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有狼出没/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家后,唐黛把小白叫来,说了事情的经过和她想求凤世子帮忙的想法,小白点头说可以的,他立即去办!

只要凤公子帮忙,这事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啊,小姐你那晚咬了凤世子一口,这个账怎么算哦!

凤世子在京城可是有名的,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的主。且心机深沉,手段狠厉也是出了名的,望京城内外,可是没人随便敢招惹他,哪敢还扑上去咬一口!

做满了心理活动的小白,速度奇快的把这里的消息放了出去,就等京城那回复了!只是想不到的是,半个时辰后他的消息就被长安县的楚陌给截了下来,递给了凤容若。

看着手里的纸条,凤容若两边的嘴角弯弯的勾起。一旁的楚陌,看着主子有些邪魅的笑,不禁感觉后背生风,凉嗖嗖的,又心里为纸条上说的人有些担忧,主子那笑,好诡异,还是,他很开心?!

“楚陌,以我的名义传信到飞来寺,让住持联系小仙僧,看他老人家现在在哪?就说我有要事,让他老人家一定要赶回飞来寺一趟。”凤容若收了笑,深思了半晌,咐咐楚陌道。

唐家村,唐黛躺在床上一边思索着外公的病,一边无意识的抬起左手,习惯性拉了一小缕自己的头发,放在嘴里轻咬着。

微风从窗户里吹进她的闺房,一丝清微的药香在她的鼻尖飘过,药香?“百香”手串?小仙僧?哎呀,唐黛一把从床上蹦起来,她怎么忘记了飞来寺的小仙僧师傅呢!

不行,她明天得去趟飞来寺,找飞来寺住持,问问小仙僧师傅,他是仙僧的唯一弟子,那他的医术肯定差不了!

她真是糊涂了,怎么前面没想到呢?还去求那毒舌的,让他帮忙可不是好帮的,唉!

晚上,家人都睡熟了,唐黛房间还掌着灯,小青走进房间加了一次灯油,见唐黛还坐着灯下发愣,就催她早点歇息。

“你睡去吧,不用再进来了,我想点事,一会就睡。”唐黛回道。

唐黛想着请小仙僧师傅为外公治病,估摸着不好请,与他就一面的交情,虽然不知道为啥送了她手串!

是送些今年春天谷雨时她烹制的好茶呢?还是默写一本她心中的棋谱呢?还是……唐黛双眼一亮,想到了,那三个师傅都对现代的佛法感兴趣,她默写一本佛经给她们,对,就是佛经,凝结了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现代佛经,对于佛家人来说,是至宝,比银子都能让他们动心!

说干就干,今天就开始默写,唐黛忙掌了灯去隔壁自己的书房,磨墨,铺开纸,将前世记在脑子里的经书,在脑子里反复的过了两遍,迅速的书写起来,她得赶时间,外公的病越早治越好。

不知书写了多久,唐黛感觉书房中多了一个人,砚台里的墨干了,就在旁边帮她磨墨,下意识的认为是小青见她没睡也来陪伴她的唐黛,理所当然的接受着“红袖添香”的服务。

窗外,月光开始西斜了,照进唐黛的书房,使房间里凭添一份清冷如水的诗意,衬着微黄灯火的温馨,静谧,和谐,默契!

也许是写得太久了,唐黛感到脖子,手腕都酸了,停了笔,未抬头,看着桌上厚厚一沓的佛经,满意的笑了,以这速度,再抄三天就能抄好了,到时,让小白去一趟飞来寺,他轻功好,比她快!

“小青,夜深了,你睡去吧,我也去睡了。”唐黛数了数佛经的张数,未抬眼吩咐小青。

“小青老早被我赶到外面去值夜了,哪里有小青呢?”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唐黛耳边想起。

唐黛一听声音,唬了,手上的佛经掉下,散落一桌子,只有桌上的灯火巍然不动。迅速的抬头,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满头黑线!

“凤世子,我能不能认为你很闲?而且,我家大门不走,白天也不来,非得晚上黑灯瞎火的,翻墙来,你是不是有翻墙的嗜好?”唐黛无语了一晌,出声道。

“你问题比较多。我先回哪个好?第一,我不是很闲,是有人传递消息寻我,这人是不是你?我这来了吧,你说我闲?”

“第二,就是因为我不闲,白天我很忙。所以,只有晚上牺牲本世子的睡眠时间来赴你的约。来了吧,你说我喜欢黑灯瞎火翻墙?”

“第三,我来了吧,你写你的经书不理我不说,我还得给你做书童磨墨。磨就磨了吧,你一句谢谢都没有!你说,这道理讲到哪都讲不过去了吧!”

“……”唐黛。她就说了那么一句,这毒舌的能回你十句,还都是他有理!

