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是双刃剑/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瞬间,唐家村村外的密树林里,传来一阵刀剑打斗声,往近一看,是一男一女,男的用的是刀,女的用的是剑,二人都蒙着面巾。

男的正是刚刚立在江姨娘窗外的那个人影,女的是小青,一阵激烈的搏斗后,二人分开。似乎二人都无恋战之心,分开后,男的继续往长安县城的方向而去,小青则转回,回到唐家村。树后的另一个黑影跟着离开,也往长安县城飞跃而去。

“小青,你回来了?”卧在床上假寐的唐黛,听有人推开自己的房门,睁开眼问了声。

“是我,小姐。”小青背上背着剑,进了门,又摸了火折子将油灯点亮,刹那间,晕黄的灯光照满了房间。

唐黛从床上坐起,撩开白色的罗帐,将头伸了出来,看着背着剑的小青。

“怎么样?”

“小姐猜测的没错,果有人前来联系,吩咐那人去北方宁小姐舅舅那,打听宁小姐现在的身体状况。我追到村外试探了一番,轻功比我稍差,武功与我应是不相上下。”小青边回唐黛,边取下自己背上的剑,放入唐黛房间厨柜的暗格里,藏匿了起来。

“看来晚上的酒她喝出了味道,不愧是医术世家出来的女儿。只不过,我这招打草惊蛇也果真让蛇现了形。那江姨娘家到底是什么身份,仅仅是开医馆的?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一般出嫁的女儿身边能用得了如此武功高强的人,必非泛泛之辈。”唐黛接了话分析道。

“我也这么认为,现在小白不在,也无人去追踪,小姐,你看怎么办?那人到了北方,恐将对宁小姐不利。”

“无妨,宁姐姐那边应有防范,那人不敢明着动手,但是就怕他使用暗招。只不过,我们既是知道了,得想办法,在那人到达之前通知宁姐姐。小白不在,你又不能离开,小仙僧那要顾着我外公,还真是无人可用,唉!”唐黛有些为难的叹息了声。

“夜深了,你去休息吧,容我想想办法,明天再做计较。”

“是,小姐。你也早点休息吧。”

长安县凤容若宅子里。

黑影楚陌进入宅子后,又闪身进了内房,房间内的凤容若听见了敲门声,起身燃了灯火。

“进来。”

“主子。”

“怎么回来了?发现了什么情况?”

“是发现了新的情况,今天属下无意间发现了诛魂阁的人,便跟随在那人身后,却不想那人去的地方,出乎我意料!”

“唐家村?”凤容若听了挑了一下眉毛。

“主子是怎么猜到的?”楚陌有些惊讶主子的聪明,瞪眼看着自家主子。

“你的语气。接着说。”

“哦。那人去了唐家村后,就去了唐姑娘家,我担心他对唐姑娘家不利,就紧跟着也进了唐姑娘家。却不想,原来唐姑娘早就有防范,竟让小青躲在一棵树上,盯得紧紧的。”

“我说过,别小觑那牙尖嘴利的小东西,要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后来呢?”

小东西?主子竟然在唐姑娘背后叫她小东西,还是牙尖嘴利的小东西!楚陌头上一头黑线飘过。

“后那人联系的,竟然是宁府的一个姨娘,听话语,不是针对唐家的,是针对宁知府的女儿,宁大小姐的。也就是那个被唐姑娘救起的,哦,属下还打听到,唐姑娘的大哥唐风,似是喜欢宁大小姐。唐姑娘这是护短呢,护着未来的大嫂。哈哈……”楚陌说着,说着,突然想起自己偷听来的八卦笑了起来。

“你很闲?还有时间管这些男女小事。”凤容若淡漠着一张俊脸,见楚陌讲到后面竟然在那开心的笑,很不屑的当头给了楚陌泼了一盆凉水。

“啊!不闲,不闲,我哪能闲呢。主子,接下来怎么办?那人要抓回来不?小青与那人打斗时,我看着武功并不是很弱,应是诛魂阁的二流杀手。只是奇怪,诛魂阁的杀手怎么会听命于一个小小知府后院的姨娘?”

“不用,随他去。你不是说小青打斗后让那人走了?那小东西估计是有意图的。我们现在只要管着无人伤了她与她的家人便可。这次,皇上竟派我到这来,过问双季水稻之事,可见皇上对凤南国国力的发展心里是多么的渴望,只是可惜……”凤容若说到后面停了。

“是,主子。那我再回到唐姑娘家去?”

