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你不是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娘你开心就好。娘,那你把我俩个许出去了没?是哪家贵公子,还是哪家富少爷啊?”唐黛看李氏开心,心里高兴的逗着娘亲道。

“哈哈……”一客厅的人都笑了起来,贺离,唐华,小青……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唐黛的偶尔抽风。

“你这孩子……老逗你二姐,现在连你娘都不放过了。”李氏心情颇好的笑骂了唐黛一句。

“嘿嘿……在铺子开起来之前,以后还有这种机会,看来还是要娘亲自出马去做广告咯!”唐黛依然笑着道。

“恩,这个好!”李氏很有成就感的接了一句。

又是一阵笑声,从唐黛家传了出来,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开开心心的吃了晚饭,喝茶聊天,洗漱后睡觉!

“你知罪吗?你知罪吗?不是你,我儿怎么会早逝?还我儿命来,还我儿命来!”

“我知罪,知罪,是我该死,是我该死,不该引诱了公子……啊,啊,别杀我,别杀我!”

啊!惊醒的唐黛,猛的坐起,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

唐黛没有让小青守夜的习惯,毕竟她不是自家真正的奴才,自己摸索着下床,趿了鞋,摸着火折子,燃着了油灯,披衣靠在床上,想着刚才的梦,梦境还清晰的显在眼前,那么真实,仿佛她真真正正的亲身经历过似的。

只是又奇怪,自己怎么会做了这样的梦!她梦见自己穿着轻纱,打扮暴露,而且显然梦境出现的样子也是在古代,在古代这种穿着打扮,应是青楼妓子所穿!

还有那床上躺着的已经死了的公子,那身形,那样子似很熟悉,但是却看不清是什么样子,又模糊又清晰,那个说话怪罪她的人,似是那公子的娘亲!

好似在怪罪她引诱了那公子,才导致那公子早逝!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做了这样的奇怪的梦?

“呵,你这是做贼心虚吗?”本半夜准备来“收拾”唐小姑娘的凤容若却是正好看到唐黛梦里惊醒坐着发呆的画面。

“啊!有鬼啊,小青,小白……有鬼啊!”正坐在床上发愣的唐黛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吓得大叫了起来。

“哪来的鬼?鬼呢?我怎么没看见?”凤容若恶趣味的看着惊慌大叫的唐黛,装模做样的四周瞅了瞅了说。

“你,你个烂柿子,你病得不轻,是吧?病了就在京城好好找个大夫治治,深更半夜晃到我唐家村来干什么?想不到,我大凤南国的堂堂世子,居然是鸡鸣狗盗之辈!”发现不是鬼,是人,吓得个半死,又气得个半死的唐黛,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张嘴就开骂。

本来做了个莫名奇妙的梦,就让她心慌,还半夜突然房间出现了一个人,能让她不吓死,不生气吗?

“你看我偷你家鸡了,你看我偷你家狗了,哦,不,你看我偷你家狼了?还鸡鸣狗盗之辈,你看本世子哪里像了?我这么风度翩翩的一个人,怎么在你嘴里说出来,就全变味了呢?”

“我不跟你扯,哼!小青,小白……你们快上楼来,帮我把这个疯了的家伙给我揪了扔出去!”唐黛气得不想跟毒舌的说话了,也不管是不是吵到家人了,反正家里人都认识他,正好让家里所有人认识认识这人的真实面目,说使命的嚷嚷,叫着小白与小青。

“呵,你嗓子叫破了也没有用,要不要我打开门,你再叫响点!”凤容若脸色不变的看着唐黛,一副闲散的模样道。

“不用,我自己开,哼!”唐黛气乎乎的绕过凤容若,打开房门。

“小青,小……”看着门前立着的三人,唐黛停住脚,傻了眼。

“唐姑娘,那个,原谅主子那个一时疯了……小青,小白被主子点了穴,暂时动不了。”楚陌眼睛不敢看唐黛,看了眼房内的凤容若道。

“恩?”凤容若看了眼楚陌。

“啊!不,不是,主子没疯,是我疯了!”楚陌听了这一声“恩?”,吓得改了口!

是,是他疯了,主子没疯,是他疯子才好!妈呀,主子这事做的,夜闯人家女子的闺房,还被发现了,好尴尬啊!

他疯了才好,眼不见为净,不操心,他这心哦,真是操碎了!

“砰……”唐黛火气冲天的关了房门,转身瞧着凤容若,手叉腰,一双凤眼瞪得老大!

“凤容若,凤世子,我与你前世无仇,今世无怨,你真个疯了,对吧?告诉你,你今天不解释清楚,咱俩今天这梁子结大了!”

“解释?好,那我解释。我好心派两人保护你,你不要就不要吧,还扬言要给剁了!是你说的不?这欧阳清两人你能接收,为什么我的人你就剁了?你也给我解释清楚。要不,咱俩这梁子也果真是结大了!”凤容若学着唐黛的语气回了。

“你……你这是胡搅蛮缠,为什么我非得收了你的人?我偏就收欧阳清的,哼!哎,不对,现在讨论的是你为什么夜闯我的闺房,与那个收不收人有什么关系?”看着凤容若云淡风清的脸,唐黛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思路差点被这狐狸带偏了。

“当然有关系,你收了人,我就不会半夜来了;我半夜来了,就是因为你没收人;所以我生气了,所以我半夜来了!你看,这关系大得狠!”

“……不做律师真是可惜了!”娘的,这个人的口才与思维完全可以与现代的那些律师媲美了,唐黛气乎乎的嘀咕了一句。

“恩?什么师?”凤容若听了这句嘀咕,倒真是没听懂唐黛的意思。就像那次的“冲锋衣”一样,心里感觉怪怪的,不由得问了一句。

“呵呵,这世界上也有你凤世子听不懂的,我还以为你凤世子是天才呢,什么都懂!”唐黛借机讽刺了一句。

“恩,那是,要全懂了,不是仙,也是怪了,就是仙怪也有不懂的,更何况我是人呢!”凤容若勾了勾嘴角,很是淡然的接了一句。

“你是人吗?我怎么不知道?恩,对了,神出鬼没的。你是鬼,喜欢半夜闯入民宅的鬼!”唐黛恨恨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