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官大一级/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凤世子让你坐他的马车。”与楚陌说完话的小青回到唐黛面前说。

“……”在等她!唐黛拿眼睛偷偷打量了一眼四周,见众人的车帘都是放下的,吞了吞口水,朝小青点了点头。

然后,像做贼似的,窜到凤容若的马车前,也不用人扶,也不等他先上马车,“跐溜”一声,自己窜进了马车。

看着自家小姐这丢人的模样,小青也无语的跟着上了马车。

坐他的马车很丢脸吗?看着唐黛这个样子,凤容若眼角抽搐,额头上划过三条黑线。无奈的摇了摇头,等小青上了马车,也抬脚进了马车。

一路上,凤容若倒没逗她,也没说话,眯着眼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

唐黛见了也放松下来,打量着马车内的装饰,马车内除了车壁是原木色,其他的都是白色,清清冷冷,整洁大方,一如凤容若清冷的性格。

马车中间有一张小茶几,上面铺着棋盘,旁边两个白玉棋盒,里面放着黑白棋子。茶几间有小抽屉,应是放些小杂物的。整个茶几看上去,也是简简单单,一眼就能看清的几样物什。

在前世就怕坐长途车,长途飞机无聊的唐黛,一坐下来老毛病就犯了。百无聊赖的她,也不管凤容若,拿了白玉棋盒的棋子,左右手,自己与自己下起棋来。

只是下着,下着,不知不觉中,竟然自己跟自己下得入谜了。不知何时,凤容若睁开双眼,看着自己与自己下棋下得不亦乐乎的唐黛,眼神复杂深远,又迷离了起来!

她到底会多少东西?不谈其他她会的东西,就仅仅是琴棋书画,诗书酒茶,现在他没见过她会的,也也许是他还没有机会见的,就只有琴这一样了!

顶尖的厨艺,顶尘的茶道,顶尖的棋术,会种田,会书法,会画画……他真的迷惑了,感觉小东西就像一道迷宫,他越是想了解,却越是深陷期中,进退无路!

“凤世子,到了!”马车停了下来,宁知府的声音,唤回了凤容若的思绪,也惊醒了还在想着下一棋的唐黛。

“嘿嘿,不好意思,坐车太无聊了,棋艺太臭,污了凤世子的眼。”唐黛看着凤容若似要穿透她的眼神,干笑了两声,解释道。

“我看你谦虚了,能自己与自己下棋,还能下得那么好的人,放眼凤南国,包括我在内,估计也就三人而已。”凤容若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完了,她又作死了,以为凤容若只是懂棋的唐黛,一下子作过了头,握了握拳头,心里紧张得汗都快流出来了!她没想到凤容若精于棋艺,不仅也会左右手下棋,而且还看懂了她的棋道。

“哪三个?”唐黛咽了口口水问。

“你,我,还有一个人,就是当今的圣上,外号被大臣们唤作”棋篓子“的皇上!就是仙僧都不能下得精,只是会而已。”

“……”顿时,唐黛心中哀嚎了无数遍,作死,作死,不作不死啊!好好的,她手痒啥呢!又暴露了一样在凤容若这个毒舌的面前。

小青,看着二人来来去去的说话,都忘记了外面等着的人。不由得佩服这两个,佩服得五体投地。

“咳……咳,小姐,我们要下车了吧。下面的人都在等着呢!”又不知车内发什么事,也不敢催促。

“哦,哦,对,对,快下车。”唐黛听了小青的话,似听到了天籁之音,急急的掀开车帘,跳下了马车,竟比兔子都快,都敏捷。

“……”凤容若,小青看着,又无语了,也不怕摔着,又摔破你那聪明,奇思妙想的脑袋!上次是摔得聪明了,再摔一次,估计是得摔笨了。

众人跟在凤容若后面,察看了水稻田与育稻秧田,也不等凤容若明示,都向这位钦差大人,凤世子拱手告辞了。

看他那对唐小姑娘看重的模样,以后这事,也用不着他们插手,他们操心了!只等晚稻成熟了,功劳能记他们的一份就行。

众人告辞后,唐黛又坐着凤容若的马车,返回了唐家村。这一次,凤容若来的身份不同,就连李氏都知道了,原来救了她家小闺女,还到她家来住过几天的凤公子,竟然是王爷的儿子,又是钦差大人。

所以,见唐黛带着凤容若进了家门后,大家都拘谨起来,没有以前那么随意了。王爷的儿子啊,皇家宗族啊,谁敢随便的得罪啊!

唐黛见自家家人拘束的模样,凤容若又不苟言笑,心里想着要给凤容若赶走了,就像凤容若赶宁伯伯他们那样。

晚饭后,趁家人歇息了,唐黛从三楼自己歇房里,慢慢走到二楼书房,一路上心里做着斗争,毕竟人家现在是钦差大人,俗话说:胳膊扭不过大腿!她赶他,会不会得罪他了呀!

凤容若坐在唐风的书房里看书,门被推开后,只见小东西磨磨蹭蹭的走进书房,似有话与他说,又不敢说!凤容若不禁挑起眉,牙尖嘴利的何时会露出这副乖顺憋屈的模样?!

我委曲她了吗?没有啊!

凤容若心里检讨一遍后,还是没有想到为什么唐黛会做出这副模样,决定问一问,于是清了清嗓子。

“咳,咳……唐姑娘,你有什么事?”

“那,那个,你准备这次在我家呆多久?”唐黛抬起低垂的眼帘,迅速看了一眼凤容若,憋出了这么一句。

“恩?你问这话的意思,是想本世子住得久一点呢,还是不欢迎本世子在你家住呢?”凤容若淡然的看了眼唐黛。

“是,是……不是,不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

“是住短点好,我娘亲他们看着你拘束。”唐黛闭着眼,狠狠心说出心里的话。

“呵……你这是下本世子的逐客令了!告诉你娘亲她们,不用拘束,以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本世子又不是老虎,不吃人!习惯就好了,别的,你最好不要想,本世子觉得住够了,想回去了再回去。”凤容若一听拉长了脸,欧阳清那小子能常来住,他一来,就赶他走,非不如你的愿!

“……”唐黛听了凤容若的话,极度想抓狂了,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不禁在心里泪流满面,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更何况,现在,此时,他的官比她大了n级啊!

“哦,好吧!”唐黛极度憋屈,极度愤怒的答应了。

然后,不再看凤容若一眼,又磨磨蹭蹭的回了自己的房里。晚上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早上又顶着一双熊猫眼起了床。

而看着唐黛走出书房的凤容若,放开了手上书,嘴角勾了又勾,轻声笑了。小东西,总算是让你吃瘪了一回,这次亮不出你的利爪了吧!

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睡觉,一夜好梦,早晨都是笑醒的,神清气爽的起了床。

早晨吃早饭时,神清气爽的凤容若看着顶着黑眼圈的唐黛,心下又偷偷的笑了。突然觉得在唐家村的生活真是不错,必须多住一段时间!

因为,京城,府城,县里的官家都来验看过了,水田里的稻子必须尽早收割了,上午,贺柱子就带着长工去了田里,开始收割水稻。顿时,一百五十亩水稻田里呈一副繁忙丰收的景像!

就连凤容若看了,都为之惊叹不已,回来后忙写了奏折,让楚陌派人递回了京城,报告他察看双季水稻的结果,以及看到丰收的农田景色的感想。

京城皇宫里的皇上,看了凤容若的奏折后,也是欢欣不已,若不是国事繁忙,他都想出了宫,去看看凤容若描述的景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