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拍死前浪/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从车里先走出一个嬷嬷,并一个丫鬟,二人一左一右,并立在马车前,等车里的人出来,车帘掀开,走出来的人却让唐黛的心沉了下去,原来是江姨娘!她怎么来了?宁姐姐呢?

盼着的人没来,不想看到的人来了!

“宁知府好,王县令好,江姨娘好,快请进屋里坐。”唐黛思绪顿了一下,忙带着家人上去招呼。

众人进入大厅,见里面的装修与别家的完全不一样,从未见过,都啧啧称奇。前面还在轿子上,就望见一幢新式的房屋,觉得新奇,原来就是唐姑娘家。

桌子是圆的,也不分主次,大家就围着桌子,依次坐了下来,带马车过来的村长唐有望也坐在桌上陪坐着。

贺离,王小敏,手脚麻利的倒了茶水,小青也端了准备好的点心。只不过茶是唐黛烹制的好茶,点心也是唐黛做的,是现代的点心,松松软软的小块甜甜的蛋糕,因为上午唐黛要哄着小仙僧教她医术,就做了老人家喜欢的松软的点心,不想却现在派上了用常。

“好茶,不知是何人所制?”宁知府喝了口茶,清香立即溢满整个口腔,不由得赞叹道。

“谢宁知府夸奖,是我所制。这点心,您也尝尝。”唐黛不慌不忙的回了,又动手拿了一块点心递给宁知府。

“好吃,好吃,又软又香。这也是唐姑娘所做的吧?唐姑娘真是心灵手巧!”尝过蛋糕的宁知府又连连夸奖起来。

一旁的江姨娘,王县令听了,也一人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尝了尝,喝了茶,也禁不住夸奖起来。特别是江姨娘,本让宁知府带她一起出行,只不过是虚荣心作怪,想让别人看了,觉得宁知府看重她。

来的路上,总想着村户乡下,不管人与物,怕是见不得世面的多,却不想一来唐黛家,竟然有她没有喝过的好茶,有她没吃过的点心,而且别处她也没看到过,不由得一双狐狸眼里的眼神带着深思阴鸷下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唐黛。

唐黛也感觉到了江姨娘的眼光,装作没发现,给村长爷爷唐有望也拿了一块,让他也尝尝味道。

哼,就这个就能让你意味深长,我这里,你没看见过的,没有吃过的,多呢!连凤容若也在猜测,都拿我没办法,就你,能意味深长出什么出来?!

等几人歇了一晌,续了几次茶,又吃了几块点心,唐黛估摸着歇够了,就起身请几人去田里看已成熟的早水稻,还有晚水稻已育成的苗。

几人坐着马车到了那一片一望无际的稻田边,看着望不到头黄澄澄的水稻,稻穗将稻禾都压弯了腰,一阵风吹过,稻田便成了金色的海洋,稻浪翻滚,极其壮观惹眼。

宁知府看着看着,竟然觉得胸中豪情万丈,对着跟随的人员说,他想做首关于稻子成熟的诗,这景象太让人感慨了,可是想了半天,又觉得无从下手,摸了摸头,豪情熄火了。

“哈哈……”看着有点逗的宁知府,跟着的人员,包括王县令与唐黛,不禁都笑了起来。还好,宁知府为人随和,也不生气。与跟随的人员说,谁做出了好的,他奖励谁一支上好的毛笔!

“宁知府说话算数?我要上好的湖笔!”唐黛调皮的看着宁知府,眨巴眨巴着一双清澈的丹凤眼。

她想起前世背过的一首词,是她喜欢的,不妨碍她此时抄袭一下。目的是词传出去了,稻子的名气传出去了,长安县的名气也将传了出去,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唐小姑娘还会做诗词?真是不简单。我说话算数,不过也要你的诗词好,方能算数。”宁知府道。

跟随着宁知府的一众人,王县令,还有那江姨娘,都不禁惊奇的看着唐黛,越来越觉得这小姑娘果真是不简单,但都又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她。

咳……咳……唐黛咳嗽了几声,装模作样作沉思状,望着远处的稻田,在头脑里翻找着词人辛弃疾的那首《西江月》。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

唐黛只背了前三句出来,一众人的眼光从怀疑转眼变成了不可思议,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这小姑娘难道真是神童?九岁的女娃,半炷香功夫不到,就做了一首这么好的词出来,词虽与眼前景像不是很贴合,但却是由彼及此的想像,更显出眼前的丰收景色来。

背完了,歇了声的唐黛,见周围一片寂静,一点声音也没有,忙转过身来看着众人。

“咳……咳……是不是我做的不好?”见众人的眼光都看着她,宁知府也是,不由得有些慌了,这首词不好吗?这个时代的人不喜欢?

