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绣铺开张/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没有想到,家人,小妞竟然都看出了他的心思,而且还支持他,帮他谋划!他以前不敢表露,也是怕家人知道,会笑话他的不知天高地厚,他一介白身,肖想一个知府的女儿。

唐黛与自己娘亲李氏对看了眼,脸上都起了微笑,李氏走到自己小闺女的身边,伸出手摸了摸唐黛的头。

小闺女做事,像男儿一样,一言九鼎。只要答应的事,就一定给做到,她还以为当时小闺女只是与她玩笑的,哄她开心的,不想她竟真的费这么大的心思来促成这事。

一众人都往楼上走,都准备歇息去了,阿夕陪在唐黛身边,寸步不离的护着唐黛走入了房间,才折身走回二楼自己房间去就寝。

一边跟着的小青,突然觉得自己的事好像又少了,除了要动动武功,真没她啥事!有这么多人护着小姐。

从第二天开始,唐黛也迅速忙了起来,早晨学武术,学完后偶尔还要去看看唐柱子的太极拳打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坚持,身体健康有没有进展。

等哥哥们去了学堂后,她就在家设计衣服,鞋子,包包的样子,晚上哥哥们回来后,教唐风关于现代农业各方面的知识,还要教阿夕画图纸,做设计。

等欧阳掌柜的消息来了,又带着唐华上了几趟长安县,把店铺买了下来,再张罗着买人,买好后培训教习,把开张当天的,要的成品做了出来,衣服的每个样式分大小码备几件,包包每个样子备几个,鞋子也分大小码每个样子备几双。

这样一个月下来,店里的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唐黛累得坐在家里直揉腰,揉了腰后又捏脖子。唉,我的老腰哦,我的老……感叹着的唐黛有些想念阿夕温柔的服务了!

“小妞,你这些时间忙累了吧?”今天着月白色书生袍的阿夕,从院外走了进来,看着唐黛自己给自己左捏捏,右捏捏的,还是愁眉苦脸的。走进厅里,问了声,也不说话,伸手给唐黛捏着肩膀。

“嘿嘿,是有点累了,浑身酸痛得不行。阿夕哥哥,你真是好!哈哈……”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正想着阿夕的唐黛,居然见阿夕就走了进来,忙夸奖着拍阿夕的马屁。

“你呀!夸我干嘛,我愿意,只要能给你减轻一点负担,我都觉得是好的。”阿夕假意的嗔了眼唐黛道。

捏着,捏着,也不知是阿夕的手法好,太舒服了,还是唐黛太累了,竟然靠着椅子睡着了,阿夕一见,担心唐黛睡得不舒服,睡扭了脖子可不好受了,就去寻小青,走了一圈没寻着,别人也没在,都忙去了,只好自己吃力的抱起唐黛,给她抱到卧室里,又帮她盖了被,才轻手轻脚的退出房间,关了门。

阿夕抹抹脸,都累得出了一头汗,背上的衣服都湿了,于是心里又暗暗想定了主意,以后每顿得多吃点,自己要长快点,长高点,要不,小妞妹妹需要他抱的时候,他都抱不动了。

转眼离八月十五团圆节只有三天了,唐黛以李氏的名义,给上次在县丞府认识的一众夫人,小姐,都下了请帖,要请她们去参加绣铺的开张,并说明当天去捧场了,看中的东西都给她们打半折。

再以自己的名义,将熟识的人,白少奶奶,白府,省城宁府等等,都下了请帖,来不来是她们自己的事。

等到八月十五这天,因为唐风他们休沐也在家,所以,一辆马车,一辆驴车,还有牛车,全坐满了人,一大早全往长安县而去。

九时开张,店前就已经排起了长龙,因为人传人,你传我,我传她,大家都知道“团圆绣铺”今天开张,铺子里听说不仅会卖传统的绣品,还会卖出很多样式新奇且好看的衣服,鞋子……而且,今天还打半折呢,也就是说二两银子,只收她们一两银子,这等好事,她们岂有不来之理。

唐黛一家人,一看,不相信的目瞪口呆,这也太夸张了吧?这还没开始卖呢,队就排了上!

唐黛一家赶紧从后门进了院子,唐黛依然像上次豆腐坊开张那样,每个人都做出了细致的分工,不然人多时,大家手忙脚乱的,容易出事,也容易受损失。

九点正吉时,唐黛让唐华自己亲自揭了牌匾,唐风,唐绝,阿夕,贺仁一人占一个方向,将鞭炮点燃,顿时,场面热闹非凡。

为免拥挤,唐黛依然让人排着队进店,唐风,阿夕帮忙维护秩序。李氏亲自接待她认识的那一帮人,而唐黛接待着那些人没来,却让人送来了开张礼的。凤容若,欧阳清,白次,宁知府,王县令人都没来,却是都让下人送了礼来。

只是,让唐黛想不到的是,王县令礼来了,随后他的老娘,刑老夫人却坐着轿子来了,唐黛赶紧上前,将刑老夫人迎进店里,亲自陪着她在店铺里转着,请她选她中意的东西。

最后老夫人竟选中了一款绣花手提包,说是拿着装随身东西方便,而且上面的绣花,牡丹富贵绣得生动,贵气,又精致。老人拿在手上,左摸摸,右瞅瞅,赞叹不已。

唐黛见老人着实喜欢,忙包了,说是送与老人,老人拿在手里,一听说送她,喜得都咧开了嘴,但还是让跟着的丫鬟付了一半的银子。说送她,是她的面子,但是,付钱,却是儿子与自己的名誉,她再怎么年纪大,还是能分清的。

见老人如此通情达理,唐黛顿时对老夫人生起了好感!留老人多在店里看一会,说是店里面精致的东西多呢,若是再有看中的,一定要让她送给老夫人了。老人见唐黛说的真诚,开心的应了后,兴趣很足的在店里逛着。

而其他的夫人,见县太爷家老太太买东西都付银子,那些存了小心思,都不敢有想法了,看中东西后,也都爽快的付了银钱,省得在众人面前,在老夫人面前丢了脸面。

见老人有丫鬟陪着,唐黛告罪了声,忙自己的去了,只是脚刚跨出去,又有两个意想不到的人来了,只见一辆马车停了下来,上面下来的是江瘦竿子与唐菊香。

几个月不见,这堂姐与在唐家村时相比,还真是变了。不仅是穿着变了,连气质也有所改变了。

也许是跟着江公子,受了男人的滋润,又少了少女的装扮,作妇人打扮,怎么看也不是十几岁妙龄的少女。

只见她,头上挽着妇人发髻,插了根鎏金长簪,耳朵上戴着珍珠耳坠,面施白粉,浓扫峨眉,涂了红唇,身穿着深绿斜襟短褂,着黑色长裙,脚穿绿色绣花鞋。

江瘦竿子,也穿了一件深色长袍,显得人更加瘦弱,脸上的颜色,似得了重病般呈灰黄色。也也许,是私生活不节制,纵欲过度所致。

二人一下车,旁若无人的,也不排队,就往唐黛家绣铺里行来。众人都认识江瘦竿子,是江县丞家唯一的儿子,都低下头窃窃私语起来。

唐黛看着二人,不禁抽了抽嘴角,那形象看着还真配,要有多老气横秋,就有多老气横秋的,哪是十几岁的少女,少年该有的面貌形象!

“小妞,你家店铺开张也不请我来?你是我堂妹,你今天总不会让我排队吧?还有,我听说今天的东西都给打半折,给我你就不要半折了,就我们两家的关系,我看中的你就别半折了,送些给我吧!”唐菊香见唐黛正站在店门口,也不管有人无人,就大声嚷嚷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