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辣椒成熟/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舅舅千恩万谢过小仙僧,带着药赶着牛车,回了李家庄,按小仙僧的方法去给外公熬药了,唐黛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进了厨房,又忙了起来。

凉皮制作步骤多,甚是麻烦,有的步骤一等要等几个小时,趁着这功夫,唐黛又教大姨做刀削面,凉面,葱油拌面,仅仅是凉皮,太单调了些,加了面,收入会增加很多。

大姨,大姨父,见唐黛要么不答应,答应了就认真的为人着想的性格,心里也感动,二人不敢马虎,跟在自家小外甥女后面认真的学。

馋嘴的小仙僧师傅,时不时的走进厨房瞅瞅,惊奇唐黛做的是啥?顺便等吃。看着小孩儿样的老头子,在吃的面前,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早掉落一地,成了渣,唐黛无语的摇摇头,继续忙手上的活。

晌午,一家人都吃着新鲜出炉的各种面食,都夸奖唐黛面做得好吃,到时候这生意肯定红火,把大姨父,大姨喜得是眉开眼笑,嘴咧得老大,露出一嘴大白牙。

晚上,看着唐黛从水井里拿出已经成形的晶莹透亮的凉皮,一家人都感叹不已,唐黛让大姨炒了花生米,豆芽菜,准备了醋与酱油,教她怎样拌凉皮,怎么做好吃。

当然,晚上一大家子人又吃上了新鲜的凉皮,因为是第一次吃,大家都吃得是肚子撑得圆滚滚,小仙僧不禁感叹,他还是下山对了,他一个老人家住在山洞里,要啥,啥没有,过得是清淡无味,哪像唐姑娘家,成天就变着花样弄好吃的,不行,他得在这好好住些时间,好好享享清福!

五天后,大姨,大姨父二人终于出师了,虽然味道没有唐黛做得好,但也是有模有样的了。唐黛给他们画了个出摊位的可以推动车的图纸,让大姨父回家找个木匠,铁匠做,不懂的再来问她。

又仔细的告诉他们,她的想法,让二人按照她的想法做,除了必须的车子,铁炉子,凉皮本身的成本,又不用租店铺。大姨,大姨父,高兴的不得了,感激的谢过唐黛后,告辞回家,去做准备开张了。

这些琐碎事忙完后,已经是六月了,天气开始热了,唐黛换掉了夹衣春装,穿上了长长的夏装。欧阳清也从外地赶了回来,他担心的黑心表哥为唐黛请完小仙僧,回长安县后也没再在唐黛家出现过,唐黛估计他是回京城了,家里终于安全了,不用提心吊胆的老担心半夜有只狼爬墙造访她的闺房了。

欧阳清赶到唐家村时,唐黛正好带着小青,贺柱子去辣椒地里,去采摘辣椒了,于是欧阳清茶水没喝,又急急匆匆的去了地里。

“黛黛,别来无恙啊!”到了地里的欧阳清看着又长了一大截的唐黛,开心的招呼着。

“无恙,无恙。妖孽,外面的事情怎么样?可处理好了?”唐黛看着一袭红衣的欧阳清,也高兴的打着招呼。

“哈,处理好了,有我欧阳清出手,还都不是小儿科,岂有我摆不平的事。”欧阳清用手撩了一下一头墨发,骚包的回了唐黛。

“妖孽,你看,辣椒都挂果了,长得多好!这么一大片,这一棵棵,一个个的都是银子啊!”唐黛看着满地的辣椒笑得只见牙不见眼,也不管欧阳清骚包傲娇的言论。

“啊!原来这辣椒是青色的啊,黛黛,不是红色的吗?”欧阳清看着满地的青色辣椒,也似乎看到了满地的银子,但又疑惑辣椒的颜色。

“是这样的,它第一阶段成熟期是青色的,这时候就可以做为蔬菜烧制了,第二阶段成熟期才是红色的,你找的那个是成熟后摘下来晒干的。”

“还分几个时期啊,长见识了。黛黛,你懂得真多。”欧阳清听后,诚心的夸奖了唐黛一句。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哈哈……”是谁?不就一村姑嘛。唐黛说完,想到自己在这的身份,想炫都炫不起来,不由得笑了,顿时,清风飘远,万物失色,繁花落尽。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

看着立在地间眉梢眼角都是笑,一身风华已初露的唐黛,欧阳清不由得又看呆了!

“妖孽,今天中午回去给你做辣椒吃,能做出许多种菜肴出来,可好吃了,前些时间,刚出了几个,我就做了盘虎皮青椒,你那黑心表哥差点与我抢得打起来呢!嘿嘿。”

“好!那黑心的现在走了吧?”欧阳清一听,开心的同时,又恼怒起自己的表哥,只是急着赶路,也未与他联系,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回京城了。

“不知道啊,应该走了,他给我请了小仙僧师傅回来后,就失踪了。不在最好,那毒舌的太讨厌了。”唐黛态度无所谓的回了句。

说话的同时,已经摘了几大筐辣椒了,唐黛一看够了,让停了,搬到路边的马车上装好,准备下午运到长青酒楼去。

“妖孽,这辣椒成熟的快,除了安排一大块地,留着成熟后做明年的种子外,余下的,长出来得摘了,运到你全国的酒楼去,路近的倒好,路远的就有些麻烦了,天热,辣椒容易坏,得想个法子保鲜。”坐在回家的马车上,唐黛与欧阳清商量。

“这个是问题,但还有个问题,就是这辣椒做成菜推出的菜式,还得你去教那些厨子做。要不,等下我发个消息出去,让全国店里的厨子都派一个人出来,到长安县,你去教会他们,回去后顺路把辣椒再带些回去。保鲜的法子,我两个都想想。”

“这个不是问题,让他们分批来,按区域划分,近的第一批,再远一些的第二批,最远第三批,一批学习个几天,时间上差不多了。保鲜的法子,我现在有一个,但是需要材料。不知道是不是能找到那些材料?”