“恩,我写张纸条,你递给小青,让她今晚就给她的主子,那小东西我估计现在应该在床榻间翻来复去睡不着了,想着要怎么将这里的消息,传到北方宁大小姐那里呢!呵呵……”凤容若说着,想到唐黛的样子,轻笑了几声。

“传消息到北方,让人示警宁未雨的舅舅,告诉他将有人对他外甥女不利,加强防范。那小东西真让人操心,总认为自己很强大,别人都弱小,现在自身都快难保了,还保着个没影儿的大嫂,真是笨。”

“……”楚陌接过凤容若递来的纸条,转身按主子的吩咐做事去了。

高冷话少的主子咋一见着唐姑娘的事,就话唠了呢?!唉!真让人操心。还说唐姑娘让他操心,我看唐姑娘比他好多了,楚陌无语的腹诽着自己的主子,暗暗的鄙视了一番。

不过,主子说得对,这双季水稻就是把双刃剑,能给唐家带来荣耀,也能给唐家带来灾祸,也不知唐姑娘意识到没有!不管了,有主子在,谁敢动得了她!

在床上翻来复去想着如何把消息传给宁未雨的唐黛,想半天,决定去找欧阳清,就是不知欧阳清是不是还在长安县,辣椒的事忙好后,她回家忙水稻的事,也没与他联系。

想到最后,实在太困了,竟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早晨醒来,发现自己枕边有张纸条,惊得唐黛出了身冷汗,她是有多轻心啊,有人来了,放了纸条在枕下,她都不知道!

只是看了内容后,冷汗收了,笑容浮上了脸颊,问推门进来的小青,纸条是不是她放的?

“小姐,见你睡熟了,就没吵醒你,吓着你了吧?那是楚侍卫昨夜拿来的,是凤世子传给你的,说你见了会开心的。”

“是吓一跳,是我睡得太死了。开心倒是不会,不过,我放心了。没想到,楚陌回来了,还将消息已经传给了宁姐姐,我不用担心她了。”

“……”小青。小姐啊,这明明是凤世子做的事,你为毛故意忽略呢?无视他,将功劳记在楚侍卫身上!凤世子要伤心死了。

因为家里有客人,唐黛不敢晚睡,虽然还困得狠,还是强忍着睡意,爬了起来,穿戴洗涑好,下了楼。

早晨,吃好早餐,几人正在闲聊,却见宁知府的随从,匆匆的从院外走了进来,向宁知府禀报。

“大人,京城皇上派的查看双季稻的钦差大人到了。”

“快去迎接。王县令,快,快!”宁知府赶紧起身往外走去,一边还叫着王县令。

霎那间,跟随宁知府,王县令的人,“哗啦”一声,都跟着自己的大人迎了出去。唐黛也带着家人,跟了出去。

只见远远的一辆马车向唐黛家驶了过来,无唐黛想像中的官兵开路,也无仪仗。恩?这画风怎么不对,在现代电视上拍的,钦差大人到了,那可是又威风又隆重,百官跪着迎接,百姓也跟着叩头迎接。这大人来,咋这么冷清?

马车在院门前,大家面前停了下来,一看驾着马车又当了车夫的楚陌,唐黛眼角抽搐,这是弄错了?不是什么钦差大人,是那高冷装逼的假仙儿,毒舌的到了。

车帘掀开,凤容若扶着车门,下了马车,宁知府是认识凤容若的,他进京时,见过这凤世子一次。因为长得是风华绝代,俊逸无双,据说一身武功高强,凤南国上下无人能比,且心计甚毒,手中掌管着二十万兵马,是当今太子最大的靠山,又得皇上器重,所以凤容若一露面宁知府就认了出来。

其他人却并不认识,都如唐黛一样,以为搞错了,这一车一人一马夫,而且,看上去容颜俊美无双,如此年轻,最多十八岁的模样,怎么可能是京城皇上派来的!

“楚陌!”见众人复杂的眼神,想必是没有想到是他来!凤容若淡漠俊美无双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眼神锋利的扫过宁知府,王县令一众人,在唐黛身前停了下来,冷冷的叫了声楚陌。与在唐黛面前耍赖的凤世子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是,世子。”楚陌应了声,从怀里掏出一块闪闪发亮的金牌,对着众人亮起,上面有一个大大的皇字。

“众人听令,此乃当今圣上所赐金牌,命我家世子凤容若,巡查庆安府长安县唐家村种出双季水稻之事,以后双季水稻一应之事,都报与凤世子处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等听令。”在楚陌亮出金牌时,宁知府已带众人跪下了,听令后,三呼万岁。

“大家平身,都起来吧!”楚陌收了金牌,叫大家起身。

只是一侧头,却见自家主子嘴角抽搐,眼睛盯着唐姑娘,楚陌顺眼一看,不禁乐了,原来刚刚大家跪下时,唐黛却是没跪,蹲着的,大家都起身爬起来时,她这蹲着的却比人家跪着的都累似的,竟摔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摔着挣扎了半天,在小青的帮忙下才站起来的唐黛,气呼呼的瞪了凤容若一眼,叫你装逼!这古代真是不好,见官要跪,因为宁姐姐,她是得了便宜,见宁伯伯也好,见王县令也好,她和家人从没跪过,也没人与她计较!

