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叫我容若/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残荷静立,秋凉如水,已经到了与唐黛约好的晚稻成熟回唐家村的时间了,凤容若带着楚陌从京城出发,在初秋,秋风习习的一个夜晚,赶回了长安县自己的宅子里。

二人一路风尘,楚陌以为自家主子凤容若沐浴后,就会回自己房间里歇息,却不想他将衣服又穿得整整齐齐的,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抬脚又往宅外走去,楚陌忙疑惑的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主子……你还去哪?”

“去唐家村。”

“明天白天不是就要去的,今晚主子还有啥事?”

“你别管,也不用你跟着,我去去就回。”凤容若吩咐了楚陌一声,运功向唐家村飞了去。

“……”楚陌。这是急着去看谁?唐小姑娘?

唐家村。

唐黛家屋顶上的小蝶,看着自家主子远远的过来,正准备现身,却见凤容若对她做了个动作,不吭声,又缩了回去。

凤容若来到唐黛房间里时,西斜的月牙儿,透过唐黛粉白色的窗帘,照进屋内,床上的唐黛睡得正香甜,只是那姿势,很让人无语。

两手两脚张开成一个大大的大字,头没睡在枕头上,因为人是横睡在床中间的。靠枕,睡枕全躺在地上,忧伤与主人分开的太久,太久……

凤容若立在床前,看着这副狼狈,一团乱的模样,嘴角抽了抽。轻轻的将地上掉落的东西,捡回床头,又将挂在床沿的上薄被拿起给唐黛盖上,凝视着白日里对着他总是张牙舞爪的小东西安静的睡颜,似乎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说不清的情绪,在心里缓缓流过……唐黛睡得很安静,只有轻柔的绵绵呼吸声在凤容若耳边轻响。

凤容若凝视了一晌后,一如来时一样,又悄悄的离开了唐黛家。他心里已是确定了,这些时间他心中的那经常扰了他的情绪,叫做牵挂,原来,小东西对他的影响已经这么大了!

才离开这么些时间,他竟然开始在心里牵挂她,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一直是一个,不允许让别人轻易就影响他情绪的人,要自己时时保持冷静,甚至是冷漠无情……因为,太子年纪还太小了,前皇后,太子的母后,他的姨母,又不在人世,那个位置的争斗太残酷,作为太子靠山的他不能让自己有软肋露在人前,被他人利用!

在宅子里守着的楚陌,见主子很快又回来了,心下才安定下来,远远望着世子房间的灯火亮了,又熄灭了,楚陌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也下去歇息了。

因为凤容若这次来,故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除了小蝶外,没人知道凤容若晚上来过唐家,唐黛一夜好眠,只是早晨起床时,看着身上的薄被,与床头的枕头,愣了一晌,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她昨晚睡姿竟然那么好,没有一样东西掉在地上!

上午,凤容若与楚陌到了唐家村,随行的还有王县令,这次宁知府没有来。唐黛带着他们又去晚稻田那看了一圈。

这次,凤容若让楚陌,挑拣了几根长得特别好的稻穗,用红绸扎了,带回去,要写了折子,与折子一同,快速传回京城给皇上看看。这次,皇上本想微服私访,与凤容若一起到唐家村,看看凤容若折子里形容的水稻丰收的景象。但因担心他的安危,凤容若还是把皇上劝服了,说他到了唐家村后,会快马加鞭送了稻穗给他看,皇帝才欣然同意不出宫了。

王县令见凤世子如此,忙也叫随从挑拣了几枝好的,也带回去,送到府城给自己的顶头上司宁知府瞅瞅,顺便也递份折子禀报禀报,唐家村的晚水稻长势很好,又丰收了。

看着黄澄澄的稻田,王县令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因为,就凭这一样功绩是在他任上出现的,长安县这两年又风调雨顺,说明他是呈祥之人,等明年任期一到,他的升迁是跑不掉了!

看完后,王县令也知道风世子的性格清冷,也就不邀请他去县衙,自告辞回了长安县。只余唐黛坐着凤容若的马车,回唐家村。

“凤世子,我……”唐黛想到大哥唐风的事,准备与凤容若商量,能不能打个擦边球。

“黛黛,以后别叫我凤世子,咱俩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以后你就直呼我名字吧,叫世子生份了。你看,你与欧阳清之间,你叫他妖孽,他叫你黛黛,我觉着很好。”凤容若打断了唐黛的话,纠正她。

恩?她听错了吗?唐黛有些惊讶的看着凤容若,今天画风怎么突变了,居然主动的说生份与不生份的事儿,纠结二人相互称呼什么!唐黛突然有些想不通了,凤容若这趟回去被谁洗脑了不成?!但惊讶归惊讶,看着凤容若认真的脸色,唐黛确定自己没听错。

“好,凤,凤容若,我……”唐黛一时适应不了,有些结结巴巴的。

“把凤去掉!”凤容若又打断了唐黛的话。

啊!容若,这么亲密!这,这,好像有点那个,太亲密了吧!唐黛睁大眼,看着凤容若,吞了吞口水。今天小青没来,马车里就她与凤容若两人,她怎么突然感觉好似有那么点气氛不对,好暧昧啊!

“容,容若,我,我,那个,我有点事与你打个商量呗!”唐黛神色不自然的,结结巴巴的还是改了口。

某世子倒是很自然的,看着唐黛纠结的小表情,嘴角勾了勾,且越勾弧线越扩大……

车外的楚陌,听着二人的对话,差点将马车赶到路边的地沟里去了,吓得赶紧拉回了马,只是这一拉,马车向左一倾,坐右边的唐黛不预防,没坐住,往左直直的撞进了某世子的怀里,撞得她眼冒金星,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哭了……又酸又痛,滋味好难受啊!

“啊……”然后后知后觉的啊了声,不再出声了,只管眼泪哗哗流,因为鼻子太酸了,她控制不住不流泪啊。

凤容若也被撞了个猝不及防,下意识的担心唐黛受伤,伸出手护着她,将她搂在怀中,听怀里的人啊了一声,没声音了,低头一看,小东西竟然眼泪汪汪的,哭了。

凤容若一怔,语气变得冷硬下来,问了句楚陌。

“怎么回事?楚陌。”

“主子,对,对不起,我没看到路边有沟,差点赶沟了,发现时将马拉了回来,就这样了。你们没怎样吧?”楚陌听了主子的语气,忐忑的停了马车,问道。

“你什么时候竟犯这种低级错误了?当心着点。”凤容若没回楚陌话,训了他一句。

“……”楚陌感觉好冤枉啊,还不是世子你惹的。

真是可喜可贺啊,世子似乎有点开窍了,要女子直其呼名?这是准备要开始,泡唐小姑娘了?

这时,凤容若怀里的唐黛感觉鼻子酸痛好一点了,轻轻揉了揉鼻子,一看,竟撞出血了,皱着眉头推开凤容若,怕血染到他的白衣上,挣扎着要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别乱动,出血了。”凤容若训着楚陌,眼睛也没离开唐黛,见小东西眼泪哗哗的,鼻子又出血了,还在他怀里用力挣扎,命令唐黛不要动。

伸手将她捞了起来,放在自己大腿上坐着,拿出口袋里的帕子,细心将她的眼泪和鼻血擦干。

“还痛吗?”见唐黛鼻血,眼泪不再流了,声音轻柔的问了一句。

“不,不痛了……”自被凤容若抱到大腿上坐着的唐黛,心脏,已经漏跳了半拍,心中生出一丝她自己都未察的奇妙情绪来。

因为,就这样被一个美男抱着,关心着,离自己那么近的俊颜看着是那么赏心悦目,诱惑无比,想扑上去啃上一口的唐黛,竟然觉得这次自己的老脸真红了。

从凤容若的腿上挣扎着下来,又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决定说点什么!

“那个,谢谢你,你的衣服上染上鼻血了……还有手帕,我回去帮你洗。”

“呵……好啊!”凤容若看着脸色红了的唐黛,又低头看了自己染上血迹的胸前,轻笑声答应了。

“还有,你的胸是铁打的啊,随便一撞,就撞得我头晕眼花,鼻子流血,也太硬了吧!”唐黛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刚刚一撞的感受,鄙视的说着,她感觉就像撞到铁板上面一样!

“哈哈……”这句话一下子给凤容若逗乐了,大声的笑了起来。

外面听着的楚陌,嘴角抽了抽,知道没事了,也不等凤容若吩咐,又忙赶动马车往回走,这次他可不敢再走神了,再给唐姑娘撞着了,估计主子真要给他扔回暗卫营,回炉再造一番,不脱一层皮,他也甭想再回来了。

“你还真猜对了,我戴着护心镜!”凤容若从嘴里蹦出一句。

啥?刚才不是挨着某美男的胸了,竟然真是撞着铁板了,唐黛顿时觉得自己太亏了,又是鼻血,又是眼泪的,结果肉肉都没挨着!啊,啊,苍天啊,大地啊,你为毛要如此捉弄我唐小妞啊。

对面的凤容若看着唐黛脸顿时脸黑了,沮丧的坐在那,唉声叹气,无力的靠在车壁上,又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女孩子情绪化这么厉害?

前面还神情害羞的模样,转眼脸黑得他欠了她八百两银子一样。不行,他等会得偷偷问问楚陌,让他帮着分析分析是怎么回事!

“你那个护心镜让我瞅瞅!我好奇是什么样子的。”唐黛突然又活了过来,对着凤容若眼睛一亮道。

不行,她今天一定得看回来,不看回来,也太对不起自己的鼻子了,看一看,摸一摸也算是补偿!

车外楚陌手一抖,马车差点又被他赶沟里去了。头上也是一头问号,今天主子与唐姑娘是咋的了,中邪了?

“……你,你确定你要看?”凤容若一愣,想到了什么,戏谑的问了声。

“要看,当然要看,你快解下来,让我看看。”唐黛继续道。

哦,好吧,听了这句,车内的凤容若,车外的楚陌确定自己刚刚都理解错了,人家唐姑娘可只是单纯想看护心镜而已,又没说看别的!

“可是现在裹在衣服里面呢,没法解,回家解了下来,你再看。”凤容若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这样啊,好哒。回去别忘记了哈。”唐黛不放心的又叮嘱了句。

“恩,你前面想与我说什么呢?说是商量啥的。”凤容若答应了,想起前面唐黛欲与他说事,被他打断了,现在想起来了,顺口又问了句。

今天车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他还是找点话说说比较好。

------题外话------

感谢:

克莱儿

13372120000

123456bbpp送的评价票,谢谢小仙女,水莲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