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求亲被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唐黛看着瘦竿子一副真诚的嘴脸,心里不由得呵呵了两声!装,你就装吧!

“你应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阿夕。江公子坐吧,阿夕今天也不在家,你也就不必道歉了。”唐黛淡淡道。

“谢唐姑娘原谅!”江瘦竿子听了脸上讪讪的坐下,看似乖顺,只是无人看见他低垂的眼帘里,闪过的阴狠光芒。

向那小杂种道歉,降低了他的身份!若不是爹爹与娘亲几次三番的告诫他,说这小村姑家救了知府的女儿,连王县令对她家都高看三分,他才不会来这泥腿子家道歉!

爹娘竟然还因为想拉近与她家的关系,要让他准备娶这小村姑的姐姐唐华为妻,她看着长的也不怎么样嘛,只能算还标致,比外祖家那儿百春楼的桃儿长得可是丑多了,而且又打扮得土里叭叽,中规中矩的,一看就是个不解风情的。

想到那桃儿,他回长安县这么久,都没去碰过了,都有点想念桃儿那风骚劲儿了。那软润白晰的身子,细腰翘臀,胸前的两坨肉,又嫩又软,摸着手感真是不错,在床上手段花样又多,让他欲仙欲死,*得恨不得可以死在她身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低头正脑补那些不堪画面的江瘦竿子,只觉得小腹那热度上身,眼里也露出了淫邪的光芒!

唐黛的回复,有些出乎贾夫人的意料,她以为她亲自带儿子来道歉,唐家必定感恩戴德的感激她俩,却不想唐黛竟是个不领情,心下恼怒,老脸上也是讪讪的。

“谢谢唐姑娘大量,不计较。我家仁儿啊,虽然在外面有时是调皮了些,但他读书很聪明的,在家又懂事又乖巧。他外祖家那的先生说,他今年就能下场考秀才呢!仁儿,对吧?是这样说的吧?”

“……”

恩?王婆卖瓜,自买卖自夸的贾夫人,说了半天,未听到江潇仁的回答。侧头一看,见儿子正低着头,魂魄已出窍,不知道想啥呢!

“仁儿,潇仁,与你说话呢!你想啥呢?你。”江夫人提高了声音。

“啊?啊!……没,没想啥,娘,你刚才说啥?”江瘦竿子被娘亲叫回了魂,结结巴巴道。

一堆人说话,他都能走神?奇葩!唐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李氏与唐华在心里也摇了摇了头,明明就是个扶不起的,贾夫人还硬说是好的!

贾夫人见儿子不在状态,失礼了,拿眼瞪了他一眼,没理他,转头与李氏说话。

“李夫人,李妹子,今天我来呢,还有件事想问问,只是不知道冒昧不冒昧?”

“知道冒昧,你还说!不是道歉吗?现在道歉完了,赶紧走啊!”唐黛低着头腹诽着,暗暗的在那画圈圈,想二人早点走,她还急着去外公家呢。

“你说,没什么冒昧的。”李氏虽然心里厌恶,但做不到唐黛那样子,忍着不耐,应付着。

“行,这里也没有外人,我就直说了。是这样的,我家仁儿呢今年十六岁了,未给他订过亲,现在他这年龄,也该是娶亲的时候了。我与他爹爹啊,替他挑来挑去,都没中意的。自我上次在你家看见你家大姑娘后,我是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想让你大姑娘做我的儿媳妇啊!”

“你家大姑娘人长得齐整,又温柔贤慧,一手女红又了得。我回去与他爹爹一说,不想,两人想一块儿去了,他也愿意得狠。本想直接托媒婆来你家提亲的,但因仁儿与唐小姑娘有些误会,所以还是先来你家把误会解释清楚,再与你们商量商量,才合适。”

说了一大串话,只歇了口气的贾夫人,自认为自己这事处理得甚妥,唐家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而且,他们老爷是县丞,唐大姑娘嫁给仁儿,可是高攀的,眼里不免露出得意的神色来!

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没等李氏从惊愕中缓过神来,又接着继续往下说。

“今天正好,双方父母都在,两个孩子也在,表明了心意,定下来也不为过的。仁儿,你今天也见到唐大小姐了,你看,唐姑娘人长得不错,很是齐整标致,能配你吧?”

“是。娘亲,李婶子,唐姑娘秀外慧中,潇仁我觉得,甚是我的良配!不知唐大姑娘,今日对我的印象如何?”

唐黛娘仨脸上神色各异,色彩纷呈,还说是商量,有这样商量的吗?

整个都是一副施舍的表情,似是嫁给了江潇仁,就嫁给了泼天富贵似的!从头至终,她们家没人发表一个字的意见,一直就她娘俩在自说自话。

“我觉得印象不如何!”唐黛见姐姐青白着脸,李氏嘴巴抖了几抖,也没说出话,便接了话头,声音冷冷的道。

“……”江潇仁娘俩被唐黛直接不打弯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二人的脸色白了青,青了又白,江潇仁更是强压下心里的怒气。

“贾夫人高看了,我家大妞年龄还小,近三年内我都没准备给她嫁出去,是她没这个福气做你们家的媳妇,还是请贾夫人另挑贤媳吧。”李氏平静下来,不给脸面的,但还是稍带婉转的拒绝了。

“李夫人说得如此干脆,是一点回寰的余地都没有了?”贾夫人脸色阴冷的回了句。

“贾夫人你没听错!我听我娘的意思就是这样,没有回转的余地。二位请吧!我们娘仨还得赶路去我外祖家。”唐黛见贾夫人冷了脸色,知道这次,无论是对方让人难忍的强硬不屑的态度,还是从唐华的幸福角度着想,都没有中庸之路可走,不想得罪人是不行了,就干脆撕破脸皮,端起手上的茶杯送客。

“告辞!”贾夫人与江潇仁听了唐黛的话,看她端茶送客的动作,起身告辞,假模假样也装不下去了,愤怒起身走了。

“慢走,不送!贺叔,你送贾夫人,江公子二人出院去。”唐黛吩咐贺柱子送客。

看着二人离去,李氏仨坐了半晌,都没说话。李氏是气得,唐华是憋屈的,唐黛是满腔怒火熊熊!她们家看着,就这么好欺负?这么好算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