今天是亏大了,因为一块死物金牌,还得对着那假仙儿下跪。哼,她就不跪,她跪天跪地跪父母,其他任何人她都不跪。男儿膝下有黄金,她这女儿膝下也是有黄金的!

众人皆进入院子,在大厅里落坐,大家都围着凤容若坐下,宁知府把自己昨天至今天,去田里勘察的结果说了一遍给凤容若一听。

凤容若仔细的听着宁知府说完,点了点头,表示他听到了,冷冰冰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什么语言表示。楚陌已经习惯了自家世子的态度,立在凤容若身后,菩萨般一动也不动。

见凤容若冷着气场,一点话语也没有,众人也不知道说啥,大家摸不清这凤世子的脾气,可不敢乱说。只有宁知府搜肠刮肚,想着怎样破了这场面,不让冷场。

突然他眼睛一亮,想起唐黛做的词。又把这事当趣事,说与凤容若听,还一边夸奖唐黛聪明伶俐,才华横溢!

正端着点心送进来的唐黛,看宁伯伯一个四十岁的人,在凤容若面前拘谨着,找话题与他聊天,不禁又拿眼瞪了凤容若一眼!又听在说她做的词,夸奖她,不觉老脸又红了,看来这偷词的贼她是做定了,一辈子都没法金盆洗手。

“恩?是吗?唐小姑娘真是天才,不仅会双季水稻,还会做词?”凤容若一听宁知府说自己的小东西,来了精神,坐正双眼盯着宁知府问,还很官方的也夸奖了唐黛一句。

“是啊,是啊,世子有兴趣,下官就背给世子听听,很是朗朗上口,我听一遍就能记下了。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宁知府又将唐黛做的词背诵了一遍。

“好,好,的确好!”凤容若听完后,心里真觉得好,大声夸赞了起来。

顿时,大厅里打开了话题,大家都议论着,夸赞着,由此及彼,又说了些别的,凤容若虽然还是冷着一张俊脸,但偶尔也会插一句,让人觉得,他这个凤世子,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

晌午,又是唐黛做的主厨,李氏,王婆子,唐华打下手帮忙,又是一顿丰盛的饭菜放满了全桌,大家又是边吃边“啧啧”称赞不已,说唐黛厨艺高超,菜做得好吃!

因为大家发现,只要说到关于唐家小姑娘的事,凤世子高冷的脸才会缓和下来,官场上混的都是人精,谁不会察颜观色,所以,一顿饭下来,从头至尾,除非不说话,说话必就是唐小妞,唐家小姑娘。

默默吃饭的唐黛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凤容若却还没自觉,一说唐黛啥,俊脸上就染了微笑,窘得唐黛不时拿眼神射他!

凤容若凤世子要么也回他一个眼神,要么装无辜,别开眼去,一副自得其乐,我爱干啥干啥,关你唐小妞啥事的神态!气得唐黛拿着筷子直戳碗底的饭,生生忍住了要扑上去捏凤容若假仙脸的冲动!

撕了你这装逼样,nnd,气死姐了!

吃完饭,经凤容若的提议,说是他要亲自去田里看一看,方才放心!

“凤世子,不知察看后,你是怎么安排的?可与下官一同去府城?”宁知府问了声。

“下午查看后,本世子自有安排,就不用你们陪着了。宁知府与王县令都要忙公务,田边察看完,各自回去吧!”也不要住在小东西家了,人多碍眼,也不安全。后一句才是凤容若的真正心里话。

“是,世子,我们看完后立即起程回府城。”宁知府不敢多话,也不敢提在唐黛家多住一宿再出发,吩咐下人收拾东西。

后面跟随的人,江姨娘,王县令,都立即回客房收拾,将身边的东西装上马车,准备陪着凤世子察看完后,就地出发。

“……”唐黛看着,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凤容若这是在替她下逐客令,这些人住在她家碍他什么事了?

不过,唐黛也并未多言,一是在众人面前维护凤容若的威严,二是她想留的人也就宁伯伯一个,如若宁伯伯住下,那江姨娘势必也会跟着住下,虽然她翻不出什么风浪,但看着她,她会膈应,还是走了好。

众人都上了马车,本想让贺住子赶出自家马车的唐黛,却见凤容若站立在他马车前,眼神看她,并未上车,似在等人。

等谁呢?唐黛朝四周看了看,没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