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外公病重/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二姐,走吧!再不走,去外公家我们晌午饭都赶不上吃了。这种人不值得为他们生气,生气干嘛?”唐黛深呼吸,压下心中想揍人的想法,劝自家娘亲和二姐。

“可是,小妞,我们今天得罪了县丞家,我怕他们会报复我们家,报复你二姐。”李氏担忧的看了眼唐华。

“娘,你放心吧!他们不敢明着来的,要敢,我就让宁姐姐的爹爹收拾他!他们要是暗着来,我也会给他们打得个满地找牙,就怕他们不来!”唐黛拍拍胸脯对娘亲保证。

“你这孩子,动嘴只知道打架,像个男孩似的。走吧,再不走真晚了。”李氏虽听唐黛分析,心里担忧也去了八分,嗔了眼唐黛。唐华听了脸色也好了起来。

贺柱子要在家,准备去看看田地里的庄稼的长势,贺离也留在家。就换了小青驾马车,一行四人急急忙忙的往李家庄赶去。

四人赶到李家庄家时,外公家都生火开始做饭了,见李氏母女几个来了,外婆高兴的忙吩咐做饭的二舅娘加米煮饭,又张罗着多做几个菜。

唐黛几人坐着与外婆拉家常说话,直到二舅娘说饭做好了,要准备开桌吃饭了,心里认为外公是出去串门的娘仨都没见着外公,忙问外婆外公去哪了。

“年龄大了,身上不舒服,在床上躺着呢,说是肚子那一片总悠悠的疼。已疼了一个多月了,也不让我与你们说,说是你们各人有各人的事要忙,说了你们若常跑来看,又得耽误你们的正事,唉。”外婆见女儿,外孙女问起,回答道。

“几个舅舅他们都不知道?也没找郎中看看是什么病?”唐黛听了皱眉道,想起前世的癌症,老人免疫力低下,很容易得这种病。

“找村里的郎中看了,郎中说没什么大毛病,是年龄大了,肠胃不好,让吃饭注意,休息注意着些。”外婆无奈的说。

“我去看看。”唐黛起身往外公外婆歇房里走去。外婆,李氏几个也忙跟上。

痛了一个多月都不知道去县里找医术好的郎中看看,现在家里又不缺银钱,唐黛心里有些不舒服起来。

走进房间里,外公躺在床上,都初夏的天气了,老人还虚弱的盖着厚厚的棉被。

外公听见有人进来,睁开了虚眯着的眼睛,见是自己最得意最喜欢的小外甥女,瞅着唐黛咧嘴笑了,挣扎着要坐起来。

唐黛,李氏忙上前,给老人扶起来,另拿了一床薄被放他背后垫着,让他靠得舒服些。

“外公,我给你把把脉。”唐黛靠床沿上挨着外公坐下,手伸到老人的脉搏上给老人把脉。

“好,好,我倒是忘记了,我的小外甥女是学医的呐。”老人清瘦的脸庞笑意满满,有些自豪的看着唐黛。

握着外公把脉的唐黛,左手把了,又换右手把,心里慢慢的往下沉,再忙掀开被子,按了按外公的肚子,平常瘦弱的外公,肚子往外微凸起,身上的皮肤也开始呈黄色,还真是怕啥病来啥病!

“小妞,咋样?外公生的啥病?”看着女儿把了半天不说话,李氏着急了。

“没啥,就像村郎中说的那样,外公年龄有些大了,肠胃不好。只是郎中的药不是很对症,得换了,等会我重新开副药,换了。那个不吃,吃我这个,外公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唐黛看着娘亲李氏,外婆都焦急的看着她,外公也双眼盯着她,心里虽然难受,面上不显,装作轻松道。

听她这样说,李氏,外婆都轻了口气,外公也笑了起来。

“我就说,没啥事吧,你看,小妞都这么说了。老婆子你就放心吧,死不了!”外公边笑边与外婆道。

“是,是,外公你身强体壮,这点子小病算啥,对吧?等好了,照样像小伙子一样,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外公看着就是长命百岁的!”唐黛看外公精神好了,也忙凑趣道。

“哈……”几个被唐黛说得笑了起来,忘记了刚才的担忧。

吃饭时,只有在家里负责发豆芽的二舅舅,三位舅娘,几个表姐妹在。大舅舅送豆芽去县城,还没回来。三舅舅还是出去给人家盖房子,也没回来。小舅舅常年在外做生意,很少归家。几个表哥,表弟都因为家里日子好了,全被外公送到学堂里念书去了,也不在。

怎么办?唐黛看着桌上的几个人,都是在家里不管事的。刚刚把脉看,以及外公的其他症状综合看,应是难治之症肝癌,且稍积有腹水,估计都快肝癌中期了,但因为没有现代仪器,她也不能完全确定。

刚刚为了安外公的心,唐黛不敢说。但总不能所有的人瞒着,几个舅舅要让他们知道的,不管是不是,得找个医术比她更好的看看啊。

“娘,今天我们在外公家住一晚吧?我都好久没有跟外婆睡一张床了,我要跟外婆睡一晚。好不好?”唐黛想想,晚上舅舅们要回来,还是等一晚,说好了明天再回去。

“走的时候家里也没打招呼,在家你不说。咋现在想着要住一晚啦?”李氏疑惑的看了看小闺。

“娘……”正准备撒娇的唐黛,话还没说完,被外婆截了。

“好,好,小妞儿就在这住一晚,都多少年没在外婆家住过了,没跟外婆睡一张床了,每次都是吃顿饭就跑了,你留下来,外婆高兴。”唐黛外婆见小妞头一次的说这话,慈祥的看着唐黛。脸上满是高兴,笑得皱纹更深了。

