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 一路平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对。那你先告诉我,这次我家培育出双季双稻,皇上是不是要给我家奖赏?”

“奖赏是必定的。至于怎么奖赏,第一,皇上首先会看我建议怎么奖赏,第二要看皇上想给什么奖赏,也就是说皇上心里对此事的重视程度。”说到公事,凤容若脸色认真起来。

“哦,我在想呢,如若有奖赏呢,最好是能让我大哥首先得了这名誉,我希望这双季水稻给我大哥多少能把路铺开。”

“恩?为什么不是你?你要知道,如若奖赏的话,这奖赏肯定小不了的,你要让给你哥哥?”凤容若听了,有些惊讶的看着唐黛。

“是的。因为我还小,未来还有无数种可能。但是,我哥哥年龄大了,来不及等他慢慢考上功名的那天,就算他今年童生试顺利拿到了生员的资格,再等三年考举人,也要四年。这还是一考既中的情况下,如若一考不中,那就是七年,八年了。我哥哥今年已经十五岁了,这没几个月,年一过,他就十六岁了。我家需要他来顶门户的!”

“那你心里有什么想法了?与我说说。”听唐黛这么说,凤容若沉默了一晌,有些敬佩的看了眼唐黛再问她。

“我也没有具体更多的想法,因为我对朝庭的奖赏并不熟悉。只是觉得,如若给我家奖赏,金银什么的肯定每个人都受益,如若是别的,落在哥哥头上就好。倘若明年,朝庭需要水稻培育,栽种的人才,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先考虑我大哥。”唐黛想了想,用语但还是斟酌了一番,他不能让凤容若认为她有了点功劳直接找他要奖赏,要官。

虽然二人熟悉,她也不能让凤容若为难,在他的权力范围内帮帮她就可以了,其他的,就看老天的了,她已经尽力了。

“好,我懂你的意思了,我一会回去,写折子时,我会看着办的,你放心吧。”凤容若有些被唐黛的兄妹情感动了,如果他也有一个如此关心他的兄弟姐妹该多好啊!

可是,他没有,王妃娘亲只生了他一个。那些侧妃生的,名义上的庶弟,只想着怎么弄死他,好夺了他的世子位。至于那些妹妹,呵,有与没有皆都一样,不如没有!

“谢谢你,凤世子。”唐黛见凤容若爽快的答应了,第一次真诚的感谢了他。

“恩?前面怎么说的?”凤容若一听凤世子三字,又不依了,前面的严肃脸也霎时变了。

“咳……咳……容若,谢……”唐黛见凤容若变脸像翻书一样,嘴角抽了抽,换了称呼,只是车子已到了唐黛家门口停下来了,楚陌禀报着,让二人下车的声音,打断了唐黛后面的话,也打断了唐黛的小尴尬。

站起身,也不让人,急急的逃跑般,自己先跳下了马车。

等二人走进院子时,李氏正好从家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凤容若身前的血迹,还有唐黛脸上已干了未擦干净的血渍,唬了一跳,忙急急朝二人走了来。

“哎,小妞,凤世子,你二人这是怎么了?一个脸上是血,一个衣服是血,你们这是打架了?”李氏想着自家无法无天,与谁都可以打一架的小闺女,忙拦住二人问。

“……”凤容若。打架?真要打架,唐小妞能打得过他?

“娘,你想多了!是楚陌不注意,把马车赶歪了,将我鼻子撞出血了,凤世子衣服上的血,也是我的。”唐黛无奈的解释了一句,服了她这个什么事都大惊小怪的便宜娘亲了。

“真的?只是撞了鼻子?……哎呀,撞着了没?都出了血了,很痛吧?我看看。”李氏疑惑的问一句,突然慢半迫的想到小闺女撞着了,心疼的拉过唐黛,掰过她的头认真的看着,伸手又摸了摸。

“哎呀,娘,没事了,就当时出了点血,有点痛。现在一点也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哦,没事就好。可是,为什么你鼻子撞出血了,血没沾你身上,反而沾到凤世子身前去了?”李氏没了担心,却生起了疑惑。

“娘……你今天怎么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了?是不小心沾着的啊,我等会给他洗干净不就得了,你这么惊奇干嘛!”她敢说,是自己不小心撞进凤世子怀里,抱着人家给沾上的嘛!

“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娘亲才问你两句,居然嫌我啰嗦,还十万个为什么,我就问了两个为什么。好了,好了,娘亲不问你了,上楼去,把脸上的血渍洗干净了。”

“是三个,刚刚又问了一个。我上楼了。”唐黛伸出三根手指在李氏面前晃了一下,然后调转屁股就往楼上跑去,不再等李氏接话。

一直站着没说话,看着往楼上落荒而逃的唐黛,不禁笑着摇了摇了头,与李氏招呼声,也上楼换衣服去了。

晚上,唐黛将她给凤容若洗干净的,且已晒干叠好的衣服与手帕,送到凤容若的房间里。白色的衣物沾了血不太好洗,她还是使用了前世在百度搜索来的小秘方,才将血迹洗干净的。

见凤容若不在房间里,唐黛微一思索,就往三楼自己的书房里走去。凤容若以前来,有事总是在二楼大哥唐风书房里处理的,而这次来后,不知是为什么,老喜欢躲在她的书房里。是嫌二楼比三楼吵吗?

唐黛走进自己的书房,果如她所料,推开书房门,见凤容若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正拿着她的毛笔,在写着什么。

“你在这啊?你的衣服,帕子,我都洗干净晾干了,刚刚放在你住的房间里了。我以为你去哪了呢,原来在这啊!”

