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何方神圣/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安县。

“彪悍的小东西,牙尖嘴利的,不仅会踢人,还会咬人,下次拔了你的小牙!”

凤容若的宅子里,凤容若凤世子正痛得龇牙咧齿,黑着脸靠在床上,看着自己被唐黛咬伤的左手,自言自语。

“楚陌,楚陌!”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主子!?”楚陌很快推门而入。

“昨晚你有没有听清唐姑娘做梦喊的是什么?”

“听了一些,但是当时奴才在门外,也没有听得很清晰,唐姑娘家的房子似有隔音的功能。”

“你听清楚了多少,说多少。”

“说什么该死,知罪的,不要杀了她。只是有一句很奇怪,说什么她不该引诱了什么公子?主子,你想,唐姑娘才九岁,一直生活在唐家村,她认识的人里,也就那几个什么少爷,公子的,我们都打探得都很清楚,除了与欧阳公子关系交好点,她与谁都不亲近,更何谈引诱了哪个公子?!”楚陌一脸的奇怪,看了看自家世子,说完还评判一番。

“恩。知道了,你下去吧!”

“……”叫他来就是为了问唐姑娘做了什么梦,问完就让他滚,让人捉摸不透的主子。

凤容若见楚陌关了门,又往床上一靠,眼眸里有光掠过。

的确,他不得不承认楚陌的想法与他是一样的,昨天唐黛做梦喊着的时候,他与楚陌二人正好到了她房内外,只是只听清了她最后说的那句,存有疑惑,所以叫楚陌进来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

她惊醒后靠在床上深思的样子,让他完全看不到一个九岁小姑娘的幼稚,给他的感觉,似是经历过千山与万水,人世与沧桑!

她到底是谁?她真是唐家村的一个小村姑?她时时冒出的奇怪的语言,以及那些小动作,与别人不一样的聪颖,不一样的奇思妙想!

她似是一个谜团,吸引他不由自主的朝她靠近,想要知道她到底是谁?想要了解她的一切!会有那么一天吗?会有吧!

一向自信的凤容若感觉自己迷惑了,找不到方向,就像他时常做的那个华丽的梦,梦里那个着金色霞衣的她,也让他迷惑,让他情不自禁的想知道那个梦是真是假,梦里的那个她到底是何方神圣,何方仙子!

想着想着的凤容若,抚摸着自己左手的小伤口,也慢慢的就那么靠着睡着了!

天星楼总部。

一个戴着半边金色面具,十六七岁模样,身着玄衣的少年,一脸淡漠的依靠在榻上,任自己的属下给他包扎手上的伤口,似乎受伤的不是他,无痛感似的,只是金色面具上镌染着一朵火红的彼岸花,映衬着受伤的伤口,屋内没有一丝温度的装饰,显得这少年愈是妖冶诡异无比。

“少主,安王府凤世子催问,刺杀太子另一批杀手的身份,怎么回复?”

“按事实情况回,不用回避他。那次在路上截杀太子的,除了前两批是我们的人,后两批皆是我们的老对手”诛魂阁“所派!”

“是,少主。只是,少主,你这次受伤了,是因为……为什么不将二人召回?”那着书生袍的属下得令后,转了话题道。

“为什么要召回?不准!”玄衣少年半边脸上终于起了波澜。

“可是,少主,你为了她,竟置自己的安全不顾!这次,你亲自出马,虽查到了诛魂阁,却因没他们二人的跟随,让你自己受了伤。对,这次只是受了小伤,但万一再有下次,你有个好歹,你让属下怎么安心?!怎么向楼里其他人交待?”那书生模样的人执拗的又说了几句。

“多嘴,退下!”玄衣少年的声音里已带了怒气。

“是,属下退下。”那书生模样的人见伤口已完全包扎好,不再多嘴,恭敬的退出去。

那少年见人已退下,半边脸上消了怒气,又恢复原来的淡漠模样!

唐家村。

唐黛娘仨吃好早饭,收拾收拾,给外公外婆,还有那些表姐,表兄弟都收拾了礼物,正准备出发去李家庄,却未等出了院门,家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李夫人早,二位唐姑娘早,没有打招呼,就冒昧来府上拜访,打扰了。三位这是准备要出门?”被贺柱子领着进门的县丞夫人贾夫人看着娘三的打扮,小青,贺离手上拎着一堆礼物,有些歉意道。

“无事,不打扰,不打扰。我说今天早晨怎么听了喜鹊喳喳叫呢,原来是有贵客上门啊。”李氏从善如流的回了句。

只是娘仨看着贾夫人后面跟着的瘦高个少年,不由得都蹙了眉。唐黛更是高挑眉毛,这是他说的要上门道歉了?

“贾夫人,江公子,请屋内坐。”唐黛接了句。

“哦,对,对,唐小姑娘认识犬子,夫人不认识,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儿子,江潇仁。”贾夫人忙介绍道。

“呃,江公子好。”李氏招呼了声。

“李夫人好,二位唐姑娘好。”站在自家娘亲后面的江公子江潇仁,忙出来拱手行礼,与唐黛第一次看到他要打阿夕时,完全变了个人。

“来,来,大家都坐,别站着说话,贺离倒茶,小青上点心。”李氏道。

小青,贺离忙放了手上的东西,一个去倒茶,一个拿点心去了,说话的几人也都围着桌子坐下来。

“唐姑娘,那次在卖马店里,仁儿不懂事,让下人误伤了你,还请你原谅。本早想带她来道歉的,但就是那事没两天,他晚上起来上茅房,不知怎的,糊里糊涂的摔伤了脚,一直到现在才好点,所以,今天才带他来向唐姑娘赔个不是!仁儿,还不向唐姑娘道歉!”坐下来后,贾夫人开门见山的道出了二人上门拜访的意思。

恩?这是报应吗?唐黛一听,立即精神了起来,还拿眼瞅了瞅贺仁的脚,怎么没摔瘸腿呢?摔轻了!她心里早就想要找机会扁这家伙一顿,可是自己的功夫不到家,没法儿。

“唐姑娘,上次让下人失脚踢了姑娘,是在下的不是!请姑娘原谅!”江潇仁听了娘亲的话,立即站起来,向唐黛拱手道歉,模样语气都十分的真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