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暖男阿夕/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姨娘瞥了眼双眼泛光,吞着口水的属下,只将另一只脚随便搭在榻前的小圆凳上,顿时姿态更加媚惑淫邪……

“也罢,此事暂时不用管了,既然有不明人帮她,你得小心你后面会跟有尾巴。此事再作商量,就一弱女子,她也逃不到天边去。从现在开始,去唐家村,察探双季水稻之事,这事,已得当今皇上的重视,上面的要我们密切关注此事,随时汇报进展。”

“是,属下领命。”那黑衣人听后拱手回道,只是双眼却盯着江姨娘的身体,半天无法起身退出去,已经是挪不动脚步了。

“呵呵……你盯着我干啥?像要吃了我似的?我,好看吗?过来,到我这来。”江姨娘一改在众人面前的富贵端正之态,淫荡的笑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主子很好看,可是,属下不敢上前。”黑衣人虽起了色心,但还有一丝理智,知道眼前人是他的什么人。

“呵呵,不敢?我见你眼珠子都要掉落一地了。来吧……”又是一声淫笑,媚惑之态更甚,召唤着眼前的黑衣人。

“是,属下遵命。”黑衣人欺人上前,心中忐忑的坐到江姨娘身侧。

“恩,长的还是挺俊的!又年轻……”江姨娘,双臂像毒蛇般主动缠上了那黑衣人,细长的手指抚摸着那人俊逸年轻的面孔。

二人凝视片刻,都在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熊熊*之火的燃烧……

江姨娘披衣而起,斜靠在床头,带着餍足的笑着对着黑衣人说了句。

“不愧是年轻啊……”

“主子满意就好,……”那黑衣人*过后也胆大了起来,骄傲的说道。

虽然他的武功在阁里,只能算是二流的,可是要比床上功夫,他还是不输给其他的人的!阁里那几个长得好些的,可都是他身下的玩物,在床上可都是被他整得服服贴贴的!今天是时间不够,他还有任务,要不然,他得让主子,在他身下向他求饶才行!

“……死样,夸奖了你一句,尾巴就翘高了。去吧,记得早点回来……”江姨娘被黑衣人语言一撩拨,心里又被撩拨得痒痒起来,但又不敢耽误上边的事,于是叮嘱道。

“属下遵命,一定早回……”那黑衣人听了,戏谑的说了声。

然后闪身消失在江姨娘的房间里。

只是,另一人兴趣盎然的看了一场活春宫后,也随着黑衣人消失在江府。

长安县,江府。

江县丞,贾夫人,严肃的坐在主位上,还有江瘦竿子,也脸色冷冷的坐在下座。客位上坐着的是小青,小青持着剑,冷冰冰的看着在那跪着的人,唐菊香。

“我刚才说的大家都听清了吧?这就是我家小姐,唐家小姑娘要表达的意思。”小青冷冰冰的说道。

“明白了,明白了,在下以后一定严管着她,不让她再做了有损唐小姐家名声的事。”江县丞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小青点头哈腰的连连答应了。

“明白了就好,如若以后还乱拉出我家小姐出来做挡箭牌,坏我小姐家的名声,这就是下场。”小青说完,一剑就将身前的茶桌劈成了两半,然后,抽身就离开了江府。

只是,走出江府,被夜风一吹的小青,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什么,啊,小姐好像只是让她来将事情交待清楚,好像没让她拿剑吓唬人啊?小青突然有些凌乱了,自从跟了小姐后,自己也开始学得不着调了!

看着两半的茶几,江县丞抖了几抖,手指着唐菊香气得说不出话来,贾夫人更气得骂了唐黛,又骂小青,然后又指着唐菊香破口大骂,直骂她是搅家精,下贱货,上不得台面的!

江瘦竿子,见爹娘气得浑身发抖,走上前,一脚将唐菊香踹得倒在地上,直扬言,她再不知轻重的惹了唐黛家,就将她卖到窑子里去!然后又吩咐府里的婆子将她又关进了柴房,没有他的发话,不许放出来。

只是让小青和唐黛没有想到的是,小青的传话,竟让江县丞一家误会了,认为唐菊香不管怎么惹事,别拉唐黛家出来遮风挡雨,就会没事。那就是说,唐黛家还是护着她这个堂姐的,这次是因为做得过份了,才被警告。所以,就算气唐菊香惹事,也还是未将唐菊香怎么样,只关了半个月柴房后,又在江瘦竿子面前复宠了,关了两次柴房受了教训的唐菊香也更是殷勤讨好的服侍江少爷!

自这事后,唐菊香对唐黛家恨意重了,她又没做什么事,那命硬的克星小妞还巴巴的派人来府里警告她,而且还是当作他人的面,给她下脸子不说,让她在府里的日子过得更是艰难了!

只是,她也不反省反省自己做了什么,只一味的怪起别人。小青回去复命后,唐黛见警告已传到,也就不管了,一心一意的忙为二姐在长安县开一个绣铺的事,准备定在八月十五团圆节这天开张。

唐华,唐黛二人商量好了,店里除了卖平常传统的绣品,还卖唐黛设计的一些新奇的衣服,包包,鞋子。店铺这次不租,要买,已经托了欧阳掌柜在打听着合适的店铺,要在长安县正街才好。

店里唐华一个人肯定来不及的,店铺后要有大院子与大房间,设个小型的加工厂,请的人不放心,保不了秘密,还得买了绣娘,做衣的裁缝,做高跟鞋的木匠师傅……而且都需要买回来后,唐黛亲自培训教会。

啊!好忙啊,唐黛心里又是哀嚎一声。欧阳清又不在,没人帮她的忙,好痛苦……死妖孽,估计躲在哪数银子,偷着乐呵吧,今年辣椒可是让他狠狠的赚了一笔,还有那制的冰,数银子数到手软啊!

