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辣椒大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不看僧面看佛面,白次找上了,也就答应了给他家供辣椒。

只是把话挑明了,长青酒楼有她的股份,菜式她不能给他,辣椒买了去,只能像其他酒楼一样,自己想办法。

唐黛想到白次那一刻的反应,不仅又摇头笑了起来。

当时,白次听了,目瞪口呆,拿眼瞪了她半晌,恨恨得说。

“我就说你是个厚此薄比的吧,你看你,居然入伙长青酒楼,也不与我白家酒楼合作,亏我姐姐喜欢你喜欢得要命,一回娘家就将你挂在嘴上夸赞,别说我娘了,我的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

“呵,不愿听,你别听啊!我让你听的。你这是瞎埋怨人,事实是我入伙长青酒楼时,还不认识你白次少爷呢。更何况咱们是咋认识的?你忘记了。那一脚还痛不?”说完的唐黛坏坏的笑了起来。

“哎,人家说,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是你,唐小妞!得了,得了,你也别再讽刺我了,不给就不给吧,幸好的是,我家的主业并不是经营酒楼,要不然,我们家与你们家非得打起来不可!”恨恨说着的白次站起来甩了甩衣袖,跑了。

这唐小妞也真是的,八百年前的糗事都拿起来提,不知道本少爷改了吗?再不改,想娶唐大妞的心愿怕要落空了。爹爹也是,要买辣椒自己不来,让他来吃瘪!

边想着这事的唐黛,竟信脚慢慢的也走到辣椒地里去了,看着几个哥哥热火朝天的在摘辣椒,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也帮忙摘起来。

顿时,地里欢声笑语,远远的传了出去,惹得村里的人驻足观看。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了,唐家的小妞又发明了一种蔬菜,听说卖得可贵了,怕人家偷,他们家在地边搭了棚,派人在这看着呢,还说今年卖得好的话,明年要带村人一起种呢!

因为村长传的话,一下子让心里嫉妒,和起了坏心思的人,都安抚了下来,明年就带着他们一起发财,现在破坏了,那岂不是明年他们的银钱都打了水漂了!不仅不破坏,还互相监督着,不许他人破坏。

祖屋里的人虽然也嫉妒,但无计可施,将唐菊香卖了后,要脸面的唐老头再三叮嘱家人,近些时间一定不要出去惹事,惹别人议论。听了这话的唐孙氏,扭着她的水桶腰,又去了唐三癞子家。

大家都高兴,可是,有人不高兴了,这不高兴的人是小白,前主子回来了,又找他茬,让他每天在这看着辣椒不被别人盗,他现在从护院变成看地的了。

他,他是对前主子彻底的失望了,见色忘友的家伙,让他白无常没脸在这江湖呆下去了,从杀手到护院,再到农夫,他已经被人笑掉大牙了!

前段时间,他找个了空,出去会友喝酒,人家居然说,江湖上有白无常这个杀手吗?他们怎么不知道?早销声匿迹了吧!

啊,啊,啊!苍天不公,大地不平啊,想我白无常英雄一世,最后的最后变成了一条虫。躺在地头上,新搭起的草棚里的小白,怨恨天,幽怨人,拿起地上装水的碗,高嚎了三声,准备喝水。

“小白,你鬼哭狼嚎干啥呢?”与哥哥们摘完辣椒,往地头走的唐黛,突然听见小白高声嚷嚷了三声。

“咳……咳……没啥,辣椒长得好,高兴呢。小姐,你咋来了?”听了唐黛声音的小白,一口水未咽下,在嗓子里呛了起来,手中的茶碗也掉在地上,一碗水全洒了,还好碗没碎。

“见到我这么激动干啥?水不能慢点喝嘛!真是的,你继续看着,可别给人偷了一个,偷了一个我扣你月钱。我走了,好好看着哈。”唐黛瞅了瞅地上的茶碗,朝小白挥了挥手,掉转屁股回家了。

“……”小白。

小姐,你哪只眼看到我是激动了?我是被你吓的,吓的,好不?哎呀,真是人一倒楣,喝凉水都塞牙!我这好好的喝水呢,也就是感叹了几句苍天不公,竟被小姐吓得一碗水都翻了。

渴死了,得再回家倒碗,可是,有人来偷辣椒怎么办?少一个都扣月钱,要是少了半篮子,那我这个月的月钱岂不是全没了,那我这个月的酒也没法喝了!