谁说,养大的外甥的不亲,一旦大了跑得就不见踪影,没有外祖家。她家小妞就不是这样!小时候在这,你看大了,多心疼外祖家。

“好吧,我和大妞也在这住,我也多年没有住过一晚了!”李氏见自己娘高兴,忙跟着感叹道。

一边的二舅舅,三位舅娘也都附和着,说是以后应该多来住住,这样才亲啊!

“恩,恩,长辈说的都是对的!以后我会经常来住的,你们可不要嫌我烦哈。”唐黛扒了口饭,鼓着腮帮子,像只小苍鼠,加了一句感叹道。

看着她的小模样,惹得桌上的人又都笑了起来,觉得小妞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一点也不像小时候,低着头,闷不吭声的。

**

晚上,除了在外地做小生意的小舅舅,其他几个舅舅都回家了,吃好晚饭,稍歇了歇,外婆就被唐黛以年纪大为借口,被赶着去睡觉了。还叫外婆不要等她,她是年轻人,要与几个表姐说话。

然后,李氏,几个舅舅,舅娘都被唐黛叫在堂屋,声音不大,悄悄与大家说了。本上午听自家小妞说没事的李氏,一听小闺女的话,当场就抽泣起来。

几个舅舅红着眼眶,与唐黛表态,只要有一丝希望,就是用尽家里的钱财也要为外公治。看几个舅舅的态度坚决,唐黛白天不舒服的心总算是得到了安慰。

她都想好了,如若几个舅舅态度不积极,她就把外公接家去,她给治。不过,以后,他们几个人要找她办事,她心里则会掂量掂量帮不帮了!

于是,几人商量好,第二天,几个舅舅找个妥当的借口,不让两个老人知晓事实情况,先带外公去长安县,找最好的医馆,最好的医生看。

唐黛因为认识的人多,帮着尽快打听到名医,不管是府城,还是京城,找擅长治疗疑难杂症的医术好的大夫。

大家商量好,自心情沉重的去歇息,看着眼睛哭得红肿的李氏,唐黛走到李氏面前,抱了抱了她,安慰她,让她去早点休息。

“小青,你家前主子,以前你们与他是怎么联系的?现在紧急联系,还能联系上不?”站在外公家小院里的唐黛,望着天空上的圆月,想来想去,自己认识的几个人也就欧阳清能帮忙了,而欧阳掌柜又联系不上欧阳清,只好问跟在自己身后的小青。

宁姐姐估计现在已经去了北方,路上也不知道顺不顺利,到了外祖家没有。而那毒舌的,自从上次发疯半夜吓了她一大跳,又被她咬了一口后,也失了踪迹,也不知道小白能与他联系上不?!

“联系是能联系的,只是……”就算联系上,主子身边也不能缺了会医的人呀!就主子那么看重唐姑娘,肯定不顾自己的安危,给身边的人又都派了过来,小青已经知道唐黛联系欧阳清是要做什么,不由得为难的顿了一下道。

“只是什么?是不是妖孽出了什么事,你知道了?”唐黛见小青说话吞吞吐吐,犹豫不定。马上聪明的想到了什么,急问小青道。

“没。……前主子没啥事。前主子身边倒是有个医术极高的人跟着,但是如若他来了,主子身边就没人了,万一有事,就凶险了。”小清还是没说实话,半假半真的回了唐黛。

唐黛眼神锋利的盯了小青半晌,见她脸色没变,移了眼光,想着她的话,那倒是真话,就一个人,按欧阳清的性格,只要她出声,势必会把人派了过来。

小青也是担心妖孽的安危吧,他常年在外行走,凤南国全国,甚至几个国家的跑,身边的确需要一个专职的大夫。

见唐黛移了眼光,低了眼帘继续思考着什么,小青轻吁了口气,背上的衣衫都湿了,再等一会,她都要撑不住了。这种时候,她总会感觉主子不似一个小姑娘,威势比久居上位的大人都过份。

“那如果与凤世子联系呢?让他帮忙在京城寻一个名医来。哦,对,我记得上次小白与他联系过,小白应该能联系上。”

“是,在前主子那里时,与凤世子那的联系就是小白联系的。小姐,夜深了,你先歇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唐家村,问问小白,让他与凤世子联系,试试能不能请人来。”小青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已升到半空了。

“好,你也去歇息吧。”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几个舅舅找了借口,赶着家里的驴车,往长安县去,唐黛见几人走了,也忙与外婆告别,早饭未吃,让小青赶车急回了唐家村。

看着一路上抹眼泪的李氏,唐黛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安慰她,回去与凤公子联系,让他从京城找名医来,李氏听了,才停了泪。

又紧紧拉着小闺女的手不放,小闺女是她家的贵人呐!出了任何事,都是她出来担着,她来想办法。比她这个做娘的,还能让人安心!

唐黛见李氏的动作,心里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却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