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虎皮蒙鼓/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是的,妞她大伯家的女儿,卖进去几个月了,咋了?”李氏不以为然的回了句。

唐黛一听,立即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家大姨,她直觉,有八卦听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不仅是八卦,而也是有人作死的在给她惹事呢。

“我也只是做买卖时,客人说的一些闲言碎语,也不知真实情况,听说她刚开始进府的时候,大吵大闹了一翻,后被贾夫人关了柴门。贾夫人也是个厉害的,说是关了半个月,不给吃喝,一天就给一个馒头,一碗凉水,半个月后放出来人就给整得乖顺了。”

“啊!还经历过这样,我们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估计她爹娘也不知吧,要不,我大嫂还不得心疼死。”李氏感叹了一句。

“那是呢,总归是自己身上落下的肉。不过,就是心疼又能怎么样呢,都付了银两,写了卖身契的。要是心疼,就不该卖。”

“那后来怎样了?”唐黛打断了大姨的唏嘘。

“说是从柴房里出来后很是听话,殷勤的服侍那县丞的儿子江公子。那江公子,虽然贾夫人将他吹得是天上有,地上无的。可是在县城里只要呆久一点,谁不知道他的那性子。狠戾凶暴无赖,又贪图女色,是长安县城的一霸。”

“听说没服侍多久,在有一次服侍那江公子沐浴的时候,就被那江公子给强占了身子,许是人长得还不赖,此后一段时间,听说那江公子很是宠她,要星星给星星的,还派人服侍她,并许诺她,若是此后生下一男半女,就将她提了姨娘。于是你那堂姐就在府里做威做福起来,听说中间为了一点小事,竟然狠毒的打杀了好几个服侍她的丫鬟,江府里的人睁一只闭一只眼,也没人过问。”

“不过啊,我可是听说,她在里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可是与你家大有关系呢?”大姨一口气说了许多话,话题一转,竟转到唐黛家里。

“恩?她在那作威作福的与我家有什么关系?”唐黛一听,眉头皱了起来,问自己的大姨。

“说是每次那贾夫人要是说她的不是,她就说她的二伯家,现在种出了双季水稻,于凤南国有大恩,别说是县里,府里的官爷来巡查过了,就是京城都派了人来。若有人对她不是,她回来就找她二伯娘家,也就是你家,会替她报仇的。”

“呵呵,还真是会扯虎皮蒙大鼓,难道其他人不知,那县丞府的人不知道,我家与祖屋不合么?”唐黛听了,冷笑一声,又有些意外,还以为唐菊香只是个任性自私的,没想到还是有些胆气与脑子的,知道借力打力。

“这我也不知啊,我觉着这事说出去,对你家名声不利,所以这一有空了,就到你家问问。没想到,你家还真是不知道情况。”

“这些时间,家里忙得狠,天气又热,也就没有去关注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谢谢你告诉我家,大姨。我心里有数了。”唐黛解释了一句,突然觉得帮了大姨家还真是不亏,知道管顾着她家,于是,就诚心诚意的谢了一句。

“小妞,你这堂姐还真是有些过份,居然弄出了人命,只不过所幸的是江县丞府里的下人,摊不上官司。倘若她下次胆大了,伤的是府外的人,也将我家抬出去。该如何是好!”李氏听了自己妹妹的话,心下担忧。

“娘,你放心吧,我马上叫人去查探打听这事,若真是如此,我自会去警告她一番,她自己想作威作福,那是她的事,我们不管。但是,想扯到家里来,我就不允许了。”唐黛回了李氏,想着娘亲的担忧也是她的担忧。

这为大哥铺路的双季水稻奖赏还没下来呢,可别给那个不知事的提前搅黄了家里的名声。哥哥们没成名,姐姐没出嫁,家里的名誉一点也不能被抹黑。

“小青,你快去长安县城,将这事要打听仔细了。”唐黛侧过头,对旁边的小青吩咐。

“是,小姐,马上就去。”小青应了,立即出了大门。

“大姐,你这些时间去爹娘家没有?我这忙得有几个月没去过了。也不知道爹爹的病怎么样了?其实吧,我这没去,一是生意忙,二呢,听说了小妞请的人,我这心里就踏实,所以也就放松了。”