哎,算了,等吃晚饭,贺兄弟来了,再回去喝吧。现在怎么办?忍着!不幸的小白童鞋,不禁又泪流满脸了。

只是,泪流满面的他,没想到,晚上,他就被凤容若借走了,唐家村住了这么久,有些恋恋不舍的小白,收到欧阳清的消息,与唐黛解释完,告别后,趁着夜色,又回到他的江湖去了。

欧阳清与小仙僧同时收到了凤容若的消息,欧阳清收到的消息是凤容若已回到京城了,因事多,需借走小白,唐家村他已经安排了小仙僧,暂时护卫唐黛家的安全,请欧阳清勿忧。

小仙僧正高兴的看着唐黛给他抄的经书,收到凤容若的消息后,很是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接替小白的工作。因为,唐姑娘家有好吃的,还可以与她论佛法,论医术,他住着很是适意,为什么不留下来?!

第二天一早,唐黛跟着送辣椒的车又回了长安县,因为长青酒楼第一批来学做菜的人,说好会到。

三批人员教完,辣椒也拉走了一批又一批。欧阳清不知从何处拉了一批冰回来,放在唐黛家地窖里。

按唐黛教的方法,外面用密封木箱,箱底垫着油布做的冰袋,装满冰,上面再隔了一层厚实的棉块,外面是布,里面絮了棉。再上面放满辣椒后,木箱盖订牢实。就这样,辣椒保鲜的运送到凤南国全国的长青酒楼。

物以稀为贵,运去的辣椒经那些学好回去的厨师变成了一盘盘美味的菜肴,端上了长青酒楼的饭桌,一盘卖到天价,都有人买。

从各个酒楼返回来的消息,让唐黛,欧阳清二人信心十足,辣椒定会让全国的长青酒楼火爆整整一个夏天!。

唐黛回家后又多辟了一块地出来留了辣椒种子,准备明年再多买点地种,再带村里每家都种起来。

就在唐黛高兴,辣椒的累累硕果时,田里的第一季水稻也成熟了,第二季水稻的育苗长势也很好,这就意味着她的双季水稻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长安县可以种出双季水稻的消息,不亚于一声惊雷,震惊了长安县的每一个角落,这消息也长了翅膀,不用唐黛申请,王县令已经将这事写成折子递到了顶头上司,宁未雨的爹爹,宁知府手里,并邀请他到长安县来实地查看。

因为宁未雨,唐黛也以朋友的身份发了消息到了省城,请宁知府与宁姐姐一起来长安县避暑,度假。

怕出意外,收割的前几天,也是等府城来人的同时,稻田四周贺柱子搭了很多棚子,请了十几个长工,日夜看守。

这天,唐黛与小仙僧讨论了一上午医术,感觉累了,正午休醒来,只听外面似是全村人都热闹了起来,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迷糊着不知道出了啥事的唐黛,只听有脚步声匆匆向自己房间走来,门被推开,原来是小青。

“小姐,快起来,是府里与县里的人来了,都到村口了,排场可不得了,又是马车,又是锣鼓喧天的,全村人都涌去看了,官兵正在开道呢。”

“……”唐黛无语,只好由小青侍候,赶紧的穿衣,洗了把脸,小跑下楼。

来到院外,官府的马车离她家只有百米远了,李氏,唐华,一家人也都出来,立在外等着了。

唐黛吩咐贺柱子赶紧开了院门,将为头的三辆马车迎进了家,马车停下来,第一辆里走出来的是王县令与他的随从,第二辆是宁知府与他的随从。

第三辆坐着的是谁呀?唐黛疑惑的看着,是宁姐姐吗?看马车的装饰,不像宁未雨的马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