看着凤容若两片好看的嘴唇上下吧嗒吧嗒说个没停,唐黛又想干点什么了!她要冲上去捂住那毒舌的嘴。

还好的是,幸好的是,在唐黛起了这个想法后,某人适时的停住了嘴,二人两双凤眼互瞪着!

只是,然后,又开始了。

“你说吧,你要咋感谢我呢?你这欠了一条命的恩情,又让我帮你寻医,总得给点报酬吧,要不然,本世子心里憋屈,做事没劲,速度就快不了。”凤容若用他那修长白玉般的人,撩起身上白色的衣袍,一屁股坐在唐黛刚坐过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斜眼看着唐黛说。

“你寻到了?”一听寻医二字,唐黛立马变脸,冰释前嫌,凑到凤容若面前问道。

“恩?不说,先要报酬。”闻着唐黛身上散发出来的女儿独有馨香,本想告知一声就离开的凤容若,心里一动,改变想法,然后做出一脸的无赖道。

“……”呵呵,某只高冷的动物,又开始装逼了,装逼还不够,耍无赖来凑,唐黛无语的心下腹诽着。

“你说吧,要什么报酬,只要我能做到。”唐黛想着外公的病,不想惹恼了这只毒舌,问他。

“恩……我饿了,去做夜宵给我吃,要做好吃的,不许应付我。”凤容若继续装。

“直接报名字你要吃什么,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才叫好吃的,别等我辛苦的做来了,你又说不好吃,我岂不是太亏了。”唐黛嘴上说,心里则骂了一句,大半夜让她给他做吃的,怎么不噎死你?

“喏,就上次你给好奇宝宝做的那个,叫啥酒酿小圆子,里面还加了蛋的。”凤容若想了一下道,那个很好吃,糯糯甜甜的,他喜欢。

“你等着。”唐黛回了一句,拿着桌上的灯就下楼去了,她记得厨房里还有糯米粉,酒酿过年时她教李氏做的,也还有一些,可以给他做一碗。毒舌的倒是有嘴福的,他随便点的,材料都有。

“我要两个蛋,还有,不要太甜啊!”凤容若见唐黛把灯拿了出去给他做吃的,也不管他在书房里黑灯瞎火的,在黑暗中又勾起了嘴角,冲唐黛的背影说了句。

“……”唐黛脚步顿了一下,没理他,要求还真多。切,一个大男人,喜欢吃甜食,也不怕老了后得糖尿病。

灯火消失在三楼,唐黛下了楼,书房里的凤容若,站起来走到窗前,就着月光,看着窗外模糊的景色,神清气爽的等着他的酒酿小园子。

大概两刻钟不到,灯火又在三楼亮起,唐黛一手掌灯,一只手端着酒酿小圆子上了三楼,碗有点烫手,“呯”的一声,唐黛差点把碗扔在桌上。看着有些红了的手指,唐黛放在嘴里含了含。

从窗前转过身回来的凤容若,看着唐黛的小动作,心里突然觉得有些火烧火撩的,感觉很奇异!

“吃吧,慢点,噎死了,我可不负责!”唐黛看着红了的手,有些气呼呼道。

“呵……”凤容若这次没回话,只轻笑了声,坐在桌前,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唐黛看她的动作,优雅得不像是在吃饭,而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肚里又骂了声“装逼!”。

凤容若无视唐黛的眼神,姿态优美的吃完,喝完,拿了帕子擦了嘴。

“恩,好吃,这种做法独特,不知唐姑娘是哪学来的?我在他处可是没吃过,很是好奇!”凤容若看了眼唐黛,淡淡的说道。

“别处当然没有,这是我自己发明的不行啊?别扯到他处了,你刚才说的,吃过好吃的回答我前面的问题。你寻医寻到了?”唐黛看着凤容若意味不明的目光,心里一惊,脸上不动声色,将凤容若一军,反问他。

她就不相信,今天传的信他今天就给了找到了名医,除非现成的,他身边就有这种人存在。

“恩,找到了,也去信息了,估计三天左右会有回信。你稍等等,三天后消息到了,我让楚陌传信给你,你不着急。”凤容若认真的回了,也是今晚第一次认真的与唐黛说话,后面还加了句安慰。

“是谁?京城的有名大夫吗?”唐黛急急的问道。

“不是,你也认识的。飞来寺的小仙僧师傅,他继承了仙僧的高明医术,飞来寺又近,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你也准备去请他吧?”凤容若淡定的看了眼着急的唐黛,缓缓的说出他的想法。