“我也是半个月前去的,家里也忙,不过,那神医一直住在我家,每七天去一次,一直看着呢。昨天神医刚从那回来,与小妞说,治疗已经差不多了,他再去个两次病情就稳定了,他不用再去了,只要喝着药,小妞看顾着就好了。”李氏一边回了自己的大妹妹,一边又拿感激的眼神扫了唐黛一眼。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再坐一晌,我们就去看看,这好不容易得了空的。”李梅听大姐的话,心里也安心下来。

“不在这吃晌午饭?”李氏忙问了一句。

“不了,还得赶着回去做生意呢,虽说比热天生意差些,但一到太阳下山后,生意也可以的。”

“行,那随你吧。”一听说到生意,李氏就没话了。

李梅再喝了二杯茶,与李氏唠叨唠叨家常后,就起身与自己丈夫驾着牛车往李家庄去,送二人出门的唐黛见二人这次是赶着牛车来的,就多嘴问了一句,牛是借的还买的。

原来李梅二人做了一个夏天的生意,有了点积蓄后,为了做生意来回方便,而且家中田里也需要一条牛,二人就咬咬牙,买了一头牛。

唐黛听了,很是为他们高兴,大姨虽然以前小气了点,但是二人都勤劳肯敢,这生意给他们,做得是有声有色的,时间不长,就改善了家里的生活。喜欢这种凭着双手致富发家的人!

于是就很关心的催二人快走,慢了要赶不上外公家的晌午饭了,李梅看着唐黛高兴,心里也很开心,催自已相公赶紧驾车走!

李氏看着,心里也高兴的同时,又叹了口气,要是小的懂事点,小妞也爽快的教了她,也能少吃点苦,也不知道现在日子过得怎么样呢?

唐黛瞥了眼李氏,知道她为啥叹气,也不语,转身回了屋里,与姐姐唐华又开始商量开店铺的事,刚刚被大姨来打断了。

晚上,唐黛正坐在书房里看书,小青回来了,唐黛问情况。人说,无风不起浪,那些流言也不是空穴来风的,竟然百分之九十都是真的,百分之十的假,是说打杀丫鬟的事,丫鬟重打是有过的,但是说打杀了,打死了,是没有的,唐菊香还没有胆大到杀人的地步。

但她这才去了江府多久,就这样任性胡闹,不计后果,弄死人惹了事是早晚的事。

于是唐黛吩咐小青再去一趟江府,让她必须当着江县丞,贾夫人的面与唐菊香掰扯清楚,唐菊香她以后的任何行事,与唐黛家均无关,她家早与祖屋分家,若是还要一意孤行胡闹,唐黛立即与祖屋斩断一切关系。

府城,宁府。

“什么情况?”江姨娘淡淡的问着跪在面前的黑衣人,一双细长的狐狸眼没有一丝波动。

“并不顺利,有人盯上了我们,宁府大小姐身边有高人暗中相助,那日在唐家村出村后,就被人截上了,幸我逃脱,到北方时,他们已得了消息,防范甚严,我无从下手,无功而返,请主子责罚。”那黑衣人说完,抬头看了看江姨娘,只是这一看就再也移不开双眼。

只见江姨娘懒懒的躺靠在贵妃榻上,披着一头青丝长发,刚沐浴过,并未上妆,皮肤若刚剥壳的鸡蛋般白嫩,粉唇水润,狐狸眼中泛着妖媚诱惑的光,身上着了白色的薄薄里衣,峰腰之上,脖子之下,鼓鼓的双峰高高耸起,在薄薄的里衣下若隐若现,又似要将里衣撑破,凸起的两点红都能隐约看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