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小仙僧到/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离,你说。”唐黛傲娇的一扭头,对着贺离道。唐华,贺离看着唐黛生气了,都掩着嘴笑了起来。

“小小姐,是这样的。刚刚我与大小姐去的时候,县丞家的来人,那管家已经走了,只听了其他人说,小姐你爷,奶将你堂姐卖的是活契五年。”

“呵,五年啊,还是他们疼的孙女,管着她的死活呢,要是我们,还不得卖了死契。我说,我大伯,大伯娘咋没闹,也同意了。”唐黛接了话说。

“不仅是这样,听说,将小姐你堂姐卖去,是为了拉近与县丞家的关系,为你堂哥大郎以后铺路。说是那县丞家的公子,也就是前几天来小姐家的江公子,看上了你堂姐,让她先去做侍候江公子的大丫鬟,侍候好了,就收做侍妾。不好,五年后放回来。所以说,为了前程,你大伯,大伯娘也同意的。”

“呵……”唐黛讽刺的笑了声,这江公子也真是够“多情”的,见一个喜欢一个!祖屋里为了大孙子,还真是谁都舍得下。还又要脸皮,说是卖五年活契。真是想做婊子,又要竖牌坊!

侍候好了,收了,侍候不好,放回来。这不明摆着……就江公子那样的,唐菊香能干净的回来,只怕是五年后成了残花败柳,随便给点钱打发了。最好的结果,是生了孩子站住脚,做了姨娘!

“我堂姐也愿意?”唐黛想到这里,又想起唐菊香那任性自私的性格,怕不会甘心。

“不愿意呢!我们去的时候还在家里闹,说是江公子太丑,将他撕碎装起来,差不多就一菜碟子。要卖也要将她卖给白次少爷,白少爷长得俊。为什么要将她卖到县丞府去?!”

“……”唐黛一听,无语了,这倒也是唐菊香的性格,想得太简单了,只看外表,不看其他。等她进了县丞府,这性格不改,怕是要被人吃了,骨头渣都不剩。

“后来,只听小姐的大伯吼她,说是收了县丞府二十两银子,她有本事闹,就要有本事现在将银子还回去,以后就随便她自己爱怎样就怎样,不管她了。”贺离继续说道。

“你堂姐听了,瘪下去了一晌,又活过来大声嚷嚷,说小姐有银子,她到小姐家来,求小姐借银子给她,她现在就去还。”

“你爷一听,就吼你大伯,让你大伯娘将你堂姐关了起来,说是明天一早就送到县丞府里去。”

“……”唐黛。呵!倒还是有些气性的,竟然想到来找她借钱。

只是想着这身体的原主就是死在她的手上,她不去踩一脚,已经是仁慈了,还会借钱给她!这也是她自己的报应。

唐菊香在家闹了一番,并无用,第二天一早,被唐赵氏打扮了一番后,唐大贵到村里借了辆牛车,给她送到长安县县丞府里去了。

唐草香自始自终躲藏在房间里不出来,心里则是冷笑,你不是厉害吗?厉害还不是被卖去做奴才了,说奴才都好听了,其实就是那江公子的通房,没有名份被人睡,看你以后还厉害成什么样,我的好堂姐,在那里,你要活得好好的,可千万别死了!我还等着看你的好下场呢。

这事对于唐黛来说,顶多算是一场八卦,八卦后就扔在脑后了。想着地里的辣椒,还有田里的水稻,她都忙得好久没去看过了。

当唐黛与贺柱子一起来到辣椒地里,看到满地的辣椒都开满了花,有早开花的,已经开始结了小小的辣椒泡,还有几个大的,都可以吃了,无比有成就感的唐黛欣喜得抓耳挠腮,贺柱子看着,也为小小姐高兴得眉开眼笑。

正准备让贺柱子驾着马车带她去田边看水稻,就看见小青远远的走来。

“小姐,凤世子来了,还带着一个老和尚。夫人让你赶紧回家。”小青走近,告诉唐黛说。

凤世子?和尚?是小仙僧!唐黛眼睛一亮,催贺柱子赶紧的驾了马车调头回家,稻田那不去了。

急急的赶回家的唐黛,远远的就见凤容若与小仙僧坐在客厅里说话,茶水点心都已经摆上了,顿时笑得眉眼弯弯,小跑了进去。

“凤世子,小仙僧师傅,你们来了,让我好想念啊!”