“你怎么知道?”唐黛很惊讶的问,她惊讶凤容若与她想到了一处的同时,又惊讶他怎么知道她也想到要去飞来诗请小仙僧。

“很惊讶?你觉得本世子很笨?你急急的连夜默经书干什么?你自己看?”凤容若学唐黛的模样,白了唐黛一眼,傲娇的道

“……”好吧,姐姐我承认你凤世子聪明,我举手投降,一个晚上都在斗嘴,你不嫌累,姐我累了。

“你经书照抄,到时也照送去,你我二人同时去请他,显得有诚意。因为不是让他来给你,或给我看什么病。明白吗?”凤容若看唐黛有些恹恹的模样,知道她是困了,也没心思斗嘴逗她,好好说了事,还叮嘱了一句。

“恩,明白。”唐黛迷糊的,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又打了个哈欠,月亮快下山了,天快亮了,她好想睡觉,好累啊!想着,往桌上上一趴,睡着了。

“……”看着瞬间就进入梦乡的唐黛,还呼息均匀的打着小呼噜,轮到凤容若无语了。

她就这么放心他?不怕他化身为狼,啃了她?再拆骨入腹?是认为他没有这个能力,还是她觉得他的修养够好呢?

笑了笑,无奈的凤容若,感觉到一丝凉意,把唐黛抱起,抱回了唐黛的房间里,帮她脱了鞋,盖了被,伸手把盖到她脸上的青丝拨到一边,凝视半晌,轻轻的放下白色的罗账,然后,消失在唐黛房间里。

第三天,唐黛又睡到了日上三竿,还是被李氏叫醒的。李氏疑惑小闺女,怎么最近开始睡懒觉了?

唐黛被李氏叫醒,没有立即起床,而是惺忪着双眼,愣愣的坐在床上,感觉哪里不对劲,思索了半天,才想起来,她昨天去书房了,然后凤容若来了,然后的然后呢?她怎么睡着了?而且还回到床上睡了!凤容若啥时候走的?

“小青,昨晚凤世子走后,你上来了吗?”唐黛正好看着小青进了门,神情蒙逼的问她。

“没啊,他说来找小姐有事,把我撵出去了,他走后,我也睡了,没上来。发生了什么事?”小青回了唐黛,怕是出了什么事,有些紧张的问唐黛。

“没,没什么事,我就问下。我娘问了我书房桌上的碗是谁吃的吗?”唐黛想起凤容若吃完的碗还放在书房桌上,没收拾。

“夫人问了,我说是小姐晚上看书看得晚了,饿了自己弄了点吃的。”小青回答后,不知道到想到了什么,竟偷偷的笑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起床了。”唐黛已经想到了什么,见小青在笑她,估计是多想了,有些不好意思,就撵她下楼。

小青转身出去了,唐黛知道自己太困了,居然没等凤容若走,还当着他的面睡着了。然后,凤容若竟然还好心的将她抱到床上睡了,心里不禁微起波澜,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红了老脸,估摸着自己不雅的睡相,被他看光了!

娘的,姥姥的,被帅哥脱鞋,看光了,还不知道,睡得像死猪样,啊,啊,姐昨天咋没把美男扑倒啃完再睡呢!凤世子长的太对得起观众了!

呵呵,一个人坐在那抽风的唐黛,抽了半天,才不情不愿的穿衣穿鞋,起床吃饭,继续干活,坐进书房,默写她的经书。

只是拿起砚台磨墨,又想起昨晚美男“红袖添香”,恨恨的叫了声小青,让小青过来替她磨墨,唉!美男侍候啊,她还以为是小青,姐要吐血了!

小青,眼神怀疑的看着自家小姐,这是咋的了?有气无力的样子。估计昨夜太累了,写了那么多经书,还得侍候凤世子,那高冷变态的吃饭。

恩,一定是这样!她要把这事与自己前主子好好叨叨,让他管管凤世子,不能再让凤世子欺负前主子的宝贝丫头了!

三天后,唐黛把抄好的经书,又将自己的意图,修书一封,一起让小白送上了飞来寺。而小青报告的消息也传到了欧阳清手上。

懒懒靠在椅子上的欧阳清,一看,竟然自己黑心的表哥,又去长安县欺负小丫头了,顿时着急了。

“死咸鱼,史显瑜,人呢?死哪去了?”欧阳清大着嗓着嚎叫着。

“来了,来了。公子,什么事?”正坐在外面拿着算盘扒拉着账本的史显瑜,忙放下手上的账本,跑进主子房间。

“你账算好没有?就那么点破账,你扒拉了几天,加紧点,我要赶回长安县去,我家丫头正在那受苦受难呢,我得去解救她!”

------题外话------

推荐友文《魅王枭宠:恶娇神棍医妃》作者:江山如故

跟着凤瑜一起看手相、面相、测字、算命、占卜、针灸、灵疗……

与钱、权、颜全都巅峰的妖孽魅王,共用一条命

一旨入京,沦为诱饵,从此争斗、权谋、杀戮、缠绵……

文文正在2p,希望各位路过的小可爱多多支持,摸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