“是你做的太好了,让我们吃惊啊!哈哈……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啊。唐姑娘真是天才,真是让人不可思议。”瞬间田头掌声雷动,宁知府也说出了这番极尽赞美的话。

“呵呵,过奖了,宁知府过奖了,谢谢大家欣赏。不过,宁知府,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吗?”唐黛心里有点偷了别人东西的惭愧,心虚的打趣了一句。

“啊?……哈哈……”听了这句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形象比喻,众人先是一愣,明白过来后皆都大笑起来。

这小姑娘的确是太伶俐可爱了,怪不得能琢磨出两季水稻的种法,以后将是,前(钱)途无量啊!又得了宁知府的欣赏,不简单哦。

让唐黛没有想到的是,这首词在以后的岁月里,竟然在凤南国风靡全国,她自己的名气随着这首诗,随着双季水稻,响彻天际。

看完水稻,又去看了第二季稻的育苗,宁知府是连连点头,并告诉唐黛,他已经请了折子到京城,估计不久,京城也会派人来察看。

唐黛明白,京城人若是来察看,必定是上报了当今圣上,圣上派人来的,看来在凤南国全国推种水稻的日子不远了。既然冥冥中上苍让她穿越来到这时代,那必定是有他的用意的,就让她用自己的知识,为这个时代,为凤南国的芸芸众生尽一点微薄之力吧!

太阳西落,一众人返回,王县令本是安排了宁知府回长安县县衙里住的,但因唐黛力邀,宁知府答应回唐家村住,见上司返回,王县令也跟着回了唐家村。

“宁知府,若跟着宁姐姐叫呢,我还得叫你一声宁伯伯呢!你来我这,我很是高兴,不仅仅因为你是知府大人。所以,你必须去我家住住,要不,下次宁姐姐问我,我都不好意思与她说,你来没有好好招待你。”回程的路上,唐黛坐进了宁知府的马车里,一本正经的看着宁知府说。

“啊,哈哈……是,是,你以后也别宁知府,宁知府的叫了,叫了生份,雨儿也得怪我摆官架子呢,你就叫我宁伯伯吧!”看着唐黛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宁知府开心的大声笑了起来。

“是,宁伯伯,那你以后也叫我小妞吧,也不用唐姑娘,唐姑娘的,我听了也生份。”唐黛学了宁知府的语气,调皮的回了句。

“好,好,小妞快人快语,我喜欢。怪不得雨儿那么喜欢你,拿你当朋友,就你这直爽的性格,我也喜欢,哈哈……”

外面跟随着的人听宁知府的笑声不时从马车里传出来,都惊讶不已,小姑娘真是嘴甜,你看,逗得知府大人笑个不停。

只是另一辆马车里,江姨娘听了却沉下了脸。

“宁伯伯,宁姐姐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呢?她没有回府城么?”唐黛担心宁未雨。

“呃,你宁姐姐没回来,在北方她舅舅家住着呢。”宁知府和气的回了。

“她……身体现在还好么?”

“来了信,说已经好全了。说起雨儿的身体,小妞,宁伯伯得感谢你啊!是宁伯伯忽略她了,本府以为给她吃好的,穿最好的,在金钱上不断了,就是关心她了,是本府错了啊!唉……”宁知府叹了口气。

“雨儿临走时,与我秘谈了一个晚上。有些事,没有证据,我也是无法,只是本府已是留了心了。小妞,你放心,等雨儿从她舅舅家回来后,我肯定不再让前面的事发生在她的身上,谁也不能要了她的性命,否则,我怎么对得住她长眠于地下的娘亲。”更何况,她娘亲,是我最爱的女人!宁知府顿了一下,还是接着了把话说完了。

听宁知府说完,二人都沉默了,只半晌,唐黛点头道:“宁伯伯,我相信你,你是个好父亲,只是有些事防不甚防,不怪你!”