唐黛想到现代用冰保鲜的法子,这样在路上时间快点,最远的那些就不怕了,也能吃到新鲜的辣椒了,幸好的是,长安县是处在凤南国稍中间的地带。

“什么好法子?”欧阳清看了眼唐黛,问道。

“用冰!但是有个缺点,夏天冰少卖得贵,用了我们的成本就太贵了。”

“这是个好办法,这法子我也曾想到用过。但是如你所说,冰太贵,没法用。”欧阳清赞成了点头后,不禁又对唐黛刮目相看。

黛黛真是聪明啊,这法子都能想到,他那时可是琢磨了许久才想到的。

听欧阳清这么说,唐黛不说话了,其实她有办法,可以自己制冰,只是她怕她现在说出来,吓到欧阳清这个古人了!

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都想着自己的心思,欧阳清是犯愁怎么解决冰的事,唐黛是犯愁怎么将冰制出来,不吓着人,又能保住。

因为,这冰制出后,不仅可以用来运送辣椒,到了三伏天,热得掉一层皮的时候,富贵人家存冰不够,或没有存冰的,都会出来买冰,这冰制出来,就可以卖冰了!

卖冰的利润恐怕会引起他人眼红,欧阳清虽是公主的儿子,但唐黛并不知晓他的真正势力如何,是不是能保得住这个生财的金鸡?!

晌午,唐黛洗了辣椒,做了几个新鲜的,用辣椒做的菜式,除了上次做的那种简单的虎皮青椒外,又做了一盘里面塞了肉的虎皮辣椒,另做了青椒炒鸡蛋,青椒炒肉丝,青椒土豆丝,农家小炒肉……等等,有荤有素。

欧阳清,小仙僧,唐黛一家人都说好吃,辣得过瘾。因为都是新出的嫩椒,有点辣,但又不是十分的辣,适合没有习惯辣味的人吃。

唐黛陪着欧阳清回了长青酒楼,将辣椒的菜式教给了陈师傅,并让他可以自己举一反三,研究出新的菜式出来。

三天后,看着新推出的菜又是空前轰动,唐黛虽累得是腰酸背痛的,但看着长青酒爆满的人,再累也是愿意的。

只是贺柱子来告诉她说,田里的稻子也开始灌浆了,让她回去看看,就又跟着贺柱子的马车,回了唐家村。

回到家,唐风几个也休沐回家了,见到辣椒也都惊奇不已,唐黛为几个人又做了一桌好吃的,犒劳犒劳他们三人,说他们在学堂里辛苦了,将唐雨顺也叫了来,一起吃。

饭桌上,大家边吃边谈论着,阿夕也不时插几句嘴,看上去比刚到唐黛家时,开朗多了。唐雨顺看着越长越齐整的唐黛,出言谢谢她为他爹爹治病。

这次回来,爹爹比以前好多了,不仅能帮娘干活,有时候还陪着爷爷出去收黄豆,身体也强壮许多,这都是小妞妹妹的功劳。

几个谈论着在学堂成绩,都夸唐绝聪明,每次夫子出考题,他都得第一,唐风稍差点,但也经常被夫子当作榜样在学堂里夸奖。唐雨顺也不错,阿夕虽然刚去,但是很努力。

唐黛听着几人的讨论,说都很好,心里也为他们高兴,开心的帮这个夹菜,又催那个吃菜。阿夕话虽不多,但看着小妞高兴,他也高兴,唐黛给他夹的菜,照收不误的吃了个精光。

下午,几个人都去了辣椒地里,帮着摘辣椒,唐黛去田里回来,看稻子灌浆灌得满,高兴的夸贺柱子是种田的能手,贺柱子被唐黛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站那嘿嘿笑,直搓手,王婆子白了他一眼,说他得瑟!

唐黛看着二人难得的小互动,也笑了,又吩咐贺柱子要准备今年第二季水稻的育苗了,等到八月份,第一季水稻收割时,就立即要将田平了,插第二季水稻了,被唐黛夸奖得高兴的贺柱子连连答应了,说一定完成小姐交给他的任务。

唐黛一高兴,一满意,就破财了,嘴一贱,答应将他一家人的月钱都涨了,贺柱子涨二两,其他几个涨一两。贺柱子一听,更是干劲满满的准备育苗的事。王婆子谢谢自家小姐后,笑得见牙不见眼。

唐风几个都去地里摘辣椒了,明天要再运一次去县城,唐黛想好了,外地的长青酒楼还没有开始推出,近时间仅仅是长安县长青酒楼是消化不了这么多辣椒的。

辣椒推出两天后,在长安县是声明大震了,已经有好几个酒楼打听到,这辣椒是唐家村出产的,找到长青酒楼向她订辣椒了,她订了一批,明天得送过去,不过没答应数量,只说先紧着长青酒楼,余下有多少再给他们送多少。

特别白家的酒楼,是白次亲自来找她的,唐黛不是不知道白次家开酒楼,但因与长青酒楼一直存着竟争的形势,就没有帮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