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毛球,咬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院子里一堆野物,叫唐屠户来收拾干净,放在屋后的地窖里保存起来。楼顶上的两只也被撵走了,心情不爽了两天的唐黛觉得自己终于浑身都自在了!

心情不赖的她,见天气暖和,开始了自己的锻炼计划,早晨一大早起来,沿着长龙河跑步半个时辰,然后再去村长爷爷家,教唐柱子耍一套太极拳,再然后回来洗个爽爽的澡,再然后美美的吃个早饭。

吃过早饭后,就去辣椒地里那走走,看着长得越来越茁壮的辣椒,身心更愉悦了起来。水稻苗也如她所愿,长势极好,贺柱子这几天带着长工,天天犁田,准备栽种水稻了。

再回家,到鸡鸭圈那,猪圈那逛逛,看看半大的小鸡和小猪,听着鸡鸣,猪叫的声音,感受家里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啊!这都是银子啊,银子啊,白哗哗的银子不断流进我的口袋,怎么能不开心呢!啊!

看完鸡猪的唐黛,站在院门口,伸了个懒腰,对着大毛球,小毛球,朗诵诗歌般的大声感叹了一句!

路过的贺离,王小敏看着自家小小姐又抽风了,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坐在大门边绣花的唐华无语的摇了摇了头,知道小妹这是因为宁姐姐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心情好了!

“二姐,你手上绣的是娘亲的手提包?”唐黛走到唐华身边,看看她绣架子的样品。

“恩,你让我绣的,就余下一双鞋子没绣好了,放心,赶得上娘亲去赴宴呢!”唐华嘴上说着,手下不停的在绣架上穿梭。

为了李氏去赴宴时,能让那些夫人闪瞎双眼,唐黛专门花了两天时间,结合前世现代与现在古典的风格,为李氏设计了一整套的行头,上衣,裙子,鞋子,还有手提包。

又结合李氏的年龄,身材,气质,挑了质地好的绸布,颜色,花样,就等唐华绣出来,做好,然后李氏穿上看效果了!

“恩,我是非常的,非常的相信二姐的绣艺的!你看这十里八村的,谁有我二姐手巧,有我二姐贤慧大方呢,有我二姐漂亮呢!唉,也不知将来谁有那个福气娶了我美丽能干的二姐姐?!想想我心里,那个激动,那个心痛呃……”唐黛心情一好,又摇头晃脑,满嘴跑火车的逗自家二姐了。

“小妞!……这外面的,给别人听了去,可不好呐,快别乱说了。”唐华一听,眼睛瞅了瞅周围,还好没人,这小妞什么时候能改得了,一高兴就胡乱说话的习惯啊。

“哈哈……”见自家二姐可爱的窘样,唐黛得逞的大笑起来。

院门口两只白狼守着呢,一般人谁敢到她家来听墙角!这也是唐黛放肆说话的原因。

“……”唐华见小妞笑得开心,也学她平日的样子白了她一眼,无语低头绣着花,不理自家小妹了!

“哈哈……”唐黛的笑声还未停,只听院门口,一只公鸭嗓子也大声笑了起来。

“哎呀,妈呀……谁啊?吓死本宝宝了。你是人还是鬼啊?前面怎么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你才是鬼呢!是本少爷,我刚停了马车,就听到你姐妹俩说话了。怎么着?现在就替你姐姐恨嫁啦?”那人边说话边进了院门,姐妹二人已经听出这声音是谁的了。

瞬间,唐华的脸红得像高热四十度,又像煮红的虾子。想起那天小妞回来说的话,今天又恰巧被他听了小妞说嫁不嫁的话,羞得恨不得找了个地洞藏了起来!

见大喇喇的如进自家门的白次,又见二姐的窘迫,唐黛眼角余光瞅着在门口打瞌睡的二只白狼,促狭的一笑!

“呼罗,呼罗,大毛球,小毛球,起来了,看门啦!”唐黛大声唤着二只狼。

那两只听了主人呼叫的声音,立马睁眼,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一左一右,瞪着正准备穿过它俩的白次,只等唐黛一吩咐,就立马要扑上去似的。

“大毛球,小毛球,咬他!”唐黛继续对着两只狼发号施令。

“啊,救命啊!救命……你个没良心的小妞,真想咬死我啊?!”

已经穿过狼能扑到的距离的白次,听了唐黛真的吩咐狼咬他,吓得哇哇大叫,逃命般抱着头飞奔进了里屋。

“哈哈……让你嘴贱,让你偷听,再有下次,就真让它俩咬死你,哼!”唐黛看白次吓得上窜下跳的,大笑着说。

唐华看着白次白少爷被妹妹欺负得狼狈的模样,忘记了前面的尴尬,也掩着嘴笑了起来。

定下心神来的白次,又来到大门处,看心上人笑得如沐春风的俏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跟着讪讪的笑了。

“贺离,给白少爷倒茶,上点心。”唐黛笑过后,吩咐贺离倒茶招待客人。

“是,小姐。”

贺离很快就手脚麻利的拿了一条方凳子放在绣架不远的地方,上面放茶水,点心,又另端了二只小矮凳,一只让白次坐,一只给了唐黛。

“白少爷,今天是哪方风把您给吹来了?有何事?”唐黛坐下,看了眼白次,饶有兴趣的问了白次。

“没事就不能到你家来拜访拜访?”白次虽被那两只吓得还心有余悸,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当然可以,脚长在白少爷你身上,你想到哪就到哪。我怎么管得着!”唐黛好心问话,却被呛了一回,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不过嘛,我这还有一件八卦的事,不知道白少爷您想不想听呢?”唐黛想起那天她堂姐唐菊香问她,她该选谁的话,脸上立马堆上了坏坏的笑,准备开始引诱良家公子了!

唐华看着一脸坏笑的小妹,知道她要说啥了,唐菊香的话她可是听小妹向她说过的,不由得心里替白次担心了。

她这小妹,古灵精怪的,惹着她了,一旦准备整你,那可是要让你气得七窍生烟,或是身上挂了彩才解气罢休的!

白次看着唐黛的笑,后背又生起一股凉意,这感觉怎么这么熟悉,似乎那天看书的时候生起过的感觉,这感觉很不妙!

“不想听!”哼,就你那嘴,能说出啥好事出来!

“真不听?”唐黛锲而不舍的问了句。

“真不听!”

“好吧!”唐黛闭嘴了,真不听,那还说啥。

恩,白次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