马车很快就回到了唐黛家,唐黛亲自将几人的住宿安排好,因为有江姨娘在,唐黛留了心眼,宁知府,王县令,江姨娘三人及侍从全安排在一层住,江姨娘安排最里间的位置。

其他跟随的人,安排在下人院那住下。主楼的二层,三层除了有仙僧一直安排住二层,其他客人未安排人去住,并叮嘱小青小心盯住江姨娘,其他的事她不用管。

唐黛安排完住宿,大厅里让贺离,王小敏侍候着一众人的茶水琐事,她进了厨房做饭,让王婆子帮忙烧锅,唐华帮忙打下手。李氏还在豆腐坊忙着,没回来。

灶下刚升起火,唐风从学堂里回来了,是唐黛给捎的信,没想到还很快,正好回来陪客人。

菜端上桌,极度丰富,山上的野味,河里的鱼虾,还有这次欧阳清带回来的,不知道哪弄来的干海货,辣椒,豆腐,豆芽,东坡肘子,东坡肉,唐黛自己做的泡菜,还有她闲时做的一点松花蛋,都拿出来了。

酒有买的上好的状元红,还有唐黛亲自配制的花酒,果酒,米酒,还有药酒,男女老少皆宜!

宁知府,王县令,包括江姨娘在内,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酒水,竟然全是唐黛做的,突然想到一句话: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唐小妞做不到的!

唐村长一直陪着,看着心里不禁感叹,小妞这是摔破头摔得好啊,竟摔得此般能干聪明!

席上,唯有一人,变了脸色,因为她尝了唐黛做的药酒后,家里是医药世家的她,怎么会不懂,没有对药材与酒水的熟练精准的把握能力,做不出这又滋补,又想法奇特的药酒,口感好,配比比例精准!

一个小村姑的医术如此好,那毒呢?对毒药的把握呢?那小贱人到此住了一个月后,又没有什么异样的去了北方,难道……?

不好!如若这小村姑懂毒,那小贱人的毒若是解了?她不是白等了这么久,白忙一场?今天晚上得让上次那没有得手的无用的东西,将功补过,去北方查看,不然,她睡不安稳!

唐风,唐黛轮着向宁知府敬酒,王县令,唐村长也跟着一起敬,菜只吃了一半,宁知府就有醉意了,说话都开始有些大舌头,大家更加放松,不说着打趣的话,满桌的人欢声笑语,江姨娘脸上也得体的笑着,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是怎样的心急如焚了!

唐黛心里明了的看了她一眼,讽刺的笑了声,江姨娘有所感的朝唐黛看了,看唐黛红着小脸,又在敬王县令酒,又觉得自己是错觉,只是,心里,却升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小……小妞……你真是个聪明的女孩,你哥哥唐风也聪明,学问学得扎实,我很欣赏他。这次,双季水稻种出后,你们家功劳最大,等晚稻成熟后,我就给你家请折子,请皇上嘉奖。你们家的前途无量啊!”宁知府喝得一高兴,大着舌头开始了话唠。

“谢谢宁伯伯,我们家可不敢贪功劳,若没有唐村长,王县令,还有宁伯伯你们的大力支持,也没如此的顺利,要说功劳,你们都有功劳。”唐黛很官方的接了句。

“哈哈……小妞就是懂事,这次我在你家会多住几天,我估计京城的人很快就会到了,我等着他们来了后,再一起回府城。小妞欢迎吧?”

“是,是,小妞真是懂事!”王县令,唐村长一听唐黛的话已经是乐得笑眯了眼,又听宁知府夸奖,也忙不遗余力的附和着。

“哎呀,宁伯伯说哪里的话,别说住几天,就是住个十天半月的,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哪有不欢迎之理。”

“哈……”这顿饭吃了大概二个时辰才吃完,宁知府,王县令都已经是八分醉意了,由贺住子,贺仁扶着去房间里休息了。

江姨娘也由小青侍候着,似乎也醉了,一路上走得是弱枝拂柳,摇摇摆摆的去她的客房休息,至于是真醉,假醉,她知,唐黛也知。

小青扶着时,唐黛暗中给了她一个眼色,小青回了个眼神,示意她明白!唐黛又与李氏叫着,说她也喝高了,头痛,她要先去睡觉!

李氏,王婆子,唐华几个将桌上的残羹剩汤收拾完,厨房里洗涮干净,熄了火,也各自去休息了。今天白天事多,大家都忙得累,晚上都睡得熟。

只是在一层,江姨娘的窗外,却出现了一个人影,房内灯火未亮,只有天上的月芽儿发出的淡淡模糊的光亮,照着唐黛家的庭院,照着那扇紧闭的小窗。

小青躲在院中一棵树上,刚好栖息她柔小的身体,半晌,只见窗户开了,里面有人与那人影说了几句后,窗户关上了,似乎从未打开过。

窗户下的人影消失在唐黛家院里,小青也跟着消失在那棵树上,只是,半晌后,另一棵树上,等小青离开后,又有一个人影飞起,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