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三人联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唐黛家来说,这是个火热的夏天,外面,稻田里,一边收割,一面平地开始晚稻的插秧,地里的辣椒一批批的运往凤南国全国的长青酒楼。

而家里,凤若若,欧阳清都住在了唐黛家,唐风,唐绝,阿夕,贺仁放了半学年的假期,都回了唐家村,也住在家里,一时间,唐黛家的三层楼上住满了人,空前的热闹。唐雨顺还时不时的跑来凑凑热闹。

进入三伏,天热得出奇,外面骄阳似火,白云山上的树叶子都晒得恹巴了,长龙河的河水也被太阳晒得蒸发了大半,可怜兮兮瘦成竿子躺在长龙河河床中。家门口守门的两只毛球也被唐黛牵进了阴凉处。

两只毛球:主人还算有点良心,终于想到它俩了,这天热得它俩恨不得学了狗,要吐舌头散热了!

幸运的是家里的晚水稻趁着雨水足的时候种下了田,现在根须都牢牢的吸在了田泥里,要不然,唐黛真要急得焦头烂额了,早水稻,风调雨顺的长成,收进了家,要是败在晚水稻上,就得不偿失了。

气温太高,又没有空调,热得心烦气躁的唐黛也不管地窖里的冰块越用越少了,让贺柱子与贺仁搬了出来,楼上楼下放满,大厅里更是四角都放了,大门关上后,瞬间唐黛感觉身上凉快多了。

身着一红一白的欧阳清,凤容若从外面推门走进来,看见家里这副模样,不仅扯了扯嘴角,唐小妞这是有多怕热啊?

二人走进大厅,看见大厅里仰了八叉的躺着个人,定睛一瞧,唐黛正豪无形象的睡在长椅上,睡得正香,口水从嘴角流出来,牵着细细的银丝。

“噗嗤……呵呵……”欧阳清与凤容若同时笑出声,又摇了摇了头,唐小妞就从不走寻常路,凤南国虽然男女大妨不是很重,但是也没哪家的闺女就这么没形象躺在自家客厅睡觉啊!

唐黛觉得不能怪她,只能怪天气太热,昨晚一个晚上没睡好,所以弄好冰块后,贪图凉快,跑书房拿本书,到房间拿了枕头,靠在大厅的长椅上看书,可是没想到,看着看着,竟看得睡着了。

虽然二人的脚步很轻,笑声也不大,但睡觉很警觉的唐黛还是被惊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一红一白两个俊男,立在那看着她!

还迷糊着的唐黛,突然流着口水笑了,以为自己在做梦呐。哇,帅哥啊,而且还两个,顿觉自己艳福不浅的唐黛又开始作死了!

“啊,这梦简直太美好了,竟然有两个大帅哥,哦,还是穿着古装的帅哥,来,来,陪mm喝两杯去,大热天清凉清凉,哈哈……”

“……”听着唐黛与平常不一样的话语,欧阳清一脸惊讶,说不出话来。黛黛今天这是咋的了,得癔症了?

“……”凤容若一听,脸顿时黑了,小东西三天不削她,上房揭瓦了,竟然让他与欧阳清两人陪她喝一杯去。叫他一个人,勉强还能接受,居然叫呆子表弟一起,不行,他不接受,他心里不爽!

“唐小妞,唐黛,真要喝一杯去?”凤容若黑着脸,咬牙切齿,提高了声音。

“哎呀,妈呀,这是哪?哎呀,晕了,作死了。”唐黛一听凤容若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这里不是现代,是古代,两个帅哥就是古代的,不是穿着古装的现代的帅哥。

嘀咕了一句唐黛,赶紧坐了起来,找不到擦口水的,直接抬起袖子擦了擦了嘴角流着的口水,又用胖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睡得满是印痕的小脸,再揉了揉迷茫的双眼,然后装傻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两人。

“那个,我刚才做梦呢,我说啥了?说啥了都不算哈,梦里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不让我俩陪你喝二杯去?”凤容若依然黑着脸。

“不了,不了,哪敢呢?我前面就做梦的,做梦的啊!”唐黛赶紧把头摇成了拨浪鼓,矢口否认。

看自家表哥又欺负唐黛了,欧阳清不高兴了。

“表哥,黛黛就做了个梦而已,哪有你这么较真的?黛黛,别理他,他这人就这样,一点人情味,一点风趣都没有,喏,就像你所说的,没有一点幽默感!整天冷冰冰的,就像别人欠了他几百万两黄金一样。”

恩,恩,唐黛一听,深有同感的点头,见凤容若刚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又黑了下来,唐黛顿时决定抱住欧阳清的大粗腿,站起迅速躲到欧阳清身后去了,扯着他的衣袖,探出个头,瞅着凤容若。

