷骚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主子还会这一套,那个一副见了闺阁女子就横眉冷眼,冷冰冰的主子哪去了呢?哼!

还赖床上睡懒觉的唐黛,听到楼下李氏的大呼小叫,又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衣服都来不及穿,趿着拖鞋,散着发,披着外衣就冲下了楼。

看着围在一堆野物前惊讶着的李氏,贺柱子,王婆子……还有非常淡定的小白,小青,瞬间明白了什么的唐黛无语的想扶额了。

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啊!可是,你得考虑考虑我的小心脏吧,再来个两次,估计她得患心脏病了!

“娘,以后再出现这种事,你能不能不大声叫了,你吓死我了,知道不?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唐黛裹了裹身上的外衣,求救般的看着李氏道。

“这还不是大事?院子里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东西!小白,小青你二人也是的,猎了回来与我们说声啊。突然一看见,着实又惊吓了我一跳。小妞,你快回去穿衣服,可别受凉了。”李氏再看了眼地上的东西,埋怨了小白小青一句,又见唐黛衣服都没穿,就撵她回房。

“哦,我回房了。小青,小白,你二人跟我上楼来。”听了李氏话的唐黛,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青白二人,吩咐道。

唐黛吩咐后,直接回了三楼房间,自己穿衣洗漱,任小青小白二人立在房门外,也不叫小青进来侍候。

立在门外的二人,见唐黛没吩咐,也不敢推门,心里忐忑不安。昨夜小蝶楚时拖着野物进院子时,他俩就觉得不好了,那两位的主子太小看他二人的新主子了,这么一闹,那二人估计在楼顶上呆不住了,要滚蛋了!

难道是危机解除了,凤世子不在意这二人暴露了,可是不在意,又怎么消息里让二人还是不要出现呢?要不,就是,那凤世子想刷存在感想入魔了?恩,估计是这样!

只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他刷存在感刷爽快了,可他二人怎么办?让那两个在楼顶上呆了那么久,都没有吭一声,他们二人怎么向新主子交待啊!

“进来。”收拾好了,唐黛开了门,瞥了眼立在门口在心里做斗争的二人。

二人,你推我,我搡你,磨磨蹭蹭的进了房间,进屋后,在唐黛面前,二人站得笔直。第一次进小姐闺房的小白,更是不敢在房间里乱扫一眼,耸拉着眼皮瞧着自己的脚尖。

唐黛起身关了房门,然后立在梳妆台前,背对着二人,再抬眼直视着镜子里的二人,不语。

半晌后。

“是准备自己老实交待呢?还是要我审问?”

“小姐,我们自己说,我们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这都是凤世子与前主子的决定,自从太子在这住了三天回去后,前主子和世子都担心你们的安危……”

二人知道隐瞒住了,忙都跪下,小白满头汗的向唐黛交待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包括欧阳清为了这事与凤容若吵架的事都没隐瞒。

凤世子你要作死就作吧,也怪不得我们了,不管你意欲何为?!

唐黛听了后沉默了一瞬,这才缓了神色,转过身来看了二人一眼。

“你两个都起来吧,虽然事出有因,但此事仅此一次。既然欧阳清将你二人给了我,以后就应以我的命令是从,再有下次,你俩就回到你们前主子那去吧,不用跟着我了!”

“是,我们二人谨记,再没有下次。”小青,小白松了口气,立回道。

“去告诉屋顶上的两人,让他们两个现在就离我唐家远点!若不听,动武给我撵走,撵不走就给我杀了,剁了!还有,以我的名义传信给凤世子,就说我唐黛谢谢他对我家的相护,但有你二人在此就够了,让他把那二人召回去。”

唐黛这次是真生气了,事情是那毒舌的惹出来的,派两个人来还要偷偷的,她这家还有点*不?明里两个,暗里两个,她这一点点风吹草动,他娘的他住在京城丝豪不漏的全晓得个遍,估计她什么时候洗澡他都知道吧!

还跑到她面前来刷他娘的存在感,姐的心脏病都要给那家伙给吓出来了,麻溜的全给姐滚,姐还想活得久一点!

“是,小姐,这就去。”

小白,小青一听小姐说要撵走,撵不走就剁了那两个,二人为难的对视了一眼,但还是立即答应了,转身各干各的事去了。

唐黛气得喘着粗气,看二人答应了走了出去,深呼吸了两口,又将在京城的凤容若咒骂了一遍,心里才舒爽了几分!

京城。

同时收到白无常与小蝶消息的凤容若,看着消息,嘴角勾了又勾,仿佛看到唐黛喷着怒火的小脸,正咬牙切齿的在扎他的小人,又翻着白眼骂他!

脸上微笑着,放下手上的纸条,在笔架上取了笔,给小蝶回了四个字“二人同归!”。

上次事情的痕迹已经全部消尽了,有欧阳清派的二人明着保护可以了,所以他来了个夜送猎物,看看她还能不能记住他!其实也有借机试探的意思!

从此事可以看出,虽然小小个人,但却是个不可小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