“呀,唐小施主,几月不见,你这长得又好看了许多啊!”小仙僧也高兴的与唐黛开玩笑道。

“……”凤容若。,她会想念他?想念小师傅为他外公治病,怕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有吗?有吗?小仙僧师傅,你真是慧眼识人啊,年纪越大,眼睛越好使,炯炯有神的。你这些时间你忙啥去了哈?有空到小妞家来,小妞做好吃的素食斋饭给你吃哦。”唐黛马屁连连,拍得震天响。

“哈哈……是吗?小施主真会说话,我这不是来了嘛,你今天晌午就做顿,让老衲尝尝你嘴里所说的好吃的斋饭。”小仙僧爽朗大笑,笑得白色的胡须,眉毛都一起抖了起来。

“好哒,我中午就做给你吃,不过今天这饭可不是白吃的哦,吃完你得帮忙给我干活。”唐黛也笑着道。

“哈……小施主这话说的不上道,怕老僧我吃完饭擦净嘴,拍拍屁股就走人?!老衲我,在你心中就是这一副吃饭不干活的形象?!”见唐黛说话可爱,小仙僧便也逗趣。

“哪能呢!小仙僧师傅在我眼里光辉形象没有任何人可比的,我是非常非常的崇拜你的,恩,崇拜你的医术,你的为人,你的高风亮节,你的仙姿……等等。”唐黛一边夸赞着,还一边掰着白白胖胖的手指。

“哈哈……”小仙僧看着唐黛的小模样,又是一阵大笑,这小姑娘太可爱了,见了他没有一点拘束,说话还逗得狠,心里不由得更加喜欢这小姑娘。

“……”被冷落的凤容若,见一老一小二人,聊得欢快,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心里又有些愤愤不平,为什么唐黛一见着他,就横眉冷眼的,见了其他人,变了个人似的。

不舒服,心里真心不舒服!等哪天晚上再来见她,非得问个清楚不可!

“小仙僧师傅,你喝茶,我去厨房做饭,给你做好吃的。”唐黛狗腿的又替小仙僧加了茶,端给他。说完转身就去厨房做饭。

看着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茶杯,凤容若忍不住了。

“唐小姑娘!”

“啥事?”唐黛顿住脚,转过身看着凤容若。

“你忘记一件事了!你这是想过河拆桥?”凤容若淡然的,斜了一眼,放在他面前桌上他的空着的茶杯道。

“啊!凤世子原谅,我眼拙,马上给你续上。”唐黛随着凤容若的眼光,看着那空空的可怜的茶杯,立即反应过来,提了水壶手脚麻利的给满上。

还过河拆桥?这是想威胁她呢!欧阳清说的没错,就是个黑心的,人前一副道貌岸然的仙样,人后腹黑高冷装逼的假仙儿。

唐黛续好茶,腹诽着,往厨房里走去。凤容若,看着满满的茶杯,唐黛乖顺的假象,嘴角不由得又弯弯的勾起。

一旁的小仙僧看着二人一见面就像有仇似的斗嘴,互掐,也笑得胡须直颤!这小姑娘的确与别人不同,见了他不漏怯,见了凤世子,别说害怕,都恨不得能爬到凤世子头上去,驾驭了他!

二个虽都是小小年纪,但都不简单啊!想到这里的小仙僧,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里带着一抹深思,手上下意识的捋了捋下巴上白色的长胡须。

“小仙僧师傅,晚辈冒昧问一句,不知尊师仙僧师傅现在云游到了何方啊?”凤容若想了想,斟酌语言,问道。

“他啊?本是前些时间说是回飞来寺看看,但现在都几个月了,还是没有见他的踪影,这些时间,我也未收到他的信息,不知在何方啊!”

“凤世子,是想问问鬼僧那首偈的事吧?”小仙僧看了眼凤容若,厅里除了他俩也无别人,也不藏着,开门见山的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