从楼下走到三楼找小青去楼下帮李氏的阿夕,路过唐黛的书房,见小妞妹妹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对着铺满桌子的设计图纸哀嚎,以为她是忙累了,停了脚,走进书房。

他可是看到了,小妞这段时间,可是忙得脚不沾地,又是跑县城,又是画图,经常忙到夜深才去睡觉。

“小妞,你是累了吗?我帮你捏捏肩膀吧。”阿夕走到唐黛椅后,也不等她答复,伸手就捏了起来。

“哦。”感觉自己灵感快枯竭的唐黛,停下挠自己脑袋扯头发的动作,眯上眼安静享受着阿夕的服务。

阿夕已经不是当时她救的阿夕了,经过几个月的调养,现在的阿夕虽然还是精致的娃娃脸,可是肤色更加白净,眉眼更加清秀,眼睛更大更亮了,头发也变黑了,不再整天冷漠着一张脸,虽然还有点小倔强的脾气,但只要遇到唐黛家人,唐黛的人和事,就变得温柔似水。

身体也快速的长高了,也许是因为念书的熏陶,气质也突变,浑身上下给人的感觉是就是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

“阿夕,你还想学武功吗?”想着当初追在她身后要学武功的他,唐黛不禁笑着问了一句。

“想啊,可是小妞又不教我,我没地儿学啊!”

“哈哈……就我那三脚猫功夫,哪能教你呢!我倒是想到了个办法,这下半年,半年你们不是都不在学校那住嘛,天天早晚都住在家里,我请了人早上教你们武功,怎么样?三哥也想学,按你们年龄学武功都有些晚了,得赶紧了。恩,就这样定了,我等会就让人传信到京城说声,让人教你们武功,突然觉得我这主意甚好,甚好!”想到了什么坏点子的唐黛,得意的笑了起来。

此时,窝在唐黛家楼顶上的楚某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了,正坐那无事的与小蝶斗嘴呢!没有好吃的吃,只能斗嘴取取乐子!

边为唐黛按肩的阿夕,看着笑得像小狐狸的小妞,宠溺的摇了摇头,又看着被唐黛自己抓乱的头发,像顶着一只鸡窝似的,不由得嘴角勾起,笑出声来。

“阿夕,你笑啥?”眯着眼的唐黛,听了阿夕的笑声,疑惑的问了声。

“没啥,你头发乱了,像鸡窝,呵呵。小妞妹妹,你想什么事时,就喜欢抓头发啊?”

“哈哈……哦,这个啊,是小习惯,习惯成自然呗。唉!这图纸画得我都愁死了。”唐黛听了阿夕温柔的询问,说像鸡窝,自己都笑了,又加了一句抱怨。

“我能帮你吗?你教我,我帮你画,多一个人你就没那么累了。”

“你没法帮的,这些都是我自己脑子里的想法。不过……我可以画了初图后,后面的你来,咦,这个倒是可以有。”唐黛一顿,双眼一亮,她完全可以教阿夕的,看他的天赋怎么样,有些人天生的在某个领域里就是天才,若是不行,另说呗。

若是能教出来,她就多了一个助手,也不用她这么成天累死累活的了。说干就干,让阿夕停了手,铺开桌上的纸张,开始教他画图纸的知识。

京城,安王府。

书房里的凤容若收到消息时,笑了。小东西又在开始折腾了,这点要求还是可以的,凤容若从笔架上拿了笔,回了两个字“准了!”。

叫来楚陌,让他迅速将消息传回唐家村,不得有误。

又在坐在桌边坐下,从抽屉拿出一本书,书里夹有一张小纸条,上面的字迹清秀却带着锋利,似写此字人的性格,时而温情,时而调皮,时而伶俐,时而张牙舞爪……

然后的然后,暗卫楚时,从暗转明,成了一帮小子的武功师傅,为了诱惑楚时,让楚时心甘情愿的教习大家,并且知道楚时是个贪玩又贪吃的吃货后,唐黛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烧了一桌子好吃的,名曰“拜师宴”。

“楚侍卫他弟,这一桌子的饭菜,这几坛子的好酒,能表示我们拜师的诚心吧?”

天未黑,灯未掌,唐黛已经做好了晚饭,桌子上坐满了人,唐风,唐绝,阿夕,小青,唐黛……唐黛对着坐在主位上的楚陌道。

未称楚时师傅,是因为还未拜成。

楚时与楚陌是孪生兄弟,楚陌是哥,楚时是弟,二人无论从长相,身材,还是气质都有九分相似,不熟悉的人,初眼看过去,会误认是一个人,只不过楚时的额间有一条小小的疤痕,比楚陌多出了二分粗犷,也让熟悉的人一眼看出区别,分出谁是哥谁是弟来。

当然,更了解熟悉二人的人,则知道,楚陌话少,但只要说话就很逗逼,有点高冷,估计是跟着他主子凤容若身边时间长,近墨者黑,学的。而楚时却多了几分人气,话多且贪吃贪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