看着唐黛的爪子抓着欧阳清的衣服,凤容若的脸更黑了,浑身开始放冷气了,但那个人是自己的表弟,他不能突然好好的找借口削他一顿,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黛黛,地窖里的冰不多了吧?”欧阳清拉唐黛离自己表哥远一点的椅子上坐下,任唐黛扯着自己的衣服,嘴角勾了勾,温柔的问道。

“哦,是的,我热晕了,也没管了,把冰都弄出来降温了,剩下的估计明天再运一批辣椒出去就用完了。怎么办?”唐黛放下欧阳清的衣服。

“就知道你没想以后。呵呵,你那么怕热吗?我与表哥都还好啊!”欧阳清笑笑,屋里这么凉气习习的,黛黛脑门上都还渗满了细汗。

“是啊,是啊,热得我头晕呢。咦?你俩不怕热啊?那么长的衣服,都没出汗。”唐黛看着欧阳清与凤容若的衣服上一点汗渍的痕迹都没有,后知后觉的惊奇了起来。

“我二人习武的,耐热耐寒些。冰块的事得解决,只是外面的天气这么热,这冰块着实难买了,去最北边运过来,又贵也赶不及这里用。”欧阳清向唐黛解释了一句,还是忧心冰块的事。

因辣椒做成菜品在全国长青酒楼推出后,所有酒楼,包括全国首富江家的酒楼,都难望长青酒楼的项背了,收入增长的不是一点点,如若现在停下来,损失会很大的,也怪不得欧阳清急了。

唐黛也知这其中的厉害,没有冰块,辣椒无法运往离长安县远的地方,看着欧阳清着急,唐黛看了看凤容若,又看了看欧阳清,心里正在天人交战,挣扎着要不要把她会制冰的事告诉二人。

以前她担心欧阳清的势力不足以保住制冰的利益,但是加一个凤容若呢?

“那个,那个,……妖孽,凤世子,如若我说一个秘密,而且我希望你们能保住这个秘密,不知你们能不能做到?”唐黛心里挣扎一番后,还是决定说了出来。

“恩?你说吧,我们二人定给你保密。”欧阳清,凤容若见唐黛认真的样子,二人一怔,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如果,我说我自己会制冰呢,你们也能保证!是说现在,大热天,我能制出冰来。”唐黛说完第一句后,又加了后一句解释。怕二人误会,大冬天制冰谁都会啊!

凤容若,欧阳清二人看着唐黛眼睛都不敢眨了,感觉自己遇到厉害的小仙女,仿佛一眨眼她就挥挥衣袖,飞了!大热天制冰,闻所未闻啊,怪不得小妞说是秘密,说得这么谨慎!

同时,二人心里也乐开了花,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二人在唐黛心里不一样啊!可是,为毛是二人,不是他一个人呢,某世子开心完心里又犯嘀咕了,他得想个法子,把这呆子表弟支得远远的,让小东西少看到他为好。

可怜的欧阳清,还不知道自己在表哥面前已经挂上了号,在开始算计他,并要撵得远远的了。

“能,我们也能保证。”二人郑重的许诺,同时向唐黛点头保证。

唐黛松了口气,说了一句“你们两个跟着我来!”,就走在前面带路,带二人往自家地窖走去。下了地窖,凤容若二人,只见一口二人能抬起半大的大缸放在地窖口上,缸里有大半缸水,再里面就是欧阳清拿来的冰,储存起来的野猪肉,干货等等堆满了大半窖子。

唐黛自顾自的走到一个角落里,拿出一个包袱,再拿了一个大铜盆,走到大缸那,把铜盆里舀满水置于大缸的水里。打开包袱,将里面白色的东西往缸里倒。

半晌,只见唐黛将包袱里的东西大约倒了一半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铜盆里的水开始结冰了……

欧阳清看得目瞪口呆,凤容若也是惊讶得睁大了双眼。唐黛收起包袱,再等了半晌,看铜盆的冰已经厚实,里面的水全成了冰。

“端出来看看。”唐黛吩咐欧阳清。

欧阳清端起铜盆,看着满盆的冰,笑得嘴都咧开了,他朝思暮想的想,想解决冰块的来源,没想到黛黛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这白色的是什么?”凤容若没有看盆里的冰,而是盯着唐黛手里的包袱,那白色的晶体好奇的问。

“硝石。药材。”唐黛简短的解释了一句,她学医,懂药材是天经地义的。至于是现代就知道硝石制冰的方法她就不方便透露了!

欧阳清听了,也拿过唐黛的包袱,将里面的东西看了又看,然后道。

“黛黛,这个东西用完就没了,哪里去弄那么多这个东西啊?”欧阳清想的倒是长远。

“这个可以反复利用,呐,你俩个把这缸水抬出去,晒干了,又可以收回来用了。”

凤容若二人听了唐黛的吩咐,轻松的把大缸抬到外面,放那晒着,等晒干了再取出来用。

三人出了地窖,正准备回唐黛家,来地窖拿东西做菜的李氏,看了不由惊奇,自家小闺女带两个公子到地窖来干啥,只是想归想,与三人打了声招呼也没问什么。

三人回到家里,这次三人都谨慎的回了三楼唐黛的书房内谈话,外面让楚陌与小青守着,百步内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黛黛,我真的不知道你这小脑袋是怎么长出来的?这么聪明的办法你都能想出来。”欧阳清坐在书房的榻上,看着唐黛又感叹了一句。

“这也是我偶然发现的,你也知道,我经常与这些药材打交道。”唐黛谦虚了一句。

“也就是说,只要有这种白色的叫做硝石的东西,无论在哪,只要有水,都可以成冰。这个办法不仅能用于生意上的制冰,在一定的时候还可以用于战场上,或其他地方。”凤容若脸上淡然的加了一句,只是言语上的激动,透露了他的心里也是激动的。

“是的,可以这么说,凤世子统领兵马,比我们想的还要深远。这也是我为什么迟迟未与欧阳清道明,未与你们道明,让你们保秘的原因。”唐黛严肃了脸,认真的接了凤容若的话。

“表哥,黛黛,我们三人联手吧。”欧阳清一听,激动的跟了句。

“我看可以。”凤容若接了句。

“好,我也赞成。只是若要大量制冰的话,需要硝石多。这个就需要妖孽与凤世子出力了,你们可以在凤南国全国寻找,如果机遇好,能找到一座山底下都是这种矿场就好了。我看市面上的药店里都有这种药材,只是量少,可以循着这踪迹来源去找,定可成功。”

“制成的冰赚得的利润,我们三人二二分层,另四层就由表哥给上面吧,这样才最稳妥。”

“好,好,我没意见。”凤容若与唐黛自是听明白欧阳清说的上面指的是谁,二人没有异议,异口同声的答应了。

事情说定了,欧阳清与凤容若各自都吩咐了下去,开始了他们三人的第一次合作。辣椒贮存用冰的事解决了,唐黛也吁了一口气。

时间过得飞快,凤容若看着晚水稻越长越壮实后,准备先回京城向皇上禀明了情况,再等晚水稻成熟时回长安县,只是走以前,明着与唐黛说清楚,他走后,楚时与小蝶还会回到唐家村来保护他们家,有事,就让唐黛通过楚时联系他。想着现实的情况,唐黛虽心里还是排斥,但不敢将家人的安危置于危险之地,还是答应了。

凤容若在唐黛家住了这么久,二人也算是彼此慢慢熟悉了,互相斗嘴的时候也少了,只是偶尔凤容若高冷又毒舌的性格,惹得唐黛生气,就想赶他走。现在这真要走了,心里又有些不舍,习惯真不是个好东西,唐黛心里暗叹道!

辣椒结果也慢慢的少了,欧阳清将史显瑜召了回来,负责这边的事,他也跟着凤容若回了京城,几个月没有回去见公主娘亲,这一回去,估摸着又要被公主娘亲削了,唉,凤容若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与自己的黑心表哥一同出发了。

二人都走了,家里一下子空了下来,有些不习惯的唐黛,见田地已经没有多少事需要她操心,天气也慢慢转凉,就决定帮二姐开个绣铺的事提上日程了。

“大姐,大妞,小妞,你们在家哈?”正在大厅里商量着店铺事项的三人一抬头,原来是大姨父与大姨来了。

“大姨,大姨父,你们来了,快进来。”唐黛招呼着二人。

自二人与唐黛学了凉皮与面条,按唐黛教的法子去街上叫卖后,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好,大热天,凉拌面,凉拌凉皮是供不应求,家里的日子现在比前可是好过了多了。

二人感激唐黛,他们忙生意没有时间来,就托人时不时给唐黛家送些蔬菜,吃的过来,有时还送些女孩子的玩意,虽然钱不多,但也说明了二人的心意,是个感恩的,唐黛对大姨的印象也好了起来,所以才会在看到李梅夫妻时热情的招呼二人。

“哎,前些时间热,生意好,没时间来看看你们,这天凉下来,生意差些了,终于空下来,就过来看看你们。”李梅边走进大厅边解释。

“知道你们忙,这今天来,可要耽误了一天生意了?”李氏接了句,站起身来让二人坐。

又侧头吩咐贺离倒茶水,上点心过来。

二人坐下,与唐黛娘仨聊了一晌自家生意的事,对唐黛又是感激连连的道谢。

李梅突然想到她在街上做买卖时,听到的关于大家姐家祖屋的流言,不知道真假,想了想,忙问李氏。

“大姐,大姐夫家是不是有个侄女被卖到县丞府当丫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