凤容若见推门进来的是唐黛,放下手里的笔。

“找我有事?我正在斟酌怎么拟折子,折子得早点与稻穗一起发了出去,免得时间长,稻穗在路上干枯了,或是坏了,再传到皇上手里,就是大不敬了。”

“没大事,要吃晚饭了,叫你下楼吃饭去。我觉得要保鲜的话,可以像辣椒那样保存,现在天气也不是十分热,我保证到了京城皇上那,还是像稻田里刚折断时一样新鲜如初。”

“哎呀,我怎么忘记了这一回事呢。就这么办,等我晚上折子写好了,一起给送出去。”凤容若惊喜着道。

“恩,这样好。你先下楼吃饭,吃完饭后你写折子,我去地窖里找了装辣椒余下的冰袋,箱子什么的,给装了,装订好。就可以与折子一起送出去了。”

二人吃完晚饭,就各忙各的,全弄好后,叫了楚陌,派人将两样迅速的传往京城。至始至终,凤容若未提,唐黛也不问凤容若,折子里她家的事是怎么说的。

因为事情全部办妥结束了,凤容若在唐黛家小住了几天,没有多住,就又动身回京城了,这次,二人似乎都悄悄的有些改变,不似以前一样,一见面互相看不上眼,互掐。碰到事了,二人还可以互相商量着,讨论一番,给对方出一些好的建议。

凤容若走时,单独对唐黛一个人说了一句,让她无需担心奖赏的事,他会办妥的。唐黛也没多说,点点头表示相信他。只叮嘱了他一句:路上小心,一路安平!

凤容若走了,为大哥谋划的事也有了眉目,二姐的店铺也开张了,开张以来,收入也一直很好,晚水稻的收割事宜,贺柱子已经是经验老到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唐黛突然觉得自己功劳大大滴,她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她自去年穿越而来,到这时代来将近一年了,这一年,发生的事不少,用“喜怒哀乐,悲喜交集。”这八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了。她从开始的不接受,到慢慢接受,再到慢慢的为这个家着想。

今天是九月初九,在前世,是重阳节,有登高,赏菊,插茱萸的风俗习惯。唐黛决定带着两只毛球一起上山,采些野果,药材去。因为现在有人跟着,偶尔要帮着李郎中采些药草,家里也不反对她上山了,只是每次去的时候,李氏要叮嘱再叮嘱。

她有些想吃野柿子了,这身体的原主就是为了柿子而丢了命,她的身体被她占了,也不知道她的灵魂现在在哪里,但愿她能重新投胎,投了个好时代,好人家,再幸福的过一辈子,再也不要像这一生,就短短几年的悲苦人生!

原主,其实真的是个命苦的,刚出生第二天,就死了父亲,被无辜的扣上了“克星”“命硬”的帽子不说,才有几年的生命,就被别人无情的一掌推下树,命没了!

只是,她刚与小青一人牵了一只狼,走出院门,正准备出发上山时,一辆马车在她二人面前停了下来,小绮先从车里走了出来,原来是白少奶奶来拜访了,最后跟着下车的是那绿衣丫鬟。

“小妞,你俩这是出去有事呢?一人牵着一只狗。我这来的不是时候吧?”白少奶奶下了车,见唐黛二人是出门的装扮,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事,没事,准备上趟白云山,去转转看看,顺便采采野果子。不是什么大事,快进屋。”

几人进了屋,小绮手上拎着一大堆礼物,让李氏直念叨白少奶奶,要来空着手来,带许多东西干什么,浪费银钱。

“夫人别替我心疼银子,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花不了几个钱,都是吃的,带给几个孩子吃。”白少奶奶微笑着回了句,接过王小敏端来的茶水。

贺离要陪着唐华,也顺便在绣铺里帮帮忙,家里贺离一应事宜,都由王小敏接手了。

王小敏虽然还是话不多,但是到唐黛家来了几个月后,人也慢慢变了,不似以前在家里时那样木讷,偶尔与李氏,唐黛还说说话,聊聊天。

经过大半年的观察,唐黛也慢慢对她放心了,她的性子不似便宜小姑唐金枝那样,刁蛮钻营,话多,性子凉薄,倒有些像那性格老实,没有多少花头的姑父。

白少奶奶,看了几眼长得与大妞有几分相似的王小敏,便多嘴问了句,听唐黛说了买她的经过,叹息了一声,是个可怜的女娃!

又说,有幸的是,被唐黛给买了,小妞是个心善的,如若她一直表现得好,估计会给她寻个好人家,给笔丰厚的嫁妆的嫁了。

唐黛笑着说,白姐姐真不愧是她的知音,她想着啥呢,白少奶奶一眼就能猜出了,说得白少奶奶又笑了起来。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白姐姐是个忙人,今天到我家来,是有要事吧?”看着笑得灿烂的白少奶奶,唐黛也微笑着说。

------题外话------

叶叶于飞《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

28号12点到31号中午12点,评论剧情奖18币

明明只是拒绝了一个剧本里的狐狸精小三角色,竟然就遭到了封杀?还被星际海盗的流弹击中了?

这运气,真是哔了狗了

再次睁眼,已是异世界的22世纪。

偏僻的小山村,被全村人嫌弃的懦弱孤女一枚,好在爷的万能智脑还在,各种药济资料还在。

他,暗世界中,最杀伐果断的暗夜之王,亦是华国最年轻的元帅。

她,异世而来,最喜欢用暴力来解决事情的暴力份子。

当喜怒无常加上暴力份子,从此天下不太平,鸡飞狗跳是常事,流血流泪很正常,缺胳膊断腿,只怪你倒霉

这是一个冷漠腹黑的男人&一个会装又会坑、能打又能吃、天生一张妖魅脸、内里却